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二百二十七章 见龙在田

    黎明前的黑暗,满天繁星还未褪去,穿好衣服的宇文温在院子里活动筋骨,值夜的护卫们已经轮换过一拨,见着大王出来,要上来等候吩咐,被他。

    揉着有些发麻的右臂,抬头看向夜空,东方的天际上有星宿,宇文温原本不太懂这个时代的天文学,但在观星台旁听刘焯讲学听多了,大概懂了一些。

    中原古代天文学将天上星辰划分为二十八星宿,又以每七个一组分为东、南、西、北四象,是为青龙(东)、朱雀(南)、白虎(西)、玄武(北)。

    他勉强认出东面夜空上的星宿是青龙七宿,即角、亢、氐、房、心、尾、箕,分别是青龙的龙角、咽喉、前足、胸、龙心、龙尾、龙尾,所以青龙七宿又称为龙星。

    每年春季,龙星在夜空的位置是地平线附近,从视觉效果上看,就是龙星出现在田野上方,所以称为“见龙在田”。

    见龙在田,很有逼格的一句话,下一句是“利见大人”,源出《易经》中的乾卦,九二爻辞:见龙在田,利见大人。

    宇文温看着东方地平线上空的青龙七宿,开始琢磨起这八个字,其意思有很多解读,就粗略的字面意思来说是:龙出现在田野里,有利于拜见大人物。

    当然,龙不是真实存在的生物,说龙出现在田野里,是代表出现祥瑞或者好的兆头,然后当事人就可以去拜见大人物。

    比较庸俗一点说,就是能遇见贵人,从此得其大力相助,逢凶化吉,顺风顺水。

    联想到自己,宇文温在番禹遇见千金公主,是不是所谓的“见龙在田,利见大人”,他遇见贵人了么?

    好像没有,这个可怜的女人,怎么看都不像是贵人。

    自身难保,虽然是天子亲姊,却极有可能被送回突厥,即便能留在邺城,也起不了什么大作用。

    更别说天子无实权,天晓得何时就“被禅让”,过数月便暴病身亡,若朝代更替,那时的千金公主,除了出家为尼,大概就是嫁给二婚男,何来给他的助力?

    周易玄而又玄,靠这门玄学又不能真的撒豆成兵、剪纸为马,要发达,还得靠自己的硬实力。

    宇文温种了八年田,终于小有所成,新开垦的大片农田能够稳定出产粮食,那就是他的“见龙在田”,而随着他的名号渐渐响亮,已经开始有人主动投奔。

    这些人想要建功立业,但在别处无法实现,便到他这里寻找机会,所以宇文温要发扬自己“大人物”的风范,慧眼识英才,让这些人发挥各自的作用。

    局势依然不明,但他手中的底牌比九年前多了很多,所以,没什么好怕的!

    宇文温看着夜空发呆,片刻后转身向房间走去,打算向千金公主告退。

    他脸上被波斯猫阿涅斯抓了三道痕,让人看见肯定误会,所以要趁着天还没亮,赶紧溜回住处消肿遮痕,免得被部下看见到处乱传。

    传就传,要是真的把波斯猫霸王硬上弓了,得了实惠倒也无所谓,可实际上根本就没那回事,白白被人误会,怎一个‘冤’字了得。

    那个噩梦里,尉迟炽繁砍下他的头,抱在怀中喃喃自语说这样我们就再也不分开了,现实里尉迟炽繁没那么极端,但想到这里宇文温只觉得浑身不自在。

    一时走神,未记得敲门或者问候,他直接推门而入。

    榻上,阿涅斯和千金公主抱在一起,波斯猫在上,姑姑在下,两人正在亲吻。

    场景太过火爆,宇文温无意中撞破奸情,脑袋瞬间当机,然后立刻反应过来,再自然不过的被门槛“绊”了一下,直接倒地。

    “哎哟!”

    他直接面朝下扑倒在地,演技极其逼真,待得站起来时,榻上两位已经分开。

    “西阳王,你。。。你。。。你有何事?”

    “啊,姑姑,侄儿已经安排妥当,若无其他事,侄儿先行告退。”

    “啊啊。。。啊,那西阳王先回去歇息吧。”千金公主神色有些紧张,宇文温装作没看见。

    “还请姑姑好好休息,今日午时前,无需再用药,侄儿于午后再来问安。”

    “啊,好。。。好。。。”

    宇文温装作若无其事的退下,出了房间,头也不回向外走。

    魂淡!我看走眼了!原以为你是要把波斯猫送给天子,结果却是自己留着用!

    拉拉,拉拉!我居然遇见了活生生的拉拉!

    那么漂亮的波斯猫,居然是拉拉!这不是暴殄天物么?我擦!

    宇文温万般庆幸,幸亏昨晚他没有见色起意,把‘卖身救公主’的阿涅斯笑纳,一旦他把这只波斯猫带回府里,搞不好后院就真的起火了。

    一想到自己的妻妾被波斯猫转换成拉拉,四个女人成日里腻在一起眉目传情,对他没了兴趣,躺在榻上就像一条咸鱼,这样的日子简直是煎熬。

    利见大人,利见大人!见个鬼哦!

    房间内,阿涅斯有些尴尬的向千金公主道歉,方才她俯下身帮千金公主盖被子,结果脚一滑便趴到千金公主身上,还误打误撞亲上了,就在这时,宇文温推门而入。

    “没事,这只是意外嘛。”

    千金公主笑道,脸上的尴尬之色已经消散,见着阿涅斯眼圈发暗,她有些心痛:“阿涅斯,你先回去好好休息,别因为我累坏了。”

    “千金,那你也要好好休息。”

    “嗯,放心,西阳王会安排好一切的,过几日便会派人护送我们去邺城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千金公主表情凝重起来:“我的国家政局形势有些复杂,到了邺城,可能还不能立刻让皇帝见你。”

    阿涅斯“啊”了一声,随即低头不语,她明白千金公主的意思,只是绞着手,也不知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“放心,到了邺城,你还是陪着我,待得时机成熟,我自然会在皇帝面前提起你。”

    。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崔达拏盯着宇文温,盯得后者浑身不自在,目光在其脸上那三道若隐若现的痕迹上扫了数遍,干咳一声,将一份急报交到对方手上。

    “大王,这是刚收到的江南道行军战报。”

    “官军拿下建康了?”

    “战报发出时,官军已经击败陈国水军,准备渡江。”崔达拏颇为高兴,虽然他窥破了宇文温的‘奸情’,但此时不想斗嘴,而是要告诉对方一个好消息。

    “战报从长江北岸六合山大营送到番禹,沿途驿站接力传递,将近三千里路程,昼夜疾驰花了十四日有余,想来此时,官军已经入城,四处张贴安民告示了。”

    “看来大局定矣。”宇文温看着战报说道,无论他内心怎么想,周军拿下建康是必然,而只要得知建康朝廷完蛋,江州、岭南的那些陈国旧吏,大部分人就会死心。

    “待得捷报传来,要在岭南宣传一番,免得有人心存侥幸,对朝廷阳奉阴违。”

    此是应有之事,而崔达拏关心的还有另一件事:“大王,不知千金公主如何安排?”

    “千金公主在海上飘了数月,舟船劳顿需要静养,寡人已和千金公主商定,五日后若无恙,千金公主便启程前往邺城。”

    崔达拏闻言瞥了一眼宇文温,对方明显是被人挠了脸,不久前他的手下来报,说西阳王直到今日凌晨才离开传舍,那么说明昨天晚上,宇文温在传舍和千金公主有不可告人的事情发生。

    什么事情?崔达拏不想知道,就算宇文温找医生来给千金公主打胎,他也要装作不知道。

    宇文温把波斯商人特鲁斯及其手下都收拾了,只剩下那个身份可疑的阿涅斯,崔达拏决定把消息传回邺城,请尉迟丞相做好准备,届时千金公主和那波斯女人的结局如何,不需要他关心。

    “官军平定江南,寡人也得在岭南有所作为,过几日,寡人便要巡视各州郡,届时王猛还有冼夫人会随行,番禹事务,就劳烦崔长史处理了。”

    “下官领命。”

    崔达拏告退,宇文温踱出房间来到院子,望向北面天空,他在想此时的建康会是何种场景。

    历史上隋军攻入建康,陈国皇帝陈叔宝躲到宫内一口水井里,最后被俘虏,而今,攻破建康的将是周军,那么他们会在哪里俘虏陈叔宝呢?

    宇文温在想,如果陈叔宝逃出城,在城外被人抓获,那可真就是见龙在田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