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六章 血战

    白土岗,雷声隆隆,周、陈两军激烈交锋,周军力士投掷出轰天雷杀敌,虽然不过几步远,却能有效的攻击陈军军阵,而这种武器一旦落在密集人群中爆炸,都会让数人失去战斗力。

    即便身着重甲,防得了箭矢却防不住轰天雷,近距离吃了一记轰天雷,人会被震得口、鼻甚至耳朵流血,受伤严重的人当场或许没死,但五脏六腑已经受伤,过几日人就不行了。

    这样的武器亘古未见,也不知是周国哪个缺德玩意发明出来的东西,也亏得人力投掷的轰天雷杀伤范围不算大,距离远的人基本只会被碎片擦伤,不然周军就真的天下无敌了。

    陈军吃过轰天雷的亏,虽然他们没法制作出轰天雷,但吃亏吃多了将士们不再畏之如雷霆,而是总结出应对之策。

    首先,这东西有火捻,火捻烧尽之前将其弄熄,轰天雷便无法爆炸,而周军投掷过来的轰天雷,落地之后一般不会立刻爆炸,因为其火捻还在烧,所以只要用水扑灭即可。

    周军专门往人多的地方扔轰天雷,但又不可能人手一个水桶,所以陈军士兵一人一条湿淋淋的布,见着轰天雷落到面前,就赶紧用湿布去捂。

    甚至捡起来往回扔都行,当然这很危险,可即便再危险也算是有了应对之策。

    另一个办法就是拿着齐眉棒,一端有个木制大拍子,趁着周军投掷的轰天雷还在空中,将这如同苍蝇拍的大拍子奋力一拍,将轰天雷拍回去。

    成功率不高,但总算是个办法,虽然是陈军士兵兔子蹬鹰的无奈之举,总归不用面对轰天雷而束手无策,加上重赏之下必有勇夫,白土岗陈军即便面临着周军的强攻也悍然无畏。

    中领军鲁广达身披两重甲,高呼“随我杀敌”,手持利刃率领死士率先冲入周军阵中,不避箭矢见人就砍,身被十余创依旧浴血奋战,他身先士卒的行为,将所部将士士气点燃。

    有队主杨孝辩,率领队中百人突入周军阵中奋力杀敌,与其子手刃周兵十余人后力竭身亡,杨氏父子壮烈战死,极大刺激了陈军将士,他们红着眼,紧跟着中领军的旗帜,与人多势众的周兵白刃战。

    战斗从上午开始,直到午时,白土岗已经血流成河,陈军将士同心协力,先是顶住周军的进攻,然后渐渐向前推进,最后居然将其打退。

    陈军没有放过这难得的机会,紧紧追着周军,战线渐渐前移。

    鲁广达所部取得进展,但陈军战线绵延将近二十里,南端突破的好消息并没有及时向北传,不过陈军各部的表现尚可,位于战线中部的樊毅、孔范所部都已扛住了周军的进攻。

    战前天子下令发赏犒军,今日临战前又有使者带着钱帛从城里出来,在战场上倾泻一地,凡有将士提敌军首级而来,当场便可换取奖赏。

    此举极大激励了陈军士兵,昔日有些抠门的陈官家如今言而有信,士兵们都憋着鼓劲抢人头换奖赏,所以即便周军不断投掷出轰天雷,也阻挡不了他们的脚步。

    一个周兵被砍倒,便有陈兵冲上来割人头,将割下的血淋淋人头系在腰间,接着向前进攻,状若当年平定六国的秦军士兵。

    然而与陈军右翼(南)、中军不同的是,左翼(北)陈军表现平淡,虽然战线依旧维持着,奖赏也堆了出来,将士们也在奋力作战,可主将却巍然不动,既没有派出锐士,也没有亲率部曲杀敌。

    看上去似乎有点草草应付的样子。

    这一异常,很快便被周军将领派人往中军汇报,这让有些焦急的周军主帅檀让喜出望外。

    他眼见着己方左翼(南)战线居然有溃败的迹象,下令调兵增援左翼,却得游骑来报,说己方右翼(北)战线有异常,对战的陈军左翼(北)似乎没什么斗志,作战不积极。

    陈军左翼,打出的旗帜是“萧”,总总迹象表明,是陈国骠骑将军萧摩诃率领的军队,这位可是沙场宿将,南朝有名的猛将,为何今日会有消极作战之嫌?

    周军诸将一开始认为对方是故意示弱,背后肯定有阴谋,不过随着战局的发展,檀让觉得对方莫非起了投降之心,否则绝不敢在两军对撼之际,冒险玩这种示弱的把戏。

    对方若想投降,甚至是蛇鼠两端拿不定主意,那就够了,这样的态度,足以让周军抽出兵力投入到别的地方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又有将领派人来报,除了南端的陈军追击之外,其余陈军似乎因为士兵急着割首级争功,反倒没有向前推进。

    一字长蛇阵的破绽,终于漏出来了!

    檀让没有纠结太久,很快就做出决定:“传令,集中兵力,攻击陈军中军,目标,就是孔范所部!!”

    孔范,陈国天子佞幸,基本上没带兵打过仗,没有像样的军功,也没听说这人知兵,之所以此战出现,就是因为深得天子信任,做了监军。

    光是做监军,跟在主帅旁边啰啰嗦嗦也就罢了,如今居然是亲自领军独当一面,这种窝囊废文人哪里经得住猛攻?

    如今陈军的右翼(南)出击,左翼(北)消极作战,檀让判断突破孔范所部的机会到了,所以下令集中兵力强攻,亲自率领后军殿后。

    沙场上战机稍纵即逝,周军利用陈军各部协调不当的机会,向着长蛇阵腹部孔范所部发动进攻,以轰天雷开路,长矛手平推,然后是刀牌手突进,双方只是稍一接触,周军便突破陈军防线。

    孔范所部崩溃得太快,两侧陈军救之不及,周军便如同一把匕首,扎进了长蛇的腹部,周军将士齐声高喊:“破阵了!”,奋力向前和左右突击扩大战果。

    马蹄声起,周军骑兵出动,向着孔范部溃逃之后露出的缺口快速推进,敌军颓势已现,他们只需加一把力,就能让整个陈军战线崩溃。

    策马疾驰,追击的周军骑兵挥舞着长刀,如同割草般砍下溃逃陈兵的人头,缺口在扩大,越来越多的周军突入缺口,即将把陈军战线一刀两断,分为南北两端,再也无法呼应。

    号角声此起彼伏,正在溃逃的陈军忽然向两边绕去,让出一排排准备就绪的万钧神弩,呼啸声起,无数燃烧的巨箭射得周国骑兵人仰马翻。

    无数准备就绪的陈军弓箭手,奋力弯弓放箭,箭雨顷刻间笼罩破口而入的周军将士,血雾之中,早已准备就绪的陈军骑兵伴随着号角声,向着乱成一团的周军冲锋。

    一名将领冲锋在前,身后骑兵手持大旗,旗上那硕大的“孔”十分明显。

    隋国“余孽”于仲文,南逃陈国寓居建康,向监军孔范献诱敌之计以期破敌,如今周军果然中计,他亲率孔范部曲及陈军骑兵迎向汹涌而来的周军,双眼燃烧着复仇之火:“诸位,杀敌啊!!”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