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二十二章 不服不行

    岭表安州,州治宋寿城外,一处土山的半山腰,向阳侧的土坡已经被人开垦成一级级“台阶”,“台阶”顶部聚集了许多人,而山顶上有一条新开挖的沟渠,将泉水引入这些“台阶”里。

    每一级“台阶”在沟渠一侧有缺口,缺口处插着木板作为水门,待得泉水灌满一级“台阶”便有人将水门关上,然后泉水继续向下流淌,进入下一级“台阶”。

    泉水的流量很大,没过多久十级“台阶”便悉数灌满水,位于“台阶”顶部人群前列的西阳王宇文温,开始讲解起面前这新颖的农耕方式梯田。

    岭表一带多山地,其间居住大量俚僚族百姓,还有南下定居的汉族百姓,人要在一个地方定居繁衍子孙,就必须有稳定的粮食来源,所以开荒种田是必然。

    但在多山地带种田谈何容易,可耕作的平地大多支离破碎,完全没有中原地区那一望无际的稻田景象,而粮食产量上不来,直接限制了人口的增长。

    想要在山地、丘陵地带生活下去并且繁衍人口,那就得想办法向山、丘陵要土地,而宇文温的建议就是开垦梯田,这样一来,即便平地少,缺一样能够在山坡上种水稻。

    “此种田地沿着山坡一级级开垦如同梯子,寡人称之为梯田,虽然没有大块平地那般方便耕种,却能利用土坡种植水稻,虽然产量低些,但总好过没有。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要种田,首先得有土,所以这梯田只能在土山上开垦,注意一定是要向阳侧,而且表层的土要厚,若只是表层有一层薄土,下面全是石头,那是不行的。”

    “土要有多厚?很简单,请看这根短矛,上面有个标记,只要插到土里深过这个标记都没有碰到石头,那说明土坡可以开垦了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,土坡不能太陡,一来开垦出来的每一级梯田会很小,二来太陡峭的梯田,下大雨时容易崩塌、滑坡。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可能会问,梯田如何防止暴雨时滑坡,很简单,首先是每一级梯田的田埂要够厚,其次是梯田要有排水沟渠,雨量太大时靠沟渠分担一部分水量。。”

    “播种就按正常时节进行,但是在那之前要先放水,这里说的放水是把水放干的意思,放掉水后把梯田里的泥土耙松软,在蓄水后播种能让稻谷长得好些。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可以在河里捞一些泥鳅。。寡人不知道你们这里是如何称呼,反正就是这般大小,滑不溜秋的那种无鳞鱼,放到梯田里,到了秋天收割稻谷之后,可以捞起来吃。。”

    巡视、安抚岭表各地的西阳王宇文温,一番长途跋涉之后来到安州州治宋寿,化身农业推广“专员”,向安州当地世袭官员推广起梯田来。

    他身着便服,如同一个农民般,头戴草帽挽着裤脚,光脚丫踏着木屐,一手拿着铲子,一手拿着根狗尾巴草,指着面前的一级梯田,介绍梯田的耕作心得、要领以及注意事项。

    在他身边是充当翻译的通事,而一旁则是随行的石龙太夫人冼氏、原陈国岭南大都督王猛、泷州陈氏代表人陈佛智。

    还有几人已经听得入神,当头一个四十多岁的男子,是安州刺史、安州宁氏代表人宁猛力,其余几个都是宁氏的族老,他们看着眼前的梯田,满脸俱是兴奋之色。

    “梯田,其实岭表也是有的,寡人路过始兴时,就在城外见过零星的梯田,不过想来那是百姓无意中开垦出来的,还没形成规模。”

    “寡人经过高州、泷州时,已经安排能手留在那里,手把手教当地百姓如何大规模开垦梯田,一路过来沿途也都如此安排,鼓励当地百姓开垦梯田。。”

    “宁使君,寡人前几日来宋寿的路上观察过,安州地界有石山也有土山,其中也有许多山坡平缓的土山,依寡人之见,如果能够将其开垦为梯田并且妥善管理,安州的粮食产量,应该能在三年后翻倍。”

    精瘦身材的宁猛力一个劲点头,看着宇文温的目光,已经由刚开始的敬畏变成敬佩,其余几位族老,也都是十分敬佩的看着面前这位年轻人。

    这么年轻,说起农事来头头是道,莫非这位“夕阳王”,是农家出身的?

    “寡人在安州时。。啊,那是山南的安州,也曾命人试着开垦梯田,后来的黄州。。嗯,是山南的黄州,也曾命人开垦梯田,效果还是不错的。。不过呢,后来还是取消了。”

    宁猛力听到这里有些疑惑,他见过世面,也曾和建康朝廷派来的官员打过交道,所以能用半生不熟的汉语交谈,虽然口音浓重,但好歹能问出问题:“大王,此是何故?”

    “黄州呢,多丘陵,但也多滩涂,寡人组织百姓兴修水利,把大量滩涂开垦为农田,自然不需要向土山要地,原来的梯田全都改种茶树了。”

    “茶树?大王为何不让人种葛麻?”

    “茶树赚钱呐!种在山坡上,又不会和庄稼抢地盘。”宇文温瞬间由稻农变成茶农,又开始长篇大论起来,“茶叶可能卖出好价钱,茶园也需要大量人手帮忙打理,宁使君,百姓除了要填饱肚子,还得赚钱养家不是?”

    “农闲时,总不能老待在家打娃仔打婆娘,那就去茶园帮忙,茶叶春秋两摘,刚好岔开农忙。。”

    宇文温可是做实事的地方官,说起种田种茶树头头是道,虽然免不了半桶水的嫌疑,但已经超过大部分州郡官了,继承父职成为安州刺史的宁猛力,有丰富的农事经验,如今也听得入神。

    宁猛力和建康朝廷的官员打过许多交道,见这些人大多是贪鄙之辈,除了索要贿赂、好处之外就只会夸夸其谈,如今见着一位年轻有为的藩王,实在让他颇为震惊。

    陈军完蛋了,是周军接管了岭表,而周军主帅就是这个西阳王,宁猛力听说宇文温要巡视岭表州郡并且会来安州,一开始还有些抗拒之心,不过得知对方的随行人员后,却不得不收起心思。

    代表高凉冯冼氏的石龙太夫人来了,代表泷州陈氏的陈佛智来了,而之前担任陈国岭南大都督的王猛也来了,这说明周军在岭表已经得到了强力支持,安州宁氏不服也要服。

    其实是面服心不服,直到现在,宁猛力是真服了,不服不行。

    陈佛智在一边静静看着,宁猛力的表情变化他可是看得一清二楚,陈氏、冯冼氏、宁氏三家相互间往来频繁,他很清楚这位宁氏当家人的脾气,说好听点就是直来直去,说难听就是一根筋。

    认定你是朋友,那就倾心相交,认定你是混蛋,理都不想理。

    如今宁猛力在年纪如同儿子般的宇文温面前,一副诚心诚意接受教诲的模样,陈佛智不觉得是在装,也就是说这头犟牛服气了。

    不服不行,他陈佛智不也服了?

    那日宇文温入俚僚兵大营,站在辕门处的陈佛智忽然发难要将其砍了,结果事败被冼夫人抓起来,虽得好友冯暄说情免去一死,但依旧身陷囹吾。

    陈佛智原以为自己要病死狱中,就这么完蛋了,结果宇文温从番禹出发巡视、安抚岭表各州时,又把他放了,还带着一起去泷州,那可是陈氏的地盘。

    陈佛智以为宇文温巡视各地只是走走过场,说些场面话,许下各种虚无缥缈的好处,然后拍拍屁股走人,结果对方一上来就要用不错的价格收购石蜜,还鼓励大家多种甘蔗做石蜜买卖,着实让陈佛智大吃一惊。

    其他的互惠互利买卖暂且不提,宇文温还建议泷州各地开垦梯田,不光动嘴皮子说,还带来人实际操作,让各地酋帅、洞主包括陈佛智大开眼界。

    其实类似梯田的这种坡地水田形式,泷州以及其他地方也有零星出现,但人们一直以来都是实在没有地而不得已为之,没人想过要主动大规模开垦梯田。

    结果宇文温极力主张大规模推广梯田,还给出了详尽的维护方法,以及各种情况下梯田的产出状况,大家顿时有茅塞顿开的感觉。

    而宇文温每到一个州,除了大力推荐种甘蔗,就是不停地劝大家开垦梯田,增加粮食产量。

    并且做出承诺,说新的官府会适当放宽铁制品的供应,尤其开荒要用到的铁制农具、工具,会优先提供,当然,前提是要服从,谁要敢熔铁制兵,一经发现以谋反论处。

    看得出来,这位周国的西阳王,是真心希望新官府和各地俚帅、洞主友好相处,是真的想要大家“一起发财”,至此,陈佛智是真的服气了。

    而现在,轮到犟牛宁猛力服气了。

    安州的地形和泷州一样多山地丘陵,如果真的能弄好梯田,那么粮食产量的明显增加是必然,这是宇文温实打实的礼物,比什么封官许愿要强得多。

    宇文温在岭表各地走上一遍,恩威并施,各地俚帅、洞主不说死心塌地,至少暂时不会有反叛之心,想到这里,陈佛智不由得期待宇文温为他们描绘的一个美好前景。

    这个年轻人,说话应该算话,那么,好日子也许就要到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