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二百二十一章 不像话

    传舍外,两股士兵正在对峙,双方都身着黑色戎服,均是周军士兵,不过如今拔刀相向,你瞪我、我瞪你,似乎一场血战即将爆发。

    然后各自心中暗暗叫苦,双方将士都是‘自己人’,这几日一起排队和胡姬‘学外语’,一起聚餐吃海鲜,谁曾想居然闹出这种事来。

    今日番禺城外海边码头靠泊了几艘海船,不知怎的上头忽然下令,说这海船上的所有人都有可能是海寇,所以大家呼啦啦冲去码头,把人全都抓了。

    当然有人反抗,下场就是喋血码头,被抓的人全都带到军营关押,原以为这件事就此落幕,结果上头居然闹起来了。

    上头是谁?当然是元帅和元帅长史啊!

    下令抓海寇的是元帅宇文温,结果元帅长史崔达拏突然说此事无凭无据,胡乱抓人不像话,喝令相关将士立刻放人。

    放个鬼,岭南道行军将士大部分都是黄州总管府人士,只听西阳王的命令,负责指挥抓人的行军总管长史周法明,装疯卖傻和崔达拏磨。

    先说下官奉命行事,又说可能真的是误会,再说大王很快就要到了,还请长史和大王问个明白。反正东拉西扯就是不放人。

    崔达拏要找宇文温理论,结果怎么都找不到人,想想不对劲便转去传舍,结果又吃了闭门羹。

    王府司马张定发领着人把传舍围了,还有一些士兵做帮手,说没有西阳王许可,谁也不能进去,崔达拏气得让行军总管慕容三藏调兵过来,双方就这么剑拔弩张。

    然后谁都不想真的动手,只盼那两位消停一下,莫要因为斗气弄得底下人真要拔刀对砍。

    看着一脸平静的张定发,崔达拏虽然面色铁青,其实心中一点也不急,他还等着宇文温过来,所以没打算下令“冲进去”。

    今日他和宇文温向千金公主问安之后离开,回下榻处打了个盹,结果下午时得属下来报,说西阳王派兵把那几艘波斯海船给围了。

    结合传舍被围的现实,崔达拏猜到了宇文温要做的事情:杀人灭口。

    这种事情与他无关,但又不能不闻不问,所以该做的姿态要做,免得日后尉迟丞相追究起来面上不好看。

    尉迟丞相为何追究?当然要追究!

    尉迟家的小娘子,服丧期满就要被天子册立为后,这件事情不能再拖了,所以今年必定要办,那么千金公主带着个波斯胡姬回去,想干什么?

    崔达拏没有白活这几十年,方才那个波斯胡姬脸上的伤疤确实狰狞,可他回来一想,觉得其中或许有诈。

    莫非是故意扮丑让大家放松警惕,瞒天过海回到邺城后伤疤就突然消失,顺理成章被天子纳入后宫宠爱有加。

    不行,天子要宠爱的人,必须是刚册立的尉迟皇后!

    新婚燕尔的尉迟皇后要独享天子雨露,争取早日诞下皇子,在那之前,后宫里任何女人受宠甚至怀孕,都是在打尉迟家的脸!

    这种威胁,身为尉迟丞相亲信的崔达拏居然不在一开始就解决,或者提前发出预警,就这么眼睁睁看着放任事态发展,到时候尉迟丞相会怎么想?

    所以,这个波斯胡姬最好是居心叵测的蛇蝎妇人,到时候尉迟丞相可以据理力争,让天子远离这个毒妇。

    理从何来?旁人指证,那么谁能指证?当然是阿涅斯的兄长,波斯商人特鲁斯。

    到了邺城,是尉迟家的地盘,区区特鲁斯,是千金公主的恩人又如何?一样抓起来!

    要什么口供,就有什么口供,到时候,这个波斯胡姬即便真是人间绝色,也休想威胁尉迟皇后的地位。

    千金公主也休想在天子的后宫,安插自己的耳目。

    然后突厥那边会收到消息,派使者过来把可贺敦接回去,到时候天子身边就清净了,尉迟丞相也放心了。

    所以崔达拏虽然先前心中有疑问,却决定装聋作哑,就让特鲁斯兄妹以恩人的名义,随着千金公主去邺城,他再提前写信给尉迟丞相,让丞相在邺城好好的“招待”这兄妹俩。

    结果宇文温居然动手了,把海船上的船员都抓走,还把传舍给围住,这明摆是先下手为强。

    没有特鲁斯及其随从的口供,千金公主死咬说波斯胡姬阿涅斯身世清白,到时候天子要将其纳入后宫,尉迟丞相没有理由阻拦。

    让这种祸害入宫,和尉迟皇后争宠,那可就不妙了。

    所以无论如何,他都要站出来“主持公道”,至少要搞清楚发生了什么事,以便尉迟丞相将来好采取相应措施。

    “干什么,干什么!向自己人拔刀,你们想干什么?不像话!”

    骑马赶来的宇文温,向着张定发一侧喝骂着,崔达拏还没来得及发难,便被对方这种姿态噎住。

    “大王,崔长史要入内,我等奉命…”

    “嗨,是寡人少说了一句,崔长史例外,例外!”

    宇文温掷鞭下马,令张定发及一众士兵收刀,然后笑眯眯走到崔长史面前说道:“崔长史,是否要入内?”

    “大王,下官有一事不明。”

    “走,到里面慢慢说。”

    崔达拏可不想上当,他要在众目睽睽之下,把调子定下来:“大王,何故派兵抓捕那些波斯海商?对方今日刚靠岸,根本就没机会作什么事。”

    “我大周乃天朝上国,若行此不分青红皂白、肆意围杀番商之事,届时域外番邦不敢遣使来朝,这样的后果,大王担当得起么?”

    “番商?那是海寇!寡人方才出行,有苦主拦路下跪伸冤,自己是船家女,那波斯海寇扮作海商,多次在外海截杀民船,她的父兄即命丧刀下。”

    “小娘子日夜啼血,誓要为父兄报仇,吃了许多苦,终于摸清这股海寇的行踪,奈何这伙人和陈国官府勾结,沆瀣一气。”

    “如今我大周王师在此,气象一新,苦主今日发现对方靠岸,恰巧撞见寡人,哭求主持公道…”

    宇文温鬼话连篇,用现编的台词,唬得不明真相将士一愣一愣的,崔达拏看着他,心中冷笑不已:

    ‘扯谈吧,还小娘子,鬼知道那小娘子是你从哪里找来的…’

    崔达拏不是傻瓜,当然不信这种说辞,他要看看宇文温怎么把戏演下去,现在就是最好的时机:“大王,既如此,传舍里莫非也混入了海寇耳目?”

    “此是自然!崔长史便与寡人一探究竟!”

    宇文温如是说,让崔达拏来了精神:我倒要看看,你怎么处理这件事情!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