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十三章 阴雨连绵

    阴雨连绵,江水暴涨,湓口城外江水滔滔,亏得新筑的江堤赶在雨季前完工,才能及时把江水挡在城外,但即便如此,权浔阳郡守许绍依旧不敢掉以轻心。

    他年纪轻轻精力充沛,即便每日都在城里城外来回转悠都未见疲态,此时此刻,许绍身披蓑衣站在江堤上,听负责此段江堤安全的吏员汇报水情。

    他和手下官吏把湓口管理得井井有条,组织百姓和驻军轮番在河堤上值守,一旦出现险情,就要立刻堵口,无论如何都要竭尽全力保住江堤。

    不保不行,湓口城外大片农田要是被淹了,今年很可能就会歉收甚至绝收。

    有了在黄州西阳郡及巴东郡治水的经验,许绍对于保住湓口江堤很有信心,而将近八年的州郡官任职经历,让许绍处理起湓口城的诸般繁杂事务游刃有余。

    “水位还在涨么”

    “是的,看样子还得涨几日,不过我们新修的江堤扛得住。”

    “还在涨。。。涨幅呢”许绍用力跺了跺脚,试图看看脚下的江堤稳不稳,虽然这样实际上试不出来,但总得跺上几脚,他晚上才能睡得着。

    “涨幅已经放缓了,卑职估计,大概再过四、五日,水位就该回落。”

    许绍闻言点点头,这些吏员都是他从巴东郡调来的,西阳郡也调了人过来帮忙,在黄州时积累了丰富的治水经验,又是知根知底,所以不存在隐瞒不报的情况。

    交代了一些注意事项,许绍冒雨回城,他一直很忙,而现在更忙,不光要注意江堤安危,还得接待客人,四天前有身份特殊的客人抵达湓口,来头不小让他有些摸不着头脑。

    那是岭南道行军元帅、西阳王宇文温的贵客,听起来没什么奇怪的,关键是这位贵客是女人,由西阳王府司马张定发亲自领兵护送,从番禹一路北上路过湓口,还要继续往上游黄州州治西阳前进。

    许绍原以为这位女郎是岭南某位俚僚首领,毕竟岭南有位德高望重的冼夫人,再来个女首领也没什么奇怪的,可那日他到传舍会见对方时,发现这位女郎说的竟然是北方口音汉语。

    样貌清秀,举手投足间有一种端庄的气质,这位女郎似乎见过大场面,接人待物雍容大方,身份实在可疑。

    他一开始还以为是宇文温‘机缘巧合’之下遇见的红颜知己,不过看样子不像,许绍不会多事私下打听,也不敢懈怠。

    西阳王宇文温在来信中让许绍接待好这位贵客,并且安排好船只送对方一行前往西阳,既然有郑重交代,许绍当然要加倍细心。

    许绍入城之后没有去传舍,而是到了北城楼,因为这几日来那位贵客都要到楼上看江景。

    西阳王府张定发领着人守在北城楼边,见着许绍过来,与他寒暄几句后便一起上楼。

    千金公主宇文氏,坐在窗边看着江景,江边风大但此时风力小了许多,她转过头,看向许绍问道:“许府君,何时可以登船启程”

    “女郎,如今是雨季,阴雨连绵下了月余,江水暴涨,水流湍急不宜行船,下官今日命船工查看水情,确定至少今明两日还不能行船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,江上不是有许多船只正在行船么”千金公主说完再度看向窗外,只见烟雨迷蒙之中,大江之上有许多船只正从上游向湓口靠近。

    “女郎,那是官军兵马,奉命由江北乘船移驻江州,军令如山,风雨无阻,即便再危险,也必须如期抵达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啊。。。”千金公主看着窗外江景喃喃自语,似乎想起了什么,又问道:“许府君,这些兵马是西阳王调往岭南的吧”

    这种问题,许绍不知如何回答,事关军机他不可能向闲杂人等透露任何口风,何况对方应该没资格知道这种事,但又是西阳王的贵客,硬邦邦拒绝似乎不太好。

    他正在斟酌用词,却瞥见一旁的张定发微微点了点头,于是心中有了数:“女郎,江州和岭南为新附之地,南北距离逾两千里,原先的兵力不足,自然需要再调兵驻扎要地,免得宵小作祟。”

    没说这些官军是不是要去岭南,但说了是驻扎各处要地以防有变,在没有透露机密的情况下,许绍做出了模糊的回答。

    千金公主闻言点点头,又问道:“江南雨季都是如此么雨一下就能下大半个月”

    “是的,江南多雨,江州如此,上游的汉沔一带也是如此。”

    “那么下游的三吴呢是不是也如湓口般一直在下雨”

    “应该是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么官军在雨中作战,恐怕一时半会还拿不下建康吧”

    “呃。。。”许绍有瞥了一眼张定发,见其依旧轻轻点头,只能继续模糊回答:“截止今日,湓口未收到报捷文书。”

    这么关心军务,可疑,这位女郎的身份实在是太可疑了!

    许绍如是想,但面上不动声色,继续和对方交谈,他不觉得对方是陈国细作,因为某人成日里抓细作,不可能被细作给骗了。

    片刻后,许绍告退,张定发与其一同离开,见着这位成日里板着脸的王府司马走了,戴着面纱在一旁侍立的阿涅斯终于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她坐到千金公主身边关切的问道:“千金,没什么不舒服吧”

    “没呢,我很好。”

    千金公主笑了笑,她的气色比起在番禹时要好了不少,宇文温给她准备的药很有效,内服外敷月余,药瘾再没发作过,精神越来越好,可以说已经把药瘾完全戒掉了。

    “千金,这条河真的好宽啊,比泰西封城外那两条河还要宽。”

    “这条河叫做长江,把中原分成南北两边,南北对峙已经有数百年了,所以又叫做天堑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西阳王已经在这条江南边很远的地方了。”阿涅斯问题不断,毕竟这是遥远的东方名叫“中原”的地方,许多事情在她看来都十分有趣。

    “中原,也许就要一统了,到时候便不再分北朝、南朝。。。”

    千金公主看着外边的烟雨迷蒙有些走神,她大概知道雨天作战不易,尤其在长江一带,打仗时下大雨就会很麻烦,这样一来,可能官军进攻陈国国都建康的进展会变得缓慢。

    北人擅长骑马,南人擅长行船,下雨天江河湖水会暴涨,有利于陈军组织防御,千金公主担心此时在江南作战的周军恐怕会遭罪了。

    不过这与她无关,西阳王宇文温派人护送她和阿涅斯去邺城,千金公主的身份一直对外保密,即便到了湓口也不例外,除了王府司马张定发,其他人都只知道她是西阳王的贵客。

    这样的情况,要一直持续到江北黄州西阳,到了那里,千金公主将会在西阳停留一段时间。

    宇文温事前作了安排,派出信使提前出发,日行一两百里赶赴京城传递消息,如果按照正常行程,当千金公主抵达黄州西阳时,邺城那边往南派出的使者也差不多抵达西阳。

    到时候,就知道接下来是藏头露尾还是摆出仪仗赴京了。

    千金公主思绪万千,阿涅斯依旧问题不断:“千金,西阳王已经有夫人了么”

    “是呀,有王妃了,怎么了,你想嫁给他”千金公主说完促狭的笑起来,阿涅斯闻言把头摇得如同拨浪鼓般。

    “他对女人那么凶,说打就打,那位王妃一定很可怜吧”

    奇怪的逻辑,千金公主笑着摇摇头:“西阳王已经安排好了,到了西阳城,西阳王妃会接待我们的,到时候你不就知道了”rw

    
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