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八章 忧心忡忡

    台城,为南朝皇宫及台省所在地,因为尚书台位于宫城之内,故而又称台城,此时的台城各门紧闭,禁军守卫森严,闲杂人等未经许可不得通行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其实也没什么闲杂人等有心思进出台城,满城百姓不分贵贱,都忐忑不安的等候消息,因为今日官军于城外于北虏决战,其胜败关系建康所有人的身家性命。

    台城外大街上,除了巡城的兵丁,已经没有多少行人,拿得动兵器的男丁,一大部分都已被征发去协助官军守城,没被征发的就躲在家里唉声叹气。

    战乱,对于建康百姓来说有些远,许多人记得三十三年前齐军兵临城下时的惶恐,但也有人记得五十年前那场浩劫。

    侯景之乱,叛军围攻台城逾五个月才攻破,这五个月里,建康变成人间地狱,种种惨状即便是五十年后说起,都让人毛骨悚然。

    官家和权贵们能躲进台城,等候勤王大军赶来救援,可百姓没那福气,如果今日官军败北,那该怎么办?

    许多人躲在家里,除了和亲人面面相觑,就只能念经诵佛,祈求佛祖保佑全家老小,祈求官军打胜仗,或者祈求即便官军败了,北虏入城,全家老小能躲过兵灾。

    家里有年轻婆娘或者女儿的,不光漂亮与否,全都用瓮底灰把脸抹成黑炭,实在不放心的人家,还把身形娇小的女儿藏到不起眼的角落,免得北虏入城挨家挨户找女人然后拖走,从此生死不知。

    人藏好了还得把值钱的东西也藏起来,以备日后不时之需,甚至连米也要藏好,兵荒马乱的时候粮价飞涨,平日里一石米大概三四百文,到时候恐怕就变成三、四十贯一石了。

    有经验的人家,会故意留一些值钱东西和米,为的是让破门而入的敌兵能有收获,不然恼羞成怒之下拔刀乱砍,到时候人都没了,留下钱粮又有何用?

    做完这一切准备,除了烧香拜佛,就只能惴惴不安的坐在家中,听着外面的动静,等候不知是好是坏的消息。

    虽然官府平日里盘剥得厉害,大家的日子都不好过,但百姓们还是希望官军能够击败北虏,毕竟不知道这些北虏若是入了城,会不会来个钱财、女人任取,三日不封刀。

    建康城中各色人等惴惴不安,皇帝陈叔宝在台城里同样惴惴不安,昨日孔范极力主张官军出城与周军决战,他本来是不想答应的,结果对方一番慷慨陈词,说起来声泪俱下,场面极其感人。

    什么“汉贼不两立,王业不偏安”,什么“微臣不知箭矢之危,只知主辱臣死”,什么“请作一决,微臣当为官家勒石燕然”。

    说得陈叔宝热血沸腾,似乎自己是汉孝武帝,而孔范是即将出征北击匈奴的霍去病,能有如此忠臣请命出战,陈叔宝又如何能不激动万分。

    孔范是他的心腹之一,比起那些老将们要可靠得多,而另一个心腹施文庆也表示赞同出击,所以他大手一挥,下令官军出城与北虏决战。

    然而当今日大军真的开拔出城,陈叔宝又后悔了。

    他觉得官军还是据城死守以待雨季比较好,毕竟那些老将们都是如此看法,而官军主力出城决战,一旦有个三长两短,恐怕。。。

    恐怕建康就守不住了!

    一想到北虏攻破台城冲进皇宫,把刀架在自己脖子上,陈叔宝就双腿打颤,他是真命天子,还有荣华富贵没有享受够,所以不想死,所以。。。

    所以就不该派兵出城决战啊!

    据城死守多好?熬到雨季,到时候北虏就不战自退了,这样多稳妥,何苦出城决战,一旦输了,万事皆休!

    昨日那勒石燕然的豪情万丈,此时已抛诸脑后,忧心忡忡的陈叔宝在佛像面前焚香祷告,许下心愿,只要佛祖保佑他平安无事,日后定当重塑建康所有佛寺内佛像金身。

    还要新建七级浮图,以示虔诚之心。

    从上午到中午,又从中午到下午,陈叔宝在佛前苦熬了大半日,万般思绪涌上心头,渐渐神情开始恍惚,贵妃张丽华适时到来,亲手奉上香甜可口的御膳。

    “官家勿忧,建康有王气在,定能庇佑官军击败北虏。”

    “爱妃。。。朕只是担心,只是担心。。。”

    陈叔宝忧心忡忡,虽然饥肠辘辘,可即便美食在前也无心享用,张丽华见状好言宽慰:“官家,臣妾听说昨日天使到军中犒军,全军将士得了赏赐欢欣鼓舞,想来今日必将奋力杀敌。。。”

    絮絮叨叨说了许多话,虽然没有什么实质内容,但张丽华口才了得,又熟知陈叔宝脾气,所以说了一会便说得陈叔宝默默点头。

    看着光彩照人的贵妃,陈叔宝十分不舍,这可是人间尤物,罕有女子能够媲美,一旦北虏破城,恐怕张丽华就会被抢走任人鱼肉。

    想想当年,齐帝高纬的宠妃冯小怜如此绝色,居然在周国灭陈之后未得好下场,陈叔宝愈发担心起自己的宠妃张丽华来。

    所以即便基于一个男人的本能,他也希望官军能够击败北虏,保得自己的女人无忧。

    正说话间,陈叔宝隐约听到宫外传来喧哗声,随着声音越来越大,他听得越来越清楚:似乎是许多人在高声呼喊着什么。

    喊声汇聚起来,似乎正在向台城靠近,应该是有很多人往这边过来。

    莫非是北虏入城了?!

    想到这里,陈叔宝面色惨白、手脚冰凉,额头冒出冷汗,身体摇摇欲坠,张丽华赶紧扶住他,命宦官出去打听消息。

    宦官刚跑出去不久,便跌跌撞撞的跑回来,身后跟着几个禁军簇拥着一名士兵,那士兵身上铠甲血迹斑驳,看上去似乎是刚从战场赶回来。

    见着如此情景,陈叔宝只道是官军战败,些许溃兵跑回来告知噩耗,只觉得天旋地转,几乎要嚎啕大哭,那名士兵在数步开外扑通一声跪下,哽咽着喊道:“官。。。家,官。。。大。。。大。。。”

    张丽华见对方上气不接下气,以为要说的是“官家、大事不好”,面色也变得惨白,未曾料这位终于顺了气:“官家!官军大捷,官军大捷!”

    “啊?你你你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陈叔宝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顾不得尊卑之分,冲上前扯着士兵的衣领拼命摇晃:“你说什么?”|

    士兵泪流满面,扯着沙哑的嗓子大声说:“官家,官军胜了!官军杀得北虏尸横遍野,大捷啊!”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