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二百一十八章 辣手摧花

    宇文温比擅长射箭的张定发更擅长刀法,还是最实用的实战刀法,没有任何花哨动作,力量和体力充沛,速度和敏捷不差,交手数回合便逼得阿涅斯步步后退。

    他先前发觉千金公主染上毒瘾,决定立刻采取措施,先制服特鲁斯,再解救千金公主,可这个波斯胡姬阿涅斯寸步不离,需要‘智取’。

    对方若识相服软,那一切都有商量,敢持械反抗,那就别怪他辣手摧花。

    ‘智取’刚开始,宇文温选择推开阿涅斯留其一命,结果对方竟然手持利刃要负隅顽抗,那么早有准备的宇文温便要杀人。

    所以千金公主的哭喊阻止不了宇文温,他凭蛮力一刀打飞阿涅斯右手匕首,随即横刀格住对方左手匕首反刺,正以为得势,却见其右手往头上发饰一握,抽出根发簪就要向自己扎来。

    距离太近避无可避,宇文温使出杨济所授长刀短用技法——握刃,用左手直接连刀背及刃一起抓,握刀把的右手一松,左手用力向前推刀锋,整把刀如同杠杆转动,切中对方脖子。

    大部分情况下,贴身近战时,不会有人想到长刀能有如此用法,所以握刃横切是一切一个准。

    虽然切中对方脖子,但宇文温没有任何欣喜之情,因为他的刀,没有丝毫切过人体的感觉,而是切在一个硬物上,类似金属物体。

    阿涅斯捂着脖子后仰,千金公主见状哭喊着要扑上来,惊见阿涅斯后退几步站稳身形,脖子上系着的丝巾,没有出现丝毫鲜血。

    系在脖子上的丝巾,一为装饰用,二是为了掩盖她带着的金属护脖。

    突如其来的致命一击,没有吓坏阿涅斯,她再度挥舞匕首要向前冲,却被宇文温一脚踩中脚掌,刹那间的疼痛让她身形一凝。

    宇文温奋力挥刀拦腰一斩,金石声起,阿涅斯所穿长袍被拦腰划出一个大口子,露出内里环锁铠。

    虽然有贴身环锁铠护体,没有被拦腰砍成两截,但阿涅斯还是被这一刀砍得身体向前一屈,宇文温握紧鲜血淋漓的左手,反手抡在她的左侧面颊,准确命中并伴随着响亮的一声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面纱被打飞,似乎连带着还有什么东西被打掉,阿涅斯被这反手一拳打得原地转了个圈,披头散发跌倒在地,手中匕首已不知去向。

    面颊上的假伤疤不知去向,她的真面目显露无疑,一张美丽得让人几乎窒息的容貌展现在宇文温面前:瓜子脸,漂亮的脸廓,精致的五官,连带着一双蓝色双眸,汇聚成完美的面容。

    好漂亮!

    宇文温心中一声惊叹,然而只是稍微一愣便向后退去,将手指放到嘴里唿哨一声,门外冲进几人,连同破窗而入的同伴一起弯弓搭箭,按事前的安排,瞄准那个波斯胡姬。

    哪怕对方是绝世美女,宇文温也没有任何怜香惜玉的想法,他不会让小头控制大头,提刀指着阿涅斯:“放箭,射死她!”

    绝世美女?做帮凶,一样要死!

    辣手摧花即将上演,一声凄厉的喊声从身后响起:“西阳王!你敢杀她,我也不活了”

    。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房间内,宇文温坐在胡床上,左手包着纱布,方才他握刃格斗,虽然平日里练过技巧,不会让刀刃伤到手,但实战时一激动,还是不可避免的用力过度,被刀刃伤了手指。

    所幸平日里练多了形成了肌肉记忆,握刃时力量控制得还行,左手指肚伤得不深,不过他的心却很受伤。

    “西阳王,你为何要如此行事?”

    “你为什么要抓特鲁斯!”

    “阿涅斯是为了保护我,你为什么要置她于死地?”

    “在你眼中,我就是个摆设么”

    千金公主指着宇文温不停责问,情绪激动,一副兴师问罪的样子,刚才宇文温差点让人乱箭射死阿涅斯,是她奋力呵斥才保得佳人一命。

    宇文温这样做,让千金公主意识到大事不好,果不其然,宇文温承认他对特鲁斯动手了。

    “你是行军元帅,所以可以临机决断,想杀谁就杀谁!我只是区区妇人,没资格在你面前说话,是不是!!”

    似乎有一群苍蝇在耳边嗡嗡叫,好心没好报的宇文温眼角不停跳,瞥了一眼坐在千金公主旁边阿涅斯,强忍着拔气铳扣扳机的冲动,长吁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姑姑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我何德何能,高攀做你姑姑!!”

    “时候不早了,还请姑姑早些休息,侄儿告退。”

    “你别走!!你、你把特鲁斯放了!”千金公主忽然慌起来,“我要见他!”

    她很害怕,害怕特鲁斯出事,不是担心对方的性命,而是怕断了解药。

    “放?”宇文温咧嘴一笑,“那些人,侄儿都杀光了,一个不留,没必要放。”

    听得宇文温这么一说,千金公主惊得面色发白,她呼吸骤然急促,那只指着宇文温的手颤抖不已,嘴巴一张一合似乎想要说些什么,却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阿涅斯也好不到哪里去,她此时已经重新戴上面纱,但双手被别到身后反绑,一双蓝色双眸看着宇文温,满是惊恐的表情。

    千金公主“你你你你”了不知多少次之后,颓然跌坐地上掩面而泣,她不知道该怎么说下去,特鲁斯对她做的事情,那可是如同噩梦。

    她恨不得食其肉寝其皮,宇文温杀了对方,她应该喜极而泣。

    可特鲁斯死了,药的来源也断了,一想到药瘾发作时那痛不欲生的感觉,千金公主几乎掉入绝望的深渊。

    从番禹到邺城,陆路行程至少要花上两个月时间,她不可能熬得那么久,也就是说,再也无法见到弟弟了,那她还不如一开始就自尽,也省得受了那么多屈辱和折磨。

    “姑姑,侄儿明白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你什么都不明白!”

    “姑姑,侄儿知道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你什么都不知道!”千金公主情绪失控,向着宇文温哭喊着:“你。。。你。。。你为什么。。。”

    哭声戛然而止,因为她看见宇文温手中拿着一个小瓶子,那瓶子是特鲁斯随身携带之物,有很多个,样式都一样,每个瓶子里都装着神药。

    这药能让她痛不欲生,但也能让她苟延残喘。

    此时房内只有三个人,宇文温拿着小瓶子,什么话也没说,静静看着千金公主,片刻后问道:“姑姑,侄儿有几件事不明,还请姑姑解惑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