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三章 故地重游

    覆舟山下乐游苑,陈军营寨,主帅萧摩诃正在视察防务,周军来犯已经进抵蒋山,他奉命率兵在此驻扎,是为建康藩屏。

    建康城北有玄武湖,覆舟山位于玄武湖南岸,刘宋时曾改名玄武山,到了陈宣帝时,又改名龙舟山,不过人们还是习惯称之为覆舟山。

    覆舟山脚下的乐游苑,原为晋时药圃,后改为园林,为达官显贵消暑纳凉、游乐玩耍之处,之所以命名为‘乐游苑’,是为了纪念长安城外的那座乐游苑。

    永嘉之乱,衣冠南渡,晋军数次北伐,只是短暂收复过长安,没多久便丢了,从此长安乐游苑便只存在于南渡人士的回忆之中,而建康城北的乐游苑,成了寄托思念之处。

    乐游苑南即为台城,东有青溪,引玄武湖水注入,向南流淌汇入秦淮河,青溪两岸均为达官显贵聚集区,而乐游苑东北,是建康外廓篱,有北篱门,门外官道可直达京口。

    自晋朝迁都建康,覆舟山便成了建康城的北面屏障,其得失关系着台城的安危,萧摩柯领军在此驻扎,责任重大,所以他不敢掉以轻心。

    昨日入宫面君,萧摩诃除了为富川侯樊猛说好话以外,还面陈许多退敌之策,虽然天子又是不置可否,但总算是有了信心,还当场作出决定,开府库拿出钱帛犒劳官军将士。

    这样才像话,大敌当前,正是全军将士用命之际,朝廷愿意犒军,大家才愿意奋力杀敌,事到如今,天子总算做对一件事了。

    萧摩诃望向东北方向的蒋山,那里此时已经为周军占据,虽然在乐游苑看不到周营的动态,但萧摩诃还是感受到压力,本来,局势不该恶化至此的。

    去年年底,周军大举南犯,攻占淮南州郡之后饮马长江,与建康隔江对峙。

    上游的巴、湘之地,还有江州业已被周军进犯,江州甚至在一个月内就全境沦陷,这是永嘉南渡之后最恶劣的形势,结果天子却盲目乐观,没有采取有效地措施改变扭转局势。

    虽然增兵驻守采石、京口,但数量不多,杯水车薪,官军兵马大多还集中在建康,萧摩诃与各位将军多次上表,极力主张积极布防,结果都没了下文。

    如果当时能按照他们的主张精心布置,哪里会让周军如此轻松就进抵建康城下?

    萧摩诃想到这里就来气,他和一众老将打了数十年的仗,当年大多参与了平定侯景之乱的战事,何曾有过如此窝囊的作壁上观,看着敌人在自己面前从容合围却无动于衷。

    又不是手头上没有兵,又不是粮草不足,又不是老得骑不了马,拿不动马槊!

    问题出在哪里?出在那些奸佞身上!

    施文庆、沈客卿、孔范等佞臣,十足小人,为了一己之私,不顾国家安危,成日里报喜不报忧,哄得天子以为坐等雨季到来就能逼退周军,结果一而再、再而三静坐不动,导致官军痛失战机,让周军轻而易举抵达建康城下。

    还大言不惭,说三十多年前齐军的下场,就是如今周军的前车之鉴。

    放屁!当年若是没有诸军将士冒险出击、奋勇杀敌,齐军早就在雨季到来以前拿下建康了!

    萧摩诃再次望向蒋山,思绪回到三十多年前,那年,他还没到三十岁,而陈国的开国皇帝陈霸先,还是梁国的辅政大臣。

    齐军来袭,梁军处于下风,但陈霸先一番谋划之下,梁军主动出击,打得齐军方寸大乱,才有了雨季对峙,才有了梁军抄其后路、引发全军崩溃,最后斩首无数,打得齐军几乎全军覆没。

    那几个奸佞成日里拿着结果来骗天子,说“建康自有王气在此,勿忧”,却故意忽略了当年梁军将士浴血奋战的经历,作为亲历者,萧摩诃真是气得无语。

    勿忧?当年死了多少人,你们知道么!

    别的不说,萧摩诃当年为大将侯安都麾下,侯安都领军与齐军激战,双方杀红了眼,战况激烈到泥水变成了血水,双方阵亡士兵的尸体到处都是。

    乱军之中,侯安都坠马,差点就被围上来的齐军用长矛桶成蜂窝,是萧摩诃奋力杀退敌军才救下主帅,当时二人浑身是血,几乎力竭。

    所以当年建康城逃过一劫,靠的不是什么“王气”,而是靠将士们浴血奋战,靠的是主动出击,把战事拖到雨季,而不是据守城池,坐看敌军围城,死耗到雨季到来。

    施文庆等人在想什么,萧摩诃想得很明白,这种小人除了坏事,什么都不会做。

    事已至此多说无益,如今已是四月,那么只要坚守一段时间,到了雨季,想来情况会好转,到时候各地一片泥泞,周军粮草转运不济,又无法攻入建康,想来会知难而退。。。吧?

    萧摩诃叹了口气,三十年过去,北虏再次兵临建康城下,而他虽然如当年那样故地重游,在乐游苑扎营御敌,但今时不同往日。

    己方主帅还是姓陈,但此陈非彼陈,当年没有小人从中作梗,当年上下齐心,当年,他还不到三十岁,正是血气方刚的年纪。

    可萧摩诃不服老,他还有的是力气,他还要继续驰骋沙场为国效力,既是为了自己,也是为了妻儿。

    在军营里走了一圈,萧摩诃转回大帐,正要处理军务,却有老仆在外求见,见其支支吾吾,萧摩诃让其他人都退出去。

    “何事如此?府里出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郎主,郎主。。。夫人,夫人昨日奉诏入宫。。。又是一夜未归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!”萧摩诃闻言面色一变,不由自主握紧双拳,面色铁青,呼吸声也急促起来,老仆见状只是低头看地,没有吭声。

    自己的女人与人私通,自己却无能为力,耻辱,一个男人的奇耻大辱!

    年逾花甲的萧摩诃气得“呼哧呼哧”喘气,却不能去找奸夫算账。

    因为那个奸夫是天子。

    他的原配已经去世,新娶的夫人年轻貌美,为他带来了许多欢乐,在老伙计面前也颇为自豪,无论是去老伙计府里做客,还是请老伙计们来府里做客,花枝招展的新夫人,都是一道靓丽风景。

    老夫少妻,有一骑当千之力的萧摩诃,败给了手无缚鸡之力的新妻,对这个美人儿百依百顺,虽然难免担上“惧内”的戏称,但他不在乎。

    沙场征战数十载,为的不就是建功立业、封妻荫子?所以老树开新花的萧摩诃,有了新目标,那就是再立大功,让自己的娇妻,还有她为自己生下的儿子,能有封赏。

    本来日子过得好好的,但自从某晚夫人留宿宫中,事情就有些不对劲了。

    次日夫人回来时解释了原因,说她和张贵妃谈得投机,不知不觉过了时间,出宫不便所以留宿宫中,萧摩诃当时没往心里去,相反还有些高兴。

    天子最宠爱的妃子就是张贵妃,他的夫人如果能和张贵妃搞好关系,有张贵妃帮忙说好话,他就不怕那些小人的诋毁了。

    可随着夫人留宿宫中的次数越来也多,萧摩诃觉得不对劲了:张贵妃哪里会有那么多话说,非要他的夫人在宫里过夜?

    天子好女色,而他的夫人年轻貌美,况且张贵妃的住处距离天子的住处不过数十步远,恐怕。。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萧摩诃的心在滴血,失眠了十几个晚上,却只能打掉牙和血往里吞。

    奈何没有证据,奈何那个人是天子,奈何他还有儿女,不能匹夫一怒,天子血溅五步。

    只能装作什么都不知道,但也作出决定,让夫人无故不得往宫里去找张贵妃聊天,即便奉诏入宫,也不得在宫里留宿。

    天子不要脸,但他萧摩诃要脸,他不能杀奸夫,也不舍得杀娇妻,因为这样会让他在老伙计面前丢脸,成为别人耻笑的窝囊废。

    即便先前夫人和天子有染,他也要原谅对方,所以从来没有逼问夫人,到底是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他需要一个温暖的家,一个让人羡慕的家,他年纪已经大了,即便是自欺欺人也要装,因为他再也经不起折腾了。

    在萧摩诃的强烈要求下,夫人终于消停再没入宫,这让他放下心来,却不敢掉以轻心,因为夫人未必是自愿的,所以,隐患依旧存在。

    萧摩诃昨日入宫面君,之所以特意提到杀敌不光是为国为己还为了妻儿,就是间接提醒一下天子,自己的夫人很重要,希望天子不要再做出那种事。

    结果你又把她召入宫留宿过夜!

    就这么急不可耐?我正在为你御敌啊

    得知夫人入宫“故地重游”,萧摩诃欲哭无泪,昨夜他在这里身披铠甲巡夜,要为天子分忧,而与此同时,夫人却在天子胯下承欢。

    我是做了什么孽,要有如此报应!

    萧摩诃只觉得天旋地转,心如刀绞,原地站立许久,最后浑身无力瘫坐在胡床上,双手抱头,默不作声。

    “郎主,郎主。。。”

    老仆哭丧着脸,想安慰萧摩诃,却不知说什么才好。

    “你先退下吧。”

    “郎主。。。是,郎主保重。”

    老仆退处帐外,片刻后萧摩诃抬起头,老泪纵横,双眼迷茫。

    这场仗,打下去还有什么意义?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