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二十一章 金刀之谶(续)

    大江之上烟波浩渺,江北广陵城外周军水寨,如同别处一般被绵绵细雨笼罩起来,一艘艘战船、民船靠泊在水寨里,收帆系缆下碇,等着雨天结束。

    江南夏秋季节多雨,一场雨下起来能下上十天半月,又有大风暴,从南边呼啸而来,吹得树木东倒西歪,瓢泼大雨瞬间当头泼下,只下了数个时辰,到处便化作一片汪洋。

    天水一线,看上去白茫茫一片好不干净,只是苦了水寨里的士兵和船夫,要在一次又一次的雨天里熬。

    即便雨停了但天气潮湿,有阳光的日子又少,衣物和被褥沤得开始发霉,想要生火做饭或者烘烤衣物,结果原先囤积的柴禾都已用尽,到外面砍回来的木柴以及枯枝都湿漉漉的,根本就不好烧。

    “江南的天气真是见鬼了,这雨什么时候才停啊!”

    一艘船里,有船夫抱怨着,他二十多岁年纪,皮肤晒得黝黑,头发黏糊糊的,看上去许久没洗的模样,此时此刻,正在舱门边上就着光捉身上的虱子。

    一旁的瘦子闻言嘲讽:“说得好像雨停了,你就能晒太阳一般,看着吧,即便停了,没过几日还得下,看看,看看,我这破衣裳又开始长霉了。”

    “哎呀你这厮怎么净乱讲话,兄弟们这几日都在求弥勒菩萨保佑,莫要乱说了。”

    “乱说?菩萨如今不是保佑我们了么?在江北发霉,好过在江南倒霉!我跟你们说,前次运粮去京口大营的吴老三,那叫一个惨呐。。。”

    几个闲得无聊抓跳蚤的船夫,开始议论起如今的时局,他们和水寨里大部分青壮一般是青州人,平日里在海边打渔为生,也有人是灶户,或者干脆就是寻常百姓。

    不管苦不苦,反正日子就这么过着,结果去年年底被官府征发,随青州水军南下,入长江支援官军作战。

    出发时吏员们把胸脯拍得啪啪响,说此次官军大举南下,足足有百万大军,荡平区区岛夷不在话下,所以待得来年也就是今年年初,春暖花开之际,官军便能班师凯旋,大家就能回青州了。

    官府这么一说,大伙不管愿不愿意也都信了,临行前给弥勒菩萨烧香许愿,祈求菩萨保佑自己平安回来,然后带着包裹出门,挥泪告别家人,登上密密麻麻的战船,随着青州水军南下。

    一开始还算顺利,官军虽然渡江南下的时间比预想中要迟些,但据说一上岸就很快逼近陈国都城,就在大家以为胜利即将到来之际,官军却吃败仗了。

    具体情况,做船夫、苦力的寻常壮丁是不知道的,但知道战事不利,自己恐怕是要在江南多待上一段时间。

    所谓胜败乃兵家常事,大伙琢磨着官军下一次一定会赢回来,结果不知道怎么回事,好像战事一直不顺,更要命的是天气愈发多雨,雨一下就是十天半月。

    官军控制了江面,所以水战越来越少,船夫们要做的事就是划棹、操帆,行船往返大江南北运粮运辎重,闲着没事就在水寨里待着,许多人就住在船上。

    日子渐渐一天天过去,官军在江南那边和岛夷雨天时就对峙,晴天时就打来打去,结果打到现在始终没有什么大捷,反倒是从军青壮里倒霉的人越来越多。

    有水土不服的,有吃坏肚子的,有淋了雨吹了风发高烧的,越来越多的人病倒,幸好官军对人还算不错,把病患都运到广陵城里安置。

    还有医生看病、用药,虽然病死的人依旧不少,用的药怕也不是什么好药,但好歹活下来的希望大了些。

    没生病的人也一样有可能倒霉,随着战事的胶着,本来缩在南岸建康城外石头城水寨避不出战的岛夷,开始时不时派船出来偷袭,目标就是官军往返大江南北的运粮船。

    岛夷出来的都是快船,经常出其不意,冲到运粮船队附近就放火箭,捞一把就走,有倒霉的士兵和船夫便在这一次次的袭击中丧命。

    “哎,吴老三被流矢射中面门,当时就不行了,还没来得及交代后事,就这么没了。。。可怜他家里两个娃儿,还眼巴巴等着阿耶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这倒霉催的,若是官军之前便拿下建康,吴老三就不用死了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死?这世道谁知道会如何啊!”一人气鼓鼓的骂起来,他长着八字胡,说话声音有些高,旁人赶紧示意他注意音调。

    “十多来年,仗就没停过!”八字胡继续嘟嘟囔囔,“当年,官府还姓高,结果周军打来了,死了许多人,官府便姓了鱼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是宇文,宇文!”

    “是是是,是宇文,然后又有人要把官府改姓杨,这下可好,折腾了七八年,好歹消停了,如今又去折腾岛夷,不是年初就能荡平么?结果现在都打不下来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打打打,每年都在打,每年都死了不知多少人!你们以为打死了岛夷,天下就太平了?哼哼!”

    “我说老胡,你今日怎么这么多话?官军打死了岛夷,天下一统,可不就太平了?”

    八字胡闻言冷笑一声:“太平?皇帝和丞相,能太平得了?”

    “哎哟喂老胡!这种话可不能随便说,万一给人听了去,那是要拔舌头的!”

    “行,我不说,走着瞧,信官府,还不如信弥勒菩萨。”

    弥勒菩萨是未来佛,所以现在还是菩萨,民间信徒一般称呼为弥勒菩萨,少部分人称其为弥勒佛,当然有时候不会特意分得太清,八字胡把话题转到弥勒菩萨,其他人就觉得有些莫名其妙。

    “老胡,我们可是一直供奉着弥勒菩萨,怎么就说不如信菩萨呢?”

    “你们信的,可未必灵光。。。”

    八字胡瞥了一眼外边,确定没有官军,便压低声音说道:“我啊,先前到了个大邑义去做香火,嚯,那大邑义的邑师可是有些法力的。。。”

    见得大家都来了兴趣,他继续说道:“比如,在一个瓦钵里,倒入清水,然后那位邑师念起咒语,片刻之后,瓦钵里就长出一株青莲,那叫一个神奇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假的,你莫要戏耍我等。”

    “真,我可是亲眼见到的,乡里乡亲的,我老胡怎么会骗乡亲不是?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八字胡从船舱角落自己的包裹里掏出一尊弥勒像,摆在众人面前:“呐,这是邑师加持过的弥勒像,只要诚心供奉。。。”

    众人看着这尊弥勒像,看上去和大家见过的弥勒像没多大区别,都是青州造像风格,不过弥勒菩萨身边那条降龙,是五爪。

    “我跟你们说,这年头太乱,什么高氏、鱼氏。。。宇文氏、杨氏、尉迟氏、陈氏,全都扯谈,天下呀,还得卯金刀来坐!”

    “卯金刀?那是什么刀?”

    几个人都是目不识丁的文盲,连自己名字都不会写,哪里知道卯金刀是什么意思,八字胡微微一笑,用手指蘸水在甲板上写了个“刘”字。

    “呐,卯金刀,就是个刘字,你们有没有听过‘金刀之谶’?”

    “什么是金刀之城?天下有用金刀做成的城池么?”

    八字胡笑了笑,又瞥了一眼舱外,压低声音继续说:“弥勒菩萨,日后是要出世解救百姓、在人间建立净土的,而弥勒菩萨来到人间,会有个俗名,姓刘。。。”

    他的双眼,燃烧着蛊惑的火焰:“想想,当年的两汉,天子姓什么?姓刘!南边的宋国,当年的天子姓什么?姓刘!”

    “金刀之谶,就是‘刘氏复兴’、‘刘氏当王’的意思,这天下,是姓刘的弥勒菩萨化身才有资格坐,跟着他,才算是跟对人!”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