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二百二十六章 心意

    多年以后,面对刽子手,西阳王宇文温回想起那个阳光明媚的上午,他骑着高头大马,在长长的队列旁疾驰而过。

    这是他的虎林军,兵力逾五千,手持长枪的甲士排着整齐队伍,喊着口号在旷野里前进。

    铠甲和武器十分精良,粮草充足,将士们斗志高昂,迎着寒风向北行军,虎头旗迎风飘扬。

    北面,无数骑兵踏过黄河上的冰凌,如同波涛一般涌上南岸,迎风招展的旗帜上,绣着硕大的“尉迟”二字。

    两股洪流在旷野上碰撞,曾经坚不可摧的长枪丛林,不断绽放光与火的血色花朵,一个个勇敢的生命,在火光中消逝,

    铁蹄踏碎了宇文温的梦想,他发明的火药,被敌人用来对付自己,兵败被俘,在刑场上迎来自己生命的终结。

    志得意满的年轻监斩官,坐在不远处的凉棚下,揽着昔日的西阳王妃尉迟炽繁,一只手探入衣内,感受她的温润。

    看着她的前夫跪在刽子手面前,监斩官惬意的拔出令箭向前一扔:“时辰到,行刑!!”

    阳光下,大刀散发着耀眼的光芒,眼前一花,宇文温发现自己身处洞房之中,身着红裙的阿涅斯,在烛光下楚楚动人。

    还没回过神,却见一人手持利斧冲了进来。

    在阿涅斯惊愕的眼神中,尉迟炽繁砍下了宇文温的头,然后把他的头抱在怀中,深情呢喃着:

    “这样我们就不会分开了。”

    睁开眼睛,宇文温发现自己果然在做噩梦,这些梦太过刺激,以至于让他出了一身冷汗。

    想伸手擦汗,右手却动弹不得,低头一看,自己的手依旧被千金公主紧紧攥着,宇文温叹了口气,用左手抹了抹额头。

    一个字“衰”,两个字“我靠”,宇文温的心情,用这几个字便能形容,看着面前伏榻打盹的阿涅斯,对方虽然秀色可餐,但他完全没了想法。

    自己只需不要脸,现在就能威逼利诱让这位绝色献身,但是宇文温浑身的火气已经消退,因为他一想到当前局势就头痛。

    周国平陈,天下一统,丞相尉迟惇声望无人可比,正所谓功高不赏,那一天迟早到来。

    要么天子诛杀尉迟惇,要么尉迟惇取而代之,接受天子禅让,践极称帝。

    自汉末曹丕受禅以来,禅让这种戏码已经在中原大地上演了无数次,各种套路已经形成定制,而天下群雄,对高高在上的宝座也趋之若鹜。

    天子,兵强马壮者为之,而宇文家和尉迟家的力量对比,还是差了太多。

    陈国的灭亡,预示着周国的命运即将迎来最关键的几年,宇文温一想到这里,就觉得压力很大。

    历史的轨迹已经改变,随着陈国的灭亡,他再没有任何能力未卜先知,能靠的只有这些年攒下的家底。

    还有绝不认输的执拗。

    “西阳王?”

    耳边传来的轻声呼唤,让宇文温再度回到现实,循声望去,却见躺在榻上的千金公主已经醒来,虽然面色疲惫,却饶有趣味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姑姑?不知饿了没有?侄儿命人准备食物。”

    千金公主点点头,见着宇文温要起身,再次用力抓住对方的手。

    “姑姑,是不是哪里不舒服?”

    “西阳王,谢谢你。”

    宇文温闻言一愣,见着千金公主那真诚的目光,笑了笑说道:“姑姑,这是侄儿应该做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,你可以袖手旁观,可以当做没看见,但你还是出手救了我。”千金公主也笑了笑,那是由衷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宗亲,当然要守望相助,天子能与姑姑团聚,想来也会非常高兴。”宇文温站起身,吩咐侍女去准备热水和稀饭,一旁的阿涅斯被惊醒,见着千金公主醒来并且气色不错,她惊喜万分。

    “千金,千金!你终于没事了,我还以为…呜呜呜呜…”

    宇文温见着两人抱头痛哭,他打算出去透透气,却被千金公主叫住。

    “西阳王,我的病还有救么?”

    “姑姑勿忧,侄儿从特鲁斯口中得知解药的制法和用法,故而今日。。昨日下午派人去搜集药材备药,姑姑之前服用的便是侄儿新制之药。”

    “如今看来效果不错,只要坚持服用一段时间,侄儿估计姑姑还未到邺城,病就能彻底痊愈了”

    “那些药材,很难找的么?”

    “不难,花椒便是其中一味药,侄儿此次已经做了许多,足够姑姑路上所用了。”

    千金公主点点头,再度向宇文温道谢:“西阳王,谢谢你。”

    “姑姑,侄儿先到外面透透气。”

    待得宇文温走出房间,阿涅斯只觉压力骤减,想说的许多话也敢说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千金,你真的没事吧?”

    “我没事,谢谢你,让你受苦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…我就怕你出事。”阿涅斯高兴得抹了抹眼睛,拭去眼泪。

    “有西阳王在,我不会有事的。”千金公主安慰着阿涅斯,“他那样和你说话,其实没有恶意,可别往心里去。”

    见着阿涅斯颇为尴尬,千金公主笑了笑,她药瘾发作时虽然有些神志不清,但身边发生的事情,大部分都还记得。

    宇文温折腾阿涅斯的时候,她也急得不行,奈何全身疼得厉害,自顾不暇,哪里能去阻止对方牵一条狗进来。

    结果宇文温却是故意放狠话,是为辨别阿涅斯是否下药凶手而故意为之,再回想起宇文温喂她喝药、敷药的情景,甚至任由她抓着手却没有挣脱,还哼哼着曲调怪异的歌曲哄她入睡,千金公主不由得眼眶一热。

    宇文温如果够狠,可以让她自生自灭,却没想到竟然能为她做到这个地步,这已经不是用“逢场作戏”所能够解释的,关心之情溢于言表。

    药瘾发作时的痛苦,让千金公主痛不欲生,就在她即将绝望之际,是宇文温给了她巨大的帮助和温暖。

    多少年了?多少年没感受到这种温暖了?

    自从九年前出塞和亲,千金公主便远离了亲人,嫁给一个老头子为妻,成了突厥的可贺敦,从此生活在草原,没有人关心,没有人怜惜。

    虽然身份高贵,但她只是突厥可汗的一个装饰品,一件可以继承的装饰品,这么多年来,千金公主不断再嫁,却没有爱情,没有子女,没有亲情,只能咬着牙倔强的活下去。

    身边没有人真正关心她,每当病痛之时,只能在别人面前装作坚强,待得无人之际才默默流泪,思念着远在邺城的弟弟。

    而昨晚到现在,她在苦苦煎熬之际,却有一个人如同父亲般握着自己的手,在耳边唱着歌哄她入睡。

    恍然回到小时候,那个幸福无比的时光,千金公主感受到西阳王宇文温的关怀之意,也终于理解那一年为何宇文温会奋不顾身救下天子。

    宇文温救了天子,又救了她,这样的心意,完全发自内心,没有丝毫造作,所以千金公主做出了决定。

    回到邺城,如果,如果还有日后,定要劝天子重用西阳王!!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