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十一章 此处应有掌声

    宇文温的问题来得太快太莫名其妙,王頍一时间反应不过来,只能不由自主回答:“啊,啊。。。在下不知。”

    “说说,你觉得能卖多少钱?”

    “啊,大概,或许,可能五贯钱一斤吧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成本价!十五贯起!”

    宇文温如同换了个人,开始唾沫横飞说起来:“岭南的石蜜,能够在长安买上价钱,但想要卖得好一定要有噱头,首先得有个好名字!”

    “什么神农野蔗、岭表蜜蔗,哪种听起来神秘就说哪种!”

    “到了收获时节,砍下来榨了汁滤掉杂质用文火烘干,按着标准尺寸做成石蜜,用最好的黄州纸包好,还得包三层!”

    “运到了番禹的店面,等着北来客商选购,雇两个波斯胡站在店门口,一左一右,只要看见有人进门,别管有什么事,都得跟人家说‘朋友,主神马自达与你同在’!”

    “还得是波斯腔汉话,一听就知道是刚从海外来的地道番邦胡人,让那些客商觉得特别有排场!”

    宇文温说得天花乱坠,冼夫人听着听着不由得皱起眉头,她之所以亲自护送宇文温巡视岭南各地,是因为她相信西阳王是真心想把岭南治理好,让百姓安居乐业。

    朝代更替,对于岭南各地的俚僚首领来说,不会有太多心理负担,大家关心的是新官府会对他们如何,所以不相关的事情说多了都没用。

    石蜜能在长安卖多少钱,如何才能多卖些钱,这不是首领们最关注的事情啊!

    临出发前,冼夫人特地向宇文温提供了许多关于岭南风土人情的资料,目的就是让对方了解岭南各地的大致情况,每到一地,和当地首领们交谈起来也能说到重点。

    新官府要怎么征收租调,要实行怎样的田制,各地首领是不是需要派儿子到番禹做质子,许多偏远州郡的地方官职是不是要从世袭改成委任。

    徭役会是怎么样的,如果官府要大兴土木,会不会征发各地俚僚百姓。

    结果你却在说石蜜能在长安卖多少钱,如何才能多卖些钱,根本没多少人关心啊!

    冼夫人看向左右,发现与会首领们都是一脸茫然,看着宇文温在场地中间手舞足蹈高谈阔论,完全是一头雾水的模样。

    叹了口气,冼夫人打算事后再和宇文温确认一遍,劝对方再次派出官员到各州郡,和诸位首领说明新官府有可能采取的各项措施,免得大家心中没底。

    “所以说到底,官府想要大家做什么呢?就是互惠互利!”

    “什么减免赋税,什么永不加赋,这都是朝廷说了算,寡人不会随意承诺,但能承诺,岭南的石蜜,有多少,收多少!”

    “一斤石蜜,两贯钱也就是二两白银起收购,你们如果没办法运石蜜到番禹,没关系,商队到你们那里,上门收购。”

    “用玻璃,日用杂物来换你们手中的石蜜,或者用金、银来换石蜜都可以,和商队同行的,还会有医生!”

    “可以刮骨疗伤的医生、可以治好脱臼的医生、可以砍断溃烂的手脚、却能保住人性命的医生,还有可以救治难产婆娘的稳婆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不是神医,但都是好医生,不能包治百病,但可以治好更多的人!”

    “你们寨里的孕妇,临盆时一尸两命的事情会变少!一些手脚溃烂的人,还有机会活下来!这是寡人能够保证的,和朝廷的决定无关!”

    听说会有好医生,许多首领一改先前茫然的表情,变得急切起来,这个“夕阳王”叽里呱啦说了许多,终于说到他们关心的事情来。

    一个能够救人的医生,那可是求之不得的,虽然大家寨里大多有祖辈流传下来的巫医,但说实话关键时候派不上大用场。

    尤其是孕妇难产时,女人哭喊得天昏地暗,男人在外面听得揪心,结果巫医在外面点个火盆跳来跳去,折腾半天之后,大的没了,小的也没了。

    能怪谁?怪自己倒霉呗!

    可是这位“夕阳王”说官府来收购石蜜时,会带着好医生来住上一段时间,给所在地的百姓看病,那可真是让各位首领期待不已。

    据说石蜜能在遥远的中原买上高价,所以商贾为了暴利会来岭南各地收购石蜜,而官府组织的商队或者什么黄州的商队,会带着医生一起来。

    这可是史毫无风险的买卖,岭南一直都有石蜜,即便北边的商贾不来买,还能保本价卖给番禹的海外番商,也就是说各位首领想办法多种甘蔗之后,即便这“夕阳王”食言,他们手上的石蜜同样能卖掉,绝不会亏。

    而如果“夕阳王”守信用,到了冬季甘蔗收获榨汁做成石蜜,那么按着收购价,大家可真会发财的,更别说来收购石蜜的商队,会带来好医生。

    首领们今日一起来见“夕阳王”,原打算走个过场,露个脸然后口头上服个软,表示绝无对抗新官府之心,却没想到对方有如此承诺。

    有人已经听说,之前跟着冼夫人迎战周军的那些首领,已经在番禹做了大买卖,将各自手上的石蜜运到番禹换好东西,他们听了消息后还将信将疑,如今看来,极有可能是真的。

    “夕阳王”没有什么长篇大论,说朝廷会如何如何,而是明着说要收购石蜜运到中原赚大钱,所以愿意用各种好东西来换,这样直白的说法,更容易让首领们相信新官府的诚意。

    要收购石蜜,石蜜从哪里来?榨甘蔗汁。

    甘蔗从哪里来?种出来,是各处俚僚百姓在地里种出来的。

    所以新官府需要大家种甘蔗,需要大家开荒种更多的甘蔗,杀人只会导致没人种甘蔗,那么新官府大概是不会滥杀的咯?

    然后商贾们带着各种货物来换(买)石蜜,既然是做买卖,那么各位首领趁此机会换回一些急需的货物,也是很不错的买卖。

    只不过。。。你喝成这样,发酒疯说出来的话,到底算不算数啊。。。

    “寡人今日喝多了!可酒后吐真言,说的都是实在话!石蜜是个好东西,想致富,种甘蔗!官府欢迎大家种甘蔗!”

    “不用怕烂在手里,不用怕卖不出去!你们敢做多少石蜜,商贾就敢以公道价收多少石蜜!你们想要什么东西来交换,商贾都能运来!”

    宇文温化身传销大头目,向在场的首领们介绍“发财产品”,让他们拉拢更多的人“入会”,听着听着,王猛已经哭笑不得。

    他上任伊始,也曾巡查各州,都是连唬带吓,弄得各地俚僚首领一愣一愣的,结果这位倒好,大谈生意经,一样把各位唬得一愣一愣的。

    这个年轻人,真是看不懂啊。。。

    “话说多没用,寡人此来泷州,随行还有医生,可以帮大家看病,还有商贾,带来了许多货物,明日,大家可以派人到传舍看看!”

    “寨子里有人没事做,穷得连一件衣物都没有怎么办?组织他们去开荒种甘蔗!靠劳动赚辛苦钱,攒下来买布做衣服,修房子,娶婆娘,过好日子!”

    “不要整日里相互间你算计我、我算计你,有意思么?有意思么?有这时间还不如去种甘蔗!!”

    听得宇文温这么说,诸位首领都若有所思,随后有人忍不住开口问道:“大王,可是我们缺农具。”

    说的当然不是汉语,经翻译之后,宇文温听了笑道:“缺农具不要紧,官府可以提供,你们可以用石蜜来换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。。。呃,官府历来都对铁制品看得很紧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管得紧是因为怕有人熔了做兵器,可这样扣着不给没意思,如果大家过上好日子,谁想不开把锄头熔了打兵器造反?”宇文温此时已经没了酒醉的模样,说起话来中气十足。

    “当然,铁制工具要管,要是谁私下里熔了做兵器,寡人便要将他斩草除根!”

    “官府欢迎大家多种甘蔗,愿意提供足量铁制农具,前提是大家参与保甲,只要有一家熔铁制兵,其他各家必须检举揭发,否则连坐!”

    “参与保甲的寨子,有官府提供的各种铁制工具,有好稻种,有商队上门收购特产,还会带来价廉物美的货物,大家回去好好想一想,是要努力开荒种甘蔗种稻谷发大财,还是等着寡人带兵上门斩草除根!”

    傻瓜才有钱不赚选造反,等你带兵上门斩草除根。。。

    首领们如是想,看上去都颇为意动,宇文温开口问:“寡人如今在泷州,可以先做主,大家有谁要出售石蜜的,举手。”

    他见大家都纷纷举手,十分满意:“每十斤石蜜,额外可换一把铁锄头。”

    首领们闻言颇为意外,随后都兴奋起来,一个个面带喜色,宇文温见着气氛不错又问:“铁镰刀,有没有人愿意换?铁斧,有没有人愿意换?”

    “愿意,愿意!”

    “愿意就好,寡人已经带来许多铁制农具了!”

    “多。。。多谢,多谢大王!”

    首领们没想到这位“夕阳王”如此真心诚意,激动得都有些说不出话来,宇文温见状微微一笑:“此处应有掌声。”

    首领们不知道什么叫做“此处应有掌声”,一时间冷场,看上去有些尴尬,而打破这尴尬的则是清脆的掌声,那是冼夫人在鼓掌。

    有人做了示范,首领们总算回过神来,纷纷鼓掌表示对“夕阳王”的感激之情。

    冼夫人一边鼓掌一边看着宇文温,她再次确认这个年轻人是言行合一。

    一想到接下来还有许多州郡要去,还有许多州郡的首领、百姓能得到宇文温的承诺,得到能够开荒的铁制工具,冼夫人愈发期待起来。

    能大方的提供铁制工具给各位首领,还反复鼓励大家种甘蔗,这位西阳王确实有心想把岭南治理好啊!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