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十九章 鱼龙曼延(续)

    鱼龙曼延,又称鱼龙曼衍、鱼龙漫衍,源自秦汉,是对百戏杂耍尤其幻术表演的统称,而源自先秦的幻术,即奇伟之戏,又称奇戏或戏法,是后世所谓“魔术”的雏形。

    狭义的鱼龙曼延,指的是“鱼龙”和“曼延”,“鱼龙”有说是猞猁之兽,亦或是指鱼化龙之幻术。

    而“曼延”是古之巨兽,表演时长数十丈的“曼延”蜿蜒上场,其上各种异兽相互变化,十分壮观。

    鱼龙曼延用的道具十分庞大,是秦汉以来闻名天下的巨型幻术(魔术)表演,鱼龙和曼延,是幻术表演的主要节目,所以百戏杂耍的大型表演,也被冠以“鱼龙曼延”的泛称。

    进而演化出鱼龙曼延的另一个意思:狡诈多变、玩弄权术。

    鱼龙曼延虽然名气很大,但一般只在京城才会上演,因为参演的俳优、艺人很多,需要的道具也很多,耗资巨大不是一般人能够承担的。

    即便是一般的权贵,即便再有钱,也凑不足那么多俳优、艺人来表演鱼龙曼延,所以只有住在京城里的天子,才能不惜耗费巨资,设鱼龙曼延之戏,请文武百官一起观看。

    神奇的鱼龙曼延,如今即将在西阳城内常乐坊上演,常乐坊派出的车队在城里巡回宣传了数日,引发了轰动。

    还有车队去往临近各州做宣传,远的甚至到了安陆,车队只是表演了鱼龙曼延里几个幻术,就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。

    什么“大卸八块”、“当街杀人分尸”,惊悚的传闻,让车队所到之处的百姓议论纷纷、万人空巷。

    以皮影戏打响名头的西阳常乐坊,即将上演规模盛大的鱼龙曼延之戏,这条消息很快便传向山南各地。

    许多人都起了心思,要到西阳城一饱眼福,毕竟鱼龙曼延的名气很大,但大部分人可能一辈子都无缘亲眼看到,如今有了机会,只要不是囊中羞涩,那就一定要去开开荤。

    不光自己去,还得带上家人,虽然据说常乐坊会将鱼龙曼延作为保留节目,长期在西阳城里演出,但许多人已经迫不及待了。

    更别说即便没有鱼龙曼延,许多有钱人也得去西阳走一遭,黄州总管府的官军已经打到千里之外的岭表,据各种小道消息所说,那里商机无限。

    不说烟瘴之地的岭表,就说江南的江州,也有许多发财的机会,而要找到发财的门路,就得去黄州西阳走一遭。

    而那日在西阳城安宁寺前的“瓦钵青莲”,已经没人提起。

    当日的现场亲历者,已经把“瓦钵青莲”当做一个普通的戏法,那个喊着“弥勒下生”的中年人,没人关心其后来下落如何。

    即便关心也没有用,因为此人及其同伴已经“人间蒸发”,想在街面上找也找不到了。

    西阳城某处宅院,吴明正在汇总口供,他明面上的身份是王府典卫,但实际的身份是西阳王宇文温的猫队头目,专门暗地里做一些“不可描述”的事情。

    那个身份可疑、在安宁市前弄出“瓦钵青莲”的中年人,及其同伙一起已经被吴明带人抓了,没费什么力气就从这些人口中得到了一切能得到的口供。

    包括几岁死了耶娘,几岁开了“荤”,有几个相好,藏了多少钱帛在何处等等。

    和“瓦钵青莲”这种没多少技术含量的幻术比起来,西阳王府“开光办”的幻术(魔术)可要厉害得多,各种“情景剧”过一遍,这几个嫌疑人被吓得够呛,哭喊着要招供。

    即便后来转移到州狱关押,几位都已经有些神志不清,不过吴明还是有分寸,没真的把这些人吓傻,在牢里缓上一段时间,便能恢复正常。

    口供很快便归纳好,一切如吴明预料的那般,这伙结成邑义的人有问题。

    邑义(佛社)各地都有,本无奇怪之处,邑义成员有信仰弥勒的,有信仰弥陀的,也有两者兼信的,但吴明盯上的这个邑义,信仰的弥勒有些不对劲。

    简而言之,最后他们是要以弥勒现世、建立人间净土的幌子,纠集信众起事,也就是要造反。

    亦如汉末太平道张角、晋时天师道孙恩那样,以宗教的名义聚集信徒揭竿而起,妄图推翻朝廷建立他们所谓的理想政权。

    稍有不同的是张角的太平道、孙恩的天师道源出道教,而吴明盯上的这个邑义,是以佛教的弥勒信仰为教义,这种曲解佛教教义、以此为造反理由的组织可不是首创,有前车之鉴。

    元魏后期,屡有沙门以弥勒降世的名义聚众谋反,到了高齐时,青州等地亦有人以“新佛出世,除去旧魔”的口号聚众谋反。

    这是吴明从刘桃枝口中得知的往事,有鉴于此,他愈发对出现在西阳城里的这个邑义组织重视起来。

    一如其他邑义般,这个邑义的构成没有太多异常之处,大概可分为高层、中层、基层三个阶层,因为是初创,所以人数不算多。

    高层即组织者,首领名为邑主,副首领名为维那,然后负责讲授佛经的是邑师,负责化缘筹措资金的是化主。

    中层即骨干人员,有负责制佛、制塔的佛主、塔主,有操办设斋、祈祷火等法事的斋主、香火、典坐、典录,他们是邑师讲经时的重要帮手。

    基层就是邑人、邑子,或者清信(清信男、清信女),也就是普通信徒。

    吴明盯上的这个邑义,是从外地过来黄州吸收信徒的,高层和中层骨干都已经有了,缺的是信徒,他们之所以选择黄州西阳,是因为这里最近几年人口增加极快,而佛寺的力量却很薄弱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从做买卖的角度来看,西阳是一块前景很好却亟待开发的广阔市场,而某处的大邑义,要来这里开邑义(分号)。

    这个大邑义是幕后主使么?不是,因为大邑义的上面,很可能还有都邑义,甚至大都邑义。

    换而言之,西阳城里落网的这个邑义只是开路先锋,隶属某个居心叵测的弥勒教都邑义甚至大都邑义,是其伸向山南的一根触手而已。

    被吴明抓的这几个人就是骨干,信心满满来到西阳准备有所作为,结果刚住下没几日便遭了贼,带来的一尊弥勒佛像被偷了。

    那佛像有蹊跷,但一般情况下不会有人注意到,不过因为做贼心虚,他们几个还是躲到另一处地方以防万一。

    精心策划、准备之后,打算在安宁寺前用“瓦钵青莲”的戏法吸引信徒,却撞见常乐坊派出来宣传“鱼龙曼延”的车队,和车队的各种惊悚表演相比,区区“瓦钵青莲”的手段根本不够看。

    开门不利,但倒霉的还再后头:他们被人打闷棍抓了。

    这几位“出师未捷”的倒霉鬼都已各自交代,说“上边”给他们的任务,就是先在黄州发展信徒、站稳脚跟,至于什么“揭竿而起”一类的目标,没有。

    如此说来,那个神秘莫测的上级邑义派人过来发展邑义,也许只是见黄州西阳人气旺,本地的佛寺势力小,便想来“开拓市场”,吸收大量信众以便聚集钱财上供。

    但对方组织结构似乎很严密,已经超过正常邑义的组织结构需要,吴明不敢掉以轻心,反倒如临大敌,因为这几个被抓的人,有些不确定的供述,说“上面那位”姓刘。

    数百年来,世间无数鱼声称自己姓“刘”,想要鱼龙曼延,最后变成一条真龙。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