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二百一十九章 当然是原谅她!

    看着那小瓶子,千金公主六神无主,讷讷问道:“你。。。你想问什么?”

    “姑姑为何要保下这女人性命?”

    宇文温的语气冰冷充满杀气,让阿涅斯听了不由自主打了个哆嗦,千金公主教过她汉语,所以她能听懂宇文温说的内容。

    阿涅斯知道自己的优势,见过她样貌的男人,眼神都会灼热起来,而他,方才看见自己样貌时,只是瞬间的惊讶而已,依旧杀气腾腾。

    这个男人太可怕了!

    千金公主挡在阿涅斯面前,向宇文温说:“她是我的朋友,她是无辜的。。。她不是特鲁斯的妹妹!”

    宇文温手里有解药,那是她的弱点,所以再不敢高声斥责,而且她还要保住阿涅斯的命。

    “她,随身带着匕首,与姑姑寸步不离。。。”宇文温一字一句说着,虽然是和千金公主交谈,眼睛却盯着阿涅斯。

    “她是特鲁斯的帮凶,姑姑还要为她辩解么?”

    “她是被逼的!”

    “被逼?刚才谁逼她动刀了?”

    “她以为你们要对我不利,这是误会!”

    “侄儿读书不多,但知道‘为虎作伥’的典故,姑姑被人用药祸害了,莫非要做这些人的‘伥’,眼睁睁看着他们用药祸害陛下么”

    千金公主闻言大哭起来,特鲁斯虽然没明说,但她不是傻瓜,能猜出对方的险恶用心,所以心中做了决定,到邺城和弟弟见面后,好好说上一番话,就要和特鲁斯同归于尽。

    大周天子宇文乾铿,是她同母弟,是她的无价之宝,即便药瘾发作痛不欲生,她也不会帮特鲁斯祸害弟弟。

    特鲁斯要利用她,她何曾不是利用特鲁斯,虽然是无可奈何,却能回到弟弟身边,所以,她不关心特鲁斯死活,只关心能不能活着回到邺城,见弟弟最后一面。

    然后亲手把阿涅斯交给弟弟,最后说出真相,揭发特鲁斯的险恶用心,即便因此失去解药导致药瘾发作剧痛而死,她也不在乎。

    她在特鲁斯的手中,先做了美梦,然后是噩梦,是善良的阿涅斯陪在她身边,陪着她度过备受煎熬的无数日夜。

    阿涅斯有天仙般的容貌并且心地善良,有细腻的心思,所以千金公主要让弟弟纳其为妃,两全其美,这个女子之前身不由己,应该得到幸福,不该成为他人玩物,。

    “心地善良?身不由己?”宇文温哼哼着,想起某种说法:她堕过胎,吸过毒,援过交,曾被人包养,还有过很多男朋友,但她是个好女孩。

    “阿涅斯的过往,姑姑要如何看?”

    “当然是原谅她!”

    “呃。。。”

    宇文温脑袋嗡嗡作响,他发现自己犯了一个错误,一个致命的错误,满嘴苦涩,开口问道:“也就是说姑姑要带阿涅斯去邺城么?”

    “是的!你不许伤害她!她要是有个三长两短,我也不活了!”

    “既如此,还请姑姑放心休息,过几日,侄儿便派兵马,护送姑姑和阿涅斯去京城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特鲁斯呢?还有其他人呢?”

    “侄儿先前已经说了,他们负隅顽抗,全被当场格杀!”宇文温面色平静起身,留下那瓶药,不管千金公主还有话说,也不管自己还有很多问题未得答案,告退后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走出房门,满脸凝重的张定发迎了上来:“大王,属下有顾虑。”

    “讲。”

    “大王,这次似乎会好心不得好报。”

    “你安排好了么?”

    张定发闻言一愣,随即用力点头:“安排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抓起来,敢反抗就杀,活着的关到军营里,不许任何人接触。”

    “那么,这里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围起来,找几个健妇来帮忙,饮食照旧,不许出去,也不许和外界有任何联系!”宇文温头也不回的向外走,“立刻封锁传舍,没有寡人的命令,即便是崔长史也不得进来。”

    “要闹就闹就由她们闹,上吊、撞墙、自残、吞金,悉听尊便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脚步沉重,丝毫没有喜悦之情,宇文温先前发现千金公主身染毒瘾,一时激愤采取行动制服特鲁斯,要救千金公主,事情进展得还算顺利,可他现在才发现,自己犯了个大错。

    这个错误能让他倒大霉,只叹悔不当初,只恨自己多管闲事。

    方才千金公主言谈间,已经证实了宇文温的初步猜测:特鲁斯用疑似底也伽一类的鸦片原始制品,控制了千金公主,所以特鲁斯是主谋,此次来中原,目的没那么简单。

    那个美艳不可方物的阿涅斯,看来是特鲁斯送给周国皇帝宇文乾铿的礼物,与此同时,也是千金公主献给宇文乾铿的见面礼。

    千金公主竟然会死保阿涅斯,其目的宇文温现在猜出来了,这位波斯美女日后必然被送入皇帝的后宫,极有可能成为宠妃,这样的绝色,西阳王宇文温居然敢刀兵相向。

    且不论宇文乾铿能否夺回大权,或者能在宝座上坐多久,有一个对他怨恨在心的女人,整天在皇帝耳边吹枕边风,天长日久,皇帝对他的看法会如何?

    宇文温差点杀了阿涅斯,对方会没有芥蒂?不可能!

    而千金公主能原谅阿涅斯,说明这位似乎被虐得患上了“斯德哥尔摩综合症”,既然能同情作为帮凶的阿涅斯,那就极有可能同情作为主谋的特鲁斯。

    甚至‘日’久生情,爱上这个人!

    我,抓了并且肯定要杀特鲁斯,又差点砍死、射死阿涅斯,日后千金公主和阿涅斯轮番在皇帝耳边吹风,说我是如何的罪大恶极、辣手摧花,这日子还要不要过了!

    你原谅她,她会原谅我?你会原谅我?!

    我就是多管闲事活该啊!

    。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房间内,千金公主将阿涅斯手上的绳索解开,心有余悸的说道:“刚才你差点就没命了。”

    “千金,谢谢你救我,其实,你不该这样做的。”

    千金公主笑着安慰到:“这是应该的,你帮了我那么多,照顾我那么久,我怎么能不救你呢?”

    “可是,西阳王会怎么想,千金你想过么?”

    听得阿涅斯如此说,千金公主先是一愣,随即面色一变:她犯了一个严重的错误。

    这错误本不该犯的,在突厥做可贺敦这么多年,她见识过无数阴谋诡计,也见识过各部落首领的明争暗斗,两个部落间为了水源、草场而大打出手,这种事情司空见惯,最后一般会找可汗来‘评评理’。

    都闹出人命结下仇怨,你谅解甲方,却不安抚乙方,那样的后果,就是导致乙方认为你和甲方迟早要对付他,最后的结果,要么乙方倒向某个小可汗以求自保,要么就铤而走险。

    她拼命保下了阿涅斯,那么差点砍死、射死阿涅斯的宇文温,心里会怎么想?

    会担心自己日后在皇帝面前告状,亦或是入宫为妃的阿涅斯在皇帝面前告状。

    宇文温突然对特鲁斯动手,冲进来要救她,是出于一片好心,却极有可能落得被人恶语中伤的结果,只要宇文温不笨,定会想到这种后患,因此心中不安,那么。。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千金公主脱口而出:“可是,可是你不是这样的人,我也没怪他!”

    “千金,我是什么样的人,你知道,可西阳王是不知道的,甚至,你刚才的态度,可能他也不开始怀疑了。。。”阿涅斯面色紧张,她可不是徒有美貌的傻瓜,观察力也很强。

    “刚才他一直和你争辩,可等到听你说一定要带我去国都,他的眼神,已经变了。”

    千金公主闻言双手发凉,立刻起身要出门,结果发现房门被人从外面锁上,急得开口喊道:“怎么回事,开门,开门!!”

    “女郎,有何吩咐?”

    门外传来说话声,是西阳王府司马张定发的声音,先前宇文温曾经引见过,所以千金公主记得对方的声音,她的身份依旧保密,所以别人对她的称呼都是“女郎”。

    然而张定发居然留在这里,让千金公主有些不安,她琢磨着宇文温恐怕是已经想歪了。

    心中异常焦虑,她想要立刻见宇文温,化解对方心中的不安,但又不能乱了阵脚,千金公主开口说话,极力使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正常:“张司马,我有急事要见西阳王,请你马上通传。”

    “大王军务繁忙,方才临走时吩咐卑职,若女郎有要事,且待明日再说。”

    “快开门,这事情耽搁不起!”

    “女郎恕罪,且待明日再说。”

    “你敢软禁我!”

    “卑职不敢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