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二百二十三章 长夜漫漫

    “姑姑!”

    “过儿!”

    夕阳下,某古墓外,一对神仙眷侣正深情相望,就在两人即将热情相拥之际,宇文温从梦中醒来。

    “太夸张了,太夸张了。。。”

    他惊魂未定的喃喃自语,揉了揉发麻双臂,从伏案状态切换成来回走动状态,方才他挑灯夜读,看着看着就睡着了,然后就梦入某经典武侠小说场景。

    没有女人的日子不好过,宇文温正是火气旺盛的年纪,奈何要顾及自己定下的军规,还得宁缺毋滥,所以出征以来,没有碰过一个女人。

    好容易在番禹有奇遇,结果来的不是东罗马帝国逃婚皇女,而是自己的堂姑千金公主,今日一直“姑姑”、“姑姑”叫个不停,导致他开始有些走火入魔。

    “那次是你不经意的离开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成为我这许久不变的悲哀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于是淡漠了繁华无法再开怀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于是我守着寂寞不能回来。。。”

    哼哼着某经典歌曲,宇文温继续看书,转移自己的注意力,免得老是想女人,等到困得不行就可以入睡,不会东想西想。

    长夜漫漫,欲火难消,每晚做俯卧撑消火的做法,已经开始失效。

    掏出怀表看了看时间,已经接近零点,该看的书都看过了,例行的‘背参数’已经没有太多效果,只能换个花样,拿出小黑本看实验记录。

    实验编号一十五,男,三十一岁,罪行:贩卖人口。

    一期戒断,持续三十三日,死亡。

    实验编号二十三,男,十九岁,罪行:贩卖人口。

    一期戒断,持续三十五日,成功戒瘾。

    一个月后,复吸实验,剂量加倍,三日后二期戒断,持续三日,死亡,死亡原因:自残。

    汇总,实验人数一百三十人,戒隐成功者,四十三人。

    罪恶的活体实验,得出一组组触目惊心的数字,不到三成的戒毒率,预示着某种药物的邪恶性。

    精制鸦片,是宇文温自己制作出的恶鬼,本来不该在这个时代出现,却已具现成一个个黑褐色固体,装在瓶子里随身携带,等着下一次的使用机会。

    波斯商人特鲁斯,是第一个非实验品服用者,因为有了充足的实验资料作“指导”,宇文温很顺利就让染上毒瘾却没有死,得到了想要的口供。

    下一个,会是谁?

    控制一个人的精神,让其如同宠物狗般百依百顺,这种成就感会让人上瘾,就像鸦片一样上瘾,然后越来越难戒掉,宇文温在想自己会不会走上不归路。

    知道鸦片有危害,还特意提炼出来,理由是以防万一,实际上有潜意识要以此牟利,不是要做鸦片生意,而是要用这东西摧毁目标的抵抗意识,成为自己控制的傀儡。

    譬如说,皇帝。

    控制了皇帝就能成为无冕之皇,躲在幕后操纵政局,要想实现这个计划,只需要在皇帝饮食里下药即可,省力又省心。

    没用,这不是皇权高度集中的明清时期,世家门阀权贵的利益得不到满足,哪个皇帝都坐不稳宝座。

    原本历史里,大象二年那场变乱,杨坚派出的大军若被尉迟迥击败,各地反杨大军涌向长安,他手握皇帝又能如何?

    不能分润利益去收买世家门阀权贵,军事上又镇不住,手里有个傀儡皇帝无济于事,所以。。。

    所以时候不早,该睡觉了。

    宇文温收好小黑本,吹灯上榻,刚躺下没多久,便听得门外响起铃铛声。

    “何事?”

    “大王,张司马派人过来,说有要事禀告。。。”

    。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房间内,千金公主在榻上打滚,面色惨白满身大汗,口中胡言乱语,双手撕扯着被褥,不停用头撞击着榻板,看上去十分痛苦。

    “千金,千金!你忍一下,忍一下就好啊!”

    阿涅斯扑上来,奋力将千金公主揽在怀中,避免这位药瘾发作的可怜人自残,可对方的力气突然变大,她体力有限,渐渐支撑不住了。

    “药,药,给我药,求求你,给我药啊!”

    千金公主涕泪横流,口吐白沫,苦苦哀求着,阿涅斯见状心如刀绞,却无法答应对方的哀求:她没有药。

    今天宇文温第二次拜访时,特鲁斯离开前给千金公主服下神药,药效维持到晚上,只需要再服用一次就能平安度过一晚。

    可不久前千金公主药瘾发作时,服用了宇文温留下的那瓶药,却根本就没效果。

    一开始还以为是吃得不多,可再次倒出些神药泡水服用后,依旧没有起色,千金公主从一开始的哈欠连天,渐渐涕泪横流、浑身出汗,再到头痛愈发严重,症状越来越严重。

    阿涅斯这时才意识到不对:宇文温给的药根本就不是真药。

    对方为什么要这么做?阿涅斯一开始弄不明白,可见着千金公主药瘾发作的样子,她想通了:宇文温要让千金公主死。

    所以刚才她不断喊着“救命”,想让门外守着的侍卫去找宇文温求救,对方却一声不吭,任由她砸门砸窗,都没有任何回答。

    宇文温已经打定主意解决她们,所以不会出现,也不会有真药。

    不需要动刀,不需要下毒,只需留着神药不给,千金公主熬不住药瘾,最后必然自残而死。

    难怪,难怪你要软禁我们,你好毒啊!

    “啊啊啊!”千金公主嚎叫着,挣脱阿涅斯的拥抱滚下卧榻,弓着身往墙壁冲,要用头撞墙的方式,减轻自己脑袋的疼痛。

    脚下一绊,她倒在地上,是阿涅斯奋力抱住她双腿,才避免了惨剧发生。

    两人一个挣扎一个奋力阻止,药瘾发作的千金公主陷入癫狂,阿涅斯的力气渐渐用尽,紧要关头,门外传来脚步声。

    房门忽然被人踢开,随后一个身影出现在门口,阿涅斯抬头一看,那人却是西阳王宇文温,脸色在两旁火光映照下阴晴不定。

    他身后跟着的两名女子,是传舍的侍女,见着房内情景有些畏缩,不过听得宇文温一声令下,便跑上前去,阿涅斯看着她们制住千金公主,一时间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手握拉直的铜勾,一端已经磨尖,阿涅斯冲向宇文温:“你这个恶魔!!”

    宇文温眼疾手快一把抓住她的手腕,然后反手一扭,疼得阿涅斯跪在地上,刚要起来,被宇文温一把掐住喉咙:“你对千金公主做了什么!”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