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七章 豪赌

    即将把陈军大阵切成两半的周军,眼见着要势如破竹之际,却被突然出现的万钧神弩,以及大批弓箭手候个正着,被射得人仰马翻,然后被整装待发的陈军骑兵当头棒喝。

    摆开一字长蛇阵的陈军,并没有把大部分骑兵分在两翼作为策应,而是集中了部分精锐,布置在中军后,作为杀手锏,等待着雷霆一击。

    猎物终于撞进陷阱,所以被当做猎物的猎人,要将其一网打尽!

    进攻陈军中部的周军,还处于进攻队形,面对陈军突如其来的反冲锋,有些措手不及,仓促间无法组织起有效的防御,被呼啸而来的陈军骑兵冲散。

    人马加在一起数百斤,冲起来的骑兵,不是未结阵步兵能够抵挡的,即便他们再勇敢,三五个人一组手持长矛迎战,也如同螳臂当车。

    捅翻第一个、第二个骑兵,便被随之而来的骑兵们驱使战马撞倒,然后被铁蹄践踏不死也残,勇敢的周军散兵向着陈军骑兵挺矛刺去,换来的是无情践踏。

    周军仓促间的反击很快便被突破,本就有些散乱的阵型彻底被冲乱,原本的攻势一触即溃,反击的陈军高声呼喊着“杀敌”,如同喷涌而出的泉水蔓延开来。

    反冲锋的骑兵,如同劈开波浪的战船,向着随后而来的敌方骑兵冲去,那是周军主帅领着后军骑兵赶来增援,也是于仲文的最终目标。

    射人先射马,擒贼先擒王,光是设陷阱反冲锋,未必能大败周军,极有可能是小胜,双方实力尚存,周军依旧盘踞蒋山,等着下一次进攻。

    可是陈军恐怕就没有下次了,陈国天子是窝囊废,一只羊率领的狼群,打不过一只狼率领的狼群!

    隋国灭亡,于仲文逃到了南朝陈国,他和别人不一样,不可能再次反正,因为尉迟迥不会放过他,确切的说,是尉迟家不会放过于家。

    两家的恩怨,从老一辈就开始了,大象二年那场大战,于家站在杨坚那边,彻底和尉迟家翻脸,于仲文拒绝尉迟迥的招揽,结果被其派兵围攻。

    他率兵突围,夫人和三子一女却被俘虏,然后惨遭杀害。

    隋国灭亡,于仲文侥幸逃到陈国,而没来得及跑的于家成员,遭到尉迟迥清算,这样的血海深仇,于仲文此生难忘,可他要报仇,比登天还难。

    寓居建康后陈国天子许他官职、爵位,但实际上却无任何实权。

    有了侯景的前车之鉴,南朝不会相信、重用任何一个北朝将领,他花了好一番功夫,才攀上了陈国天子近臣孔范这棵大树,才有机会出现在这里,实施破敌之策。

    尉迟家的老幺带兵攻打建康,明摆着就是要来拿灭国头功,于仲文不奢望杀掉对方,但能坏事总是好的。

    况且真让周军攻入建康,陈国完蛋,天下再大也没有他于仲文的容身之处。

    今日决战,是他最后的机会,自己已经没有什么可以失去的了,战败,建康完蛋,陈国灭亡,他是逃不掉的,迟早被抓去邺城砍头。

    如果胜了,那就还有机会复仇!

    前方豁然开朗,周军骑兵迎面冲来,招展的旌旗硕大的“檀”字异常显眼,于仲文握紧手中马槊,在心中向天祈祷:若天意让我得以复仇,那就保佑陈军此战破敌!

    战旗坠地,杀声震天,陈军的反击出乎意料顺利,身处后方的孔范,看着眼前情景,激动得手舞足蹈。

    他的一场豪赌赌对了!

    那晚他从宫中回来,于仲文在府里久候多时,还拿出黄金作为见面礼,孔范原以为此人要讨个实职,未曾料对方居然要为国效力,献计献策击败周军。

    国,当然是陈国,当时周军攻占江北,即将摆开阵势南渡,孔范觉得既然于仲文说起破敌之策头头是道,他就死马当活马医。

    此次出战,他信了于仲文的话,决定采用对方拟定的破敌之策,用诱敌之计来个中部突破,毕其功于一役,把蒋山周军全歼。

    这可是豪赌,赢了可是名利双收,输了就倾家荡产,但不赌的话。。。

    如果周军主帅是西阳王宇文温,他还可以选择投降保身家,奈何不是,一旦周军攻入建康,孔范也要倒大霉,所以决定要赌。

    即便事前准备妥当,可刚才己方布下的诡兵诈败、周军汹涌而来时,他还是吓得两腿发颤差点坠马,心中不住哀嚎万事皆休。

    亏得于仲文的布置有效,而孔范也让其率领自己的部曲冲锋陷阵,此时此刻,己方明显占了上风。

    孔范不习惯穿着身铠甲骑马,觉得又热又闷又重,此时已经浑身出汗,不过他不在乎,等到官军大获全胜,他可就要大大的风光一把。

    因为于仲文很会做人,只献策不要功,所以官军此次若打败周军,大功劳可都是他孔范的!

    一想到自己即将青史留名,孔范激动得面色通红,唾沫横飞高声下令:“马上派人,马上派人通传各军,奋力出击,一鼓作气把北虏击溃!”

    。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陈军左翼(北),萧摩诃听得最新战况有些错愕,如果面前的这位督将没有欺瞒他,那么己方中军的突击,就是一个极好的破敌机会。

    行军打仗,两军摆开大阵对撼,一般是从侧翼突破,然后导致对方全线崩溃,结果己方居然实现了中部突破,那可真是大胜的前兆。

    萧摩诃久经沙场,知道战场上战机稍纵即逝,如果不趁着这个机会赶紧出击,一旦被敌军缓过劲,突出的友军很可能力竭败退,到时候就晚了。

    是的,是该出击,可…可胜了又有什么用?

    大胜凯旋,天子在宫中设宴款待有功将领,他大醉而归,然后她又奉诏入宫过夜了!

    一想到这里,萧摩诃心如刀绞,巨大的耻辱感涌上心头,不由得紧握双拳,天子和他的娇妻私通,这种羞辱让人睚眦俱裂。

    自己玩命换回来的战功,拿去荫庇和别人有染的夫人?

    自己玩命保下天子无忧,好让天子时不时召自己夫人入宫过夜?

    每当想到这里,萧摩诃的心都在滴血,所以开战之后全无斗志,如同一个看热闹的旁观者,看着战局发展却不打算参与其中。

    “将军!将军?”

    被孔范派来通传战况并且催促出战的督将,见着萧摩诃表情有些奇怪,心中暗道不妙:莫非这位要投敌?这可就不妙了!

    虽然带着十余名随从,但督将琢磨着恐怕己方一起上都打不过萧摩诃,毕竟对方是成名已久的猛将,虽然年逾花甲可一身力气犹在,真要投敌可拦不住。

    然而最坏的事情没有发生,萧摩诃长吁一口气,命属下牵来战马,与此同时下令擂鼓。

    他再恨,也做不出临阵投敌、出卖同袍的事情来,天子与妻有染,不是他萧摩诃临战倒戈的理由!

    “全军出击!随本将杀敌!!”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