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二百一十七章 双持

    房间内,已经服用了底也伽的千金公主,静静地躺在榻上闭目养神,她的气息渐渐平复下来,之前在接见宇文温和崔达拏时,因为药瘾发作导致渐渐地难受,即便特鲁斯后来也参与了谈话,都无法有效帮她遮掩。

    幸亏特鲁斯让阿涅斯进来,露出脸上的狰狞疤痕,使得千金公主能够名正言顺的涕泪横流,让话多的宇文温和崔达拏告退,不然再耽搁下去,就会被人察觉。

    “千金,您感觉好些了么?要吃些东西么?”阿涅斯关切的问道,她端来一个食盒,坐在榻边,依旧带着面纱,蓝色的双眸里满是关怀之色。

    “我没事了,不想吃东西,放心。”

    “千金,你的侄子怎么会在番禹呢?这不是南国的地方么?”

    “是南朝,中原分成南北两个王朝,我的国家在北方。”

    “对不起千金,我不该和你说这么多话,好好休息吧。”

    两人交谈用的是突厥语,阿涅斯本来不会说,是特鲁斯要求她学的,为的就是某些情况下和千金公主谈话时,让偷听的人听不懂谈话内容。

    特鲁斯是她们俩的主人,正在策划一个行动,千金公主不敢违抗,阿涅斯也同样不敢违抗,她们的命运已经由不得自己决定,只能跟着主人一步步向前走。

    刚才西阳王宇文温来找特鲁斯,两人转到别处谈话,阿涅斯陪着千金公主休息,让其好好恢复体力,也许是遇见亲人导致情绪激动的缘故,药瘾发作的时间提前了许多。

    千金公主渐渐入睡,她躺在会客厅的坐榻而不是寝室的睡榻,实际上有些不妥,因为客人进了门就能直接看见她躺在榻上,只是体力消耗颇大,又担心侄子宇文温会再来求见,索性就睡在这里。

    阿涅斯拿来被单,轻轻盖在她的身上,坐在榻边静静看着,用右手摩挲着自己面颊上那道伤疤。

    伤疤当然是假的,为了掩盖她的容貌,只是这东西贴在脸上久了有些难受,原本在船上她可以待在船舱不出来,所以那时候不需要化妆,而现在,却不能轻易卸妆。

    作假就要作好,如此触目惊心的伤疤,万一重新化妆后和卸妆前差别太大,很容易让人看出破绽,所以特鲁斯做出了决定,让阿涅斯上岸后尽量少卸妆,尽量避免出现纰漏,直到抵达周国国都为止。

    脸上贴着假伤疤,问题不是没有,不能洗脸倒是其次,关键是不能晒太阳,否则时间久了很容易在脸上出现肤色差异。

    特鲁斯考虑到这个问题,让阿涅斯接下来尽量避免晒太阳,要么坐在马车里,要么待在房间里。

    这样做没什么难度,作为千金公主恩人的‘妹妹’,以及千金公主的好朋友,阿涅斯可以陪着千金公主坐马车,甚至可以推掉大多数的酒宴,只要忍上两三个月,就能结束这样的伪装生活。

    然后呢?他会看中我么?

    阿涅斯想到这里有些迷惘,她不再是当年那个懵懂的小女孩,主人要她做的事情,她知道意味着什么,这就是她的命运,无法改变。

    唯一值得期待的,是千金公主的弟弟会对他怎么样,这位周国的君主,会是什么样的人?

    轻轻的扣门声起,得允许之后阿涅斯的侍女入内低声禀报,说西阳王要求见千金公主,阿涅斯闻言一愣,随即紧张起来:

    特鲁斯刚才出去前交代过她二人,一旦他不在却有人来求见千金公主,必须提高警惕,阿涅斯一定要留在千金公主身旁,不要被人支开,避免孤身一人出去。

    阿涅斯轻轻推醒了千金公主,刚想简要说一下情况,门口出现一个人影,快步向内疾走,大呼小叫的嚷嚷起来:“姑姑,姑姑!不得了了,出大事了!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这是?”千金公主有些迷糊,她还没回过神,支起身看清楚来人是宇文温,对方面色焦急,身后又跟着一个男子。

    “姑姑。。。”

    话没说完,宇文温一个趔趄倒在地上,样子颇为狼狈,挣扎着起来继续向前快步走,没走几步又一个趔趄差点摔倒,就这么跌跌撞撞向前走。

    只剩几步距离,他忽然发力,窜到千金公主面前,将起身迎上来的阿涅斯往旁边一推,伸出手刚要去拉千金公主,却侧身一让,身后拔刀突进的张定发格住一把匕首,将手持匕首扎向宇文温的阿涅斯逼开。

    看上去有些柔弱的阿涅斯,此时双手各有一把匕首,一手正握一手反持,如同胡旋舞姬般舞动着,迎向手持长刀的张定发。

    脚步轻盈,身形柔软多变,动作简单利索,两把匕首攻防兼备,没有丝毫破绽,阿涅斯双持匕首,动作十分熟练且致命。

    张定发刀法同样娴熟,他一开始就提防这波斯胡姬有一手,可未曾料对方除了会用匕首偷袭,居然还敢应战,而且身手十分了得,看样子还有实战经验,自己急切间竟无法逼退对方。

    一寸长一寸利,一寸短一寸险,长刀对匕首,本来可以占上风,可如今是在房间里贴身近战,旁边还有重要人物,所以张定发一时间施展不开,被对方贴身缠斗。

    虚晃一刀,张定发向后退要拉开距离,对方果然上当,拼命向前贴来,他将手中刀向前一甩,骗得对方躲闪,自己随即拔出腰间短刀便要突刺。

    结果手腕竟然动弹不得,转头一看,却是千金公主抓着他手腕,哭喊着“不要”,而宇文温正拉着千金公主的另一只手,要拽着她往外逃。

    眼见着胡姬舞着匕首向自己划来,张定发心中叫苦,只能用身躯承受对方那一击。

    他身上穿着环锁铠,只要不被刺中面部要害,就不会有性命之忧,可万一对方匕首浸毒,即便是扎破皮肤,见了血可就不妙了。

    身体猛地后仰,张定发被宇文温一拽向后倒,堪堪避开划到面前的匕首。

    “护着千金公主!!”

    宇文温拔刀出击,不顾千金公主的哭喊,向着面前的胡姬进攻,对方随身携带匕首,而且还是双持,说明是个练家子,果然身负监视、软禁千金公主的职责。

    特鲁斯如此安排,看来是让千金公主染上毒瘾的主谋,还派人贴身监视,寸步不离。

    千金公主身染毒瘾,也不知道受了多少苦,对方的行为激怒了宇文温,即便这胡姬阿涅斯不是主谋,但既然敢持械反抗那就要死。

    双刀流?那就把你一刀两断!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