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十八章 鱼龙曼延

    只装着清水的瓦钵,念了咒语之后竟然长出了青莲,那青莲花朵十分鲜艳如同一株奇花异草,在风中摇曳着,如此神奇的事情,让围观的人们连呼“祥瑞”。

    柳叶看着瓦钵里的青莲,目瞪口呆,她本不信什么“祥瑞”,结果眼前这一切太过匪夷所思,根本就没办法质疑,只能相信。

    可这也太神。。不,不对!

    她依稀回忆起当年,那时她还是皇宫女官,女郎还是大周皇后,而天元皇帝宇文还在,当时这位在宫里日夜宴饮,召集歌姬、俳优游戏无度。

    又安排散乐杂戏,还有奇伟之戏,包含着无数戏法、幻术,其中就包括从容器里变出花朵来,这种大型奇戏,唤作。。

    “鱼龙曼延!鱼龙曼延!年度大戏即将开演,千万不要错过了!”

    锣鼓声中,一列车队沿着街道缓缓靠近安宁寺,车上有人拿着纸皮大喇叭高声喊着“鱼龙曼延”,待得吸引庙前所有人的目光,他愈发来了劲头。

    “常乐坊有大场面大表演,唤作鱼龙曼延!月底开演,有优惠大酬宾,从开演之日起连续三日八折优惠!”

    “那可是先前只有邺城和长安才能看到的奇戏,有幻术,有戏法,什么都有!”

    车队两侧的青衣随员,纷纷拿出宣传纸张分发给围上来的百姓,柳叶看看面前地上瓦钵里的青莲,又看看那几辆装饰得花里胡哨的马车,一时间有些错愕。

    “什么是鱼龙冒烟啊?”

    “是不是有鱼吃?都冒烟了还能吃么?那龙呢?真的有龙?”

    面对好奇群众的疑问,随员们笑而不语,只见那几辆马车依次放下侧板,露出内里乾坤。

    “大家过来看一看、瞧一瞧!这是常乐坊年度大戏‘鱼龙曼延’中的一部分,大家过来看一看!”

    一辆马车上,有个瘦麻杆光着膀子站着,身边一人递上个葫芦,却见瘦麻杆将葫芦对嘴咕咚咕咚喝起来,待得嘴巴里鼓囊囊,将头微微昂起。

    右手飞快从嘴边抹过,随后“轰”的一声,那人口中竟然喷出一条火蛇,窜出去将近两步远。

    “哇!!”围观群众惊得目瞪口呆,远处许多人见着这边有精彩表演,纷纷向车队靠来。

    另一辆车上,放着个木箱,有人被关在木箱里,头和四肢露出箱子外,车旁有人敲着锣鼓吸引大家看过来,又有一壮汉跳上车,接过旁边递上来的大砍刀。

    “诸位,诸位!这是奇戏‘大卸八块’!大家不要眨眼睛,看我把他大卸八块!!”

    大砍刀有点像刽子手用的砍头刀,刀刃在阳光下闪耀着亮光,许多人看见了都觉得脖子发冷,只见那壮汉将大砍刀挥舞了几下,忽然就往木箱砍去。

    “噗嗤”一声,大砍刀横着砍进木箱,观其深度,恐怕里面的那个倒霉鬼已经被拦腰砍断,围观人群瞬间鸦雀无声,许多人都没有回过神。

    当街杀人?啊?

    “噗嗤”一声,壮汉又将另一把大砍刀砍入木箱,然后是第三把、第四把,人群里忽然传出一声刺耳的尖叫,却是名大娘面色惨白的嚎啕起来:“杀人了!杀人了!!”

    “杀。。杀人了,杀人了!”

    “快去报官啊!光天化日杀人了!”

    围观群众乱成一锅粥,已经有青壮小伙要冲上来和“杀人凶手”玩命,结果却见几人跳上马车,与那壮汉一起将大砍刀抽开。

    木箱随后打开,里面那倒霉鬼竟然毫发无损的跳出来,还在马车上打了个跟头,借以展示他没任何问题。

    “诸位莫要惊慌!这是鱼龙曼延的奇戏之一,唤作‘大卸八块’!”

    短暂的寂静之后,许多人高声喝起彩来,还有人抹着额头上的冷汗,因为这一幕太刺激,他们还以为那木箱里的人真被大卸八块了。

    又有马车上立着木箱,同样是一个人被关在里面,然后有壮汉拿着一根根短矛往箱子里捅,直到那倒霉鬼看上去明显被扎成刺猬,不停的哀嚎。

    此情此景又刺激了许多人嚷嚷着“杀人了!杀人了!”,结果壮汉把短矛全部抽掉之后打开木箱,里面的倒霉鬼出来后活蹦乱跳的,身上哪里有一个血窟窿。

    第四辆车上的表演更加刺激,一个年轻小娘子躺进长条木箱,箱子关上之后只露出头和脚,又有壮汉拿着带铁刃的木板上车,就在众目睽睽之下,将两块木板插进木箱。

    很明显,小娘子被两块木板给“切”成三截,而那壮汉随后转动木箱,果然木箱分成了三小块,眼见着小娘子头、身脚分离,已经有胆小的两眼一翻昏倒在地。

    “杀人了!分尸了!!”

    有人声嘶力竭的喊起来,有人吓得双腿打颤,结果那壮汉将三个木箱又合在一起,将木板拔出来,随后木箱打开,那小娘子站起身,原地转了几圈,让大家看得清清楚楚,自己毫发无伤。

    “好!好!好!”

    喝彩声如潮涌来,许多看了表演的人激动得高声大叫,安宁寺里上香的香客都跑出来围观,街道上又有人往这边跑来,车队被围得水泄不通。

    “大家不要挤,不要挤!常乐坊后日便开始表演‘鱼龙曼延’,到时候还有更加刺激的表演,有大家都没看过的奇戏、幻术!!”

    许多人激动得不住向车队随员打听起相关消息,有人按耐不住直接问道:“你们能让鱼变成龙么?”

    “能!不过要到常乐坊才能看到!”

    “那那。。那还有什么大变活人么?”

    “有!不过要到常乐坊才能看到!”

    “那那,那你们能从瓦钵里变出青莲么?”

    一名随员听得此问,瞥了某个方向一眼,随后笑道:“不能。”

    “不能啊。。”

    就在人们失望之际,那随员摘下头上戴的斗笠,翻过来后在大家面前展示里面什么都没有,然后他吐了口唾沫,随后斗笠里“长”出几株狗尾巴草来。

    “今日出门,没准备什么奇花异草,不过狗尾巴草,倒是要多少有多少!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哈!”

    人们大笑起来,为这人的戏法叫好,许多刚才还在惊叹“瓦钵青莲”是祥瑞的人,如今终于明白了:这就是变戏法嘛!

    哎哟,那厮还像模像样的说什么“弥勒下生”,这又不是在诵经,真是莫名其妙!

    “大家不要挤,大家不要挤!我等今日是出来亮旗号,让大家知道有这么回事,不是专门在此表演!”

    “前面的大叔大娘,老少兄弟们!还请让一下路!我们还要到城里别处走一圈,让一让,让一让!”

    锣鼓声、呼喊声,吸引了所有人,而先前展示了“瓦钵青莲”的那个中年人,已经没人关注了,围在身边的人早已走得干干净净。

    他目瞪口呆的看着前方的车队,嘴角抽搐,又低头看看面前瓦钵里的青莲,有些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怎么会这样,怎么会这样?这和说好的不一样啊!

    先前奇妙无比的“瓦钵青莲”,在车队如此刺激的表演下黯然失色,对方变出来的狗尾巴草效果出众,让他煞费苦心准备的青莲,由奇花异草变成了众人眼中的狗尾巴草。

    本来要喊出的“新佛出世,除去旧魔”,此时即便喊出来也没人听了,许多人从面前经过,看中年人的眼神,就像看一个戏法穿帮的杂耍者。

    狼狈的将瓦钵青莲抱在怀里,中年人抬头望向一个方向,只见藏在人群中的同伴也是茫然无措的样子,本来即将进行的下一步安排,已经无法再进行了。

    见着对方向自己使了个眼色,中年男子抱着瓦钵青莲匆匆离开,他和同伴各自向不同方向走去,免得引起别人注意。

    却不知道身后又有两拨人,各自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不远处的街角,宇文十五放下千里镜,向身边的吴明说道:“这几只老鼠,交给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唉,还以是什么不得了的祥瑞,结果不过是变出朵花。”吴明笑着,示意身旁第三队人员出击,“司马,嘿嘿,鱼龙曼延的戏票,多发几张呗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这帮偷腥的猫,怕是想要倒卖戏票吧!”宇文十五笑骂着,再度看向那几只‘老鼠’离开的方向,笑容变冷。

    祥瑞?敢在西阳城里玩祥瑞,我让你们变成祥瑞!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