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二百二十二章 心思

    走在回廊里,宇文温边走边向崔达拏‘诉苦’,絮絮叨叨透露了许多秘辛,都是为了说明他下令围捕波斯海船乘员是‘有理有利有节’。

    宇文温说的话,崔达拏一个字都不信,他判断宇文温是要杀人灭口,反正海边码头上的波斯人要么被杀要么被抓,如今恐怕就只剩下传舍里的‘贵客’及其随从。

    甚至特鲁斯及其随从也已经被抓了,所以崔达拏最关心的,是千金公主如今怎么样。

    传舍里的千金公主,确系其本人,崔达拏只是弄不清楚这位和特鲁斯的关系如何,如果两人果然有暧昧,那么宇文温敢抓特鲁斯,那可总要有个说法。

    说法是什么?谁在乎,反正宇文温派兵抓人都见了血,想来不会放过特鲁斯,毕竟千金公主这将近一年的经历不能细究,为了遮掩什么不得了的污点,即便宇文温要杀特鲁斯灭口,崔达拏也能理解。

    他就等着看戏,一旦千金公主真把特鲁斯当情夫,哭喊着要宇文温放人,那可就热闹了。

    “崔长史,莫要走这么快,缓缓,缓缓。”

    “大王,下官心系千金公主安危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安什么危什么,寡人让张司马将传舍围得如铁桶一般,千金公主安然无恙。”

    “大王,那个特鲁斯呢?是否还在传舍。”

    “此人狡诈异常,见势不妙要负隅顽抗,已被乱箭射死。”

    “那他妹妹阿涅斯呢?”

    “此人被千金公主保下,一会崔长史可以与其详谈。”

    崔达拏闻言赶紧拒绝:“此事就由大王和千金公主来定吧。”

    说完之后,心中冷笑:‘我就看待会千金公主冲上来又抓又挠的,你怎么办!’

    崔达拏现在完全是看戏的心态,所以宇文温要做什么,他实际上都不打算阻拦或者参与,只是场面上的功夫要做够,免得留下把柄日后被人找麻烦。

    走着走着,崔达拏看见张定发跟了上来,在宇文温耳边低语几句,随后吩咐张定发及左右:“你们都退下。”

    待得旁人都退到十余步外,宇文温有些神秘兮兮的说:“崔长史,一会进了屋,虽然场面可能有碍观瞻,还请装作没看见。”

    “大王何出此言?”

    “那是。。。唉,崔长史去了便知,切记,还请给公主留些脸面。”

    崔达拏被宇文温这么一说,心中警醒起来,对方若是找借口不让他见千金公主,他就一定要见上一见,可如今让他戴口罩,又说要“给公主留些脸面”,这什么意思?

    临近千金公主所住小院,一股若有若无的臭味随风而来,崔达拏抬头一看,却是个侍女提着桶走出院子,那股臭味,就是从这桶里传出来的,似乎是呕吐物的味道。

    ‘莫非千金公主吃坏肚子了?吐得一塌糊涂。。。’崔达拏如是想,刚走几步,忽然心中一个激灵:‘莫非千金公主有了?!’

    此事非同小可,崔达拏不由得停下脚步,按千金公主自述,突厥被波斯击败迄今大半年,那么问题来了:千金公主有了身孕,那肚子里的孩子是谁的?

    从外表根本看不出肚子大,所以千金公主怀的不可能是突厥可汗的种。。。难怪,难怪宇文温要杀人灭口!!

    臭小子,你故意让我进去,知道千金公主怀孕,让我一起倒霉是吧!

    “啊!下官想起来了!下官还有要务必须立刻处理,告退,告退。”

    不管失不失礼,崔达拏掉头便往外走,他可不打算搀着这种破事,所以要当机立断,有什么事情,宇文温自己去担就行了。

    传舍是你派的人在护卫,若千金公主有个三长两短,你倒霉;千金公主若要为情夫报仇,你倒霉;千金公主怀孕,只有你知道,日后有风言风语,算起账来还是你倒霉!

    典型的官僚作风,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,出仕多年的崔达拏,已经不是血气方刚的年轻人,如无必要不会多管闲事,他觉得千金公主的事情既然被宇文温大包大揽,那就在一旁看热闹好了。

    今日发生的事情,他肯定要往邺城那边通消息,让皇帝和丞相都知道千金公主走海路在番禹登陆,至于其中详情,那就要问西阳王宇文温。

    千金公主怀孕了?我不知道啊!

    崔达拏琢磨着千金公主即便到了邺城,也会被丞相力劝“以国事为重”,回草原去做可贺敦,至于那个波斯胡姬。。。

    呵呵,即便入了宫,大概某日也会暴病而亡,有没有人指证她是毒妇,都无所谓了!

    所以我掺和这事做什么?

    他一路小跑,很快便出了传舍,见着这位果然上当,宇文温“哼”了一声,在院门外站定,没有进去的意思。

    官场老油条的心思,古往今来都是一个鸟样:规避一切可以规避的风险,把黑锅都推给别人,所以宇文温为了‘劝退’崔达拏,按照官僚的心思,预先设计了一个场景,成功让其自动离场。

    “几个人吐的?这么多?”

    听得宇文温发问,张定发示意一位年轻护卫上前,笑着说道:“是小刘一个人。“

    “你饭量不错啊。”宇文温笑道,拍了拍对方的肩膀:“小刘,好好干,寡人看好你。”

    姓刘的年轻人摸着头笑了笑,宇文温转身向外走去,张定发紧跟其后:“大王,不进去么?”

    “不了,你们照旧,要吃要喝要添衣加被都有,就是不能让两位出院子,有事明日再说。”

    。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夜晚,千金公主坐在榻上发呆,她眉头紧蹙,面前的烛光摇曳不定,阿涅斯示意侍女将吃剩的饭菜端出去,房门开启,但很快便被人关上。

    回想今日发生的事情,阿涅斯不由得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她们被软禁了,毫无疑问,西阳王的行动十分果断,一如对特鲁斯动手,见过一次面发现不对就立刻行动,丝毫都没有拖泥带水。

    后来一发现千金公主要保她,便毫不犹豫软禁她们,接下来,恐怕会采取过激措施。

    想到白天对方毫不犹豫的命人放箭射自己,阿涅斯愈发紧张起来:“千金,这个西阳王,是怎么样的一个人?”

    “他啊。。。我不清楚。。。”

    周国多次派使者到草原,即是和可汗商量国事,也为可贺敦宇文氏带来了家书,天子在信中说了很多事情,其中就包括宇文温相关事迹。

    大象二年的剧变,让宇文宗室男丁几乎死绝,只剩下宇文亮、宇文明、宇文温三个成年宗室,成了天子唯一可靠的指望。

    虽然远在山南,但三位宗室对天子的问候自从联系上之后从未断绝,而当时还是西阳郡公的宇文温,甚至救了宇文乾铿一命。

    宇文乾铿在信中,对宇文温的情况说了很多,所以千金公主大概对宇文温有初步了解,简单来说,这位西阳王能文能武,要军功有军功,要政绩有政绩。

    天子在邺城,时常收到宇文温送来的各种礼物,不说有多贵重,而是很有趣,为天子的枯燥生活带来不少温平日里就能为天子着想,说明他很可靠。

    所以千金公主觉得宇文温值得信赖,对方一发现特鲁斯有问题,立刻采取行动要救她于水火之中,说明确实是心向宗亲。

    结果阴差阳错产生了误会,那么接下来宇文温会怎么做?

    会把我和阿涅斯一起杀了么?

    想到这里,千金公主否决了自己的想法:不,这不可能,崔长史也知道我的身份,所以他不敢。。。

    但她又想起来,这位西阳王,当年敢在大殿之上,问杨坚是不是要造反!

    他。。。万一想不开要杀人灭口,那怎么办?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