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二百一十五章 尤物

    听得宇文温的问题,特鲁斯吓得心脏差点停止跳动,他强装镇定问道:“尊贵的王,请问您想买什么样的女人呢?”

    “啊,嘿嘿,呵呵。。。”宇文温的笑容变了风格,变得暧昧起来,“寡人,嘿嘿,想有一个异国美人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尊贵的王,您在中原,会缺异国美人么?”特鲁斯心定了些,原来宇文温是想要买女人,他还以为对方察觉出己方的破绽了。

    千金公主,就是他在泰西封奴隶市场买回来的。

    “中原当然有异国美人,都是被粟特或者其他番商从远方贩卖而来,可谁知道这些女人之前被什么低贱的人用过?”宇文温恢复了‘高贵’的言谈举止,“寡人要的,是处女!”

    “尊贵的王,据我所知,没被碰过的异国美人,似乎也有人运到中原贩卖。”

    “寡人知道,寡人见过,太假了,没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王的意思是?”

    “确实有番商向寡人兜售处女,可这些女人一个个的神态、举止,和下贱的妓女没区别,什么害怕、脸红、颤抖、挣扎、呻吟和最后的哆嗦,都是装出来的,这样的女人,寡人不要。”

    “寡人要的,不但是处女,还要。。。嘿嘿,即纯洁、又热情的那种尤物。”

    宇文温的神态再度暧昧起来,如同一个淫贼般两眼发光,切换速度之快,让特鲁斯都有些佩服,他快分不清这位的真面目到底是哪种。

    “尊贵的王,您是想在泰西封的奴隶市场,买这样的尤物?”

    “对,价钱好说,寡人给得起,就怕被人骗了,所以想麻烦你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尊贵的王,请您放心,我一定在泰西封为您寻找这样的尤物,带到中原来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真的。。。太好了,嘿嘿。”宇文温笑得愈发像个淫贼,特鲁斯见状,愈发鄙夷起他的为人。

    钱,色,是天下男人共同的话题,特鲁斯一边和宇文温交谈,一边在心里盘算起来,对方如此急色,对于他来说是个好消息。

    宇文温手上有琉璃镜,想来知道在哪里进货,特鲁斯决定好好发展双方关系,以便能够接近真正的货源,到时候运回波斯,那可是巨额的利润。

    而对方想要的‘货物’,泰西封也确实有,虽然得看运气,路上花费的时间又长,但这买卖做得。

    实际上,他手上就有“现货”,阿涅斯,特鲁斯所谓的亲妹妹,就是这样的尤物。

    那年,特鲁斯在奴隶贩子手中买下一小女孩,价钱是五千德拉克姆,比起去年叫价四百五十德拉克姆的千金公主贵多了。

    这个小女孩是罕见的美人种子,虽然当时脸还没长开,但五官精致、双眸湛蓝,如同纯洁无暇的羔羊般,让人见到心都要化了。

    皮肤白皙,如同羊奶般洁白,虽然年纪小,但举手投足间已经能吸引男性的注意。

    特鲁斯为这个小美人取了个名字,叫做阿涅斯,好容易忍住了将其收为己有的欲望,他开始规划阿涅斯的未来,按照这个规划,让小美人成长。

    虽然是买回来的女奴,但阿涅斯得到的是贵族女子的待遇,衣食住行都是如此,特鲁斯请来宫廷女官,教授阿涅斯各种礼仪,从小培养优雅的言谈举止。

    但他又请来泰西封最有名的妓女,对这个小美人进行另一种风格的训练,训练她如何‘自然’的撩拨男人。

    小女孩阿涅斯渐渐长大,样貌愈发出众,泰西封城内无论是贵妇还是名妓,没一个的容貌比得上她。

    多年的精心培养,阿涅斯被训练得同时兼具纯洁、火辣两种气质,是特鲁斯精心培养出来的尤物,是他为自己和家族备下的金钥匙,能打开通向财富巅峰的大门,而目标本来应该是王中王。

    加上有提纯的底也伽帮忙,特鲁斯能有机会抓住一些权力,他的家族终将借此晋升特权阶层,这是再多财富都无法实现的目标。

    然而波斯国的政局有些不稳,现任王中王不是最好的投资对象,就在特鲁斯把目光放在诸位皇子身上的时候,他遇到了千金公主。

    一个更加大胆的计划出现了,他要带着这两个女人,在遥远的东方开启财富大门。

    千金公主的弟弟,是中原一个大国的君主,所以特鲁斯会成为这个君主的姊夫,而阿涅斯将会成为这个君主的宠妃,所以特鲁斯也会成为君主的妻兄。

    有了千金公主和阿涅斯的帮忙,泰西封的特鲁斯,会成为掌管周国外贸的大官,每一个西方来的商队,无论是突厥人、粟特人还是波斯人,必须给他一定的好处,否则他会让对方在周国境内做不成买卖。

    做海贸能赚大钱,那是相对于一般的买卖而言,海贸的利润大但风险也很大,从波斯到东方的番禹,一年最多跑两趟,这样辛辛苦苦冒着生命危险跑船,并不是最发财的门路。

    掌握一个大国的外贸,从中获得的利润,已经无法计算有多少倍了,因为这就没什么实物成本。

    光有钱还不行,得有权,才能打消众多饿狼的觊觎念头,有千金公主和阿涅斯的帮助,他一个波斯人也许不会掌握周国政治大权,但至少能确保没人敢动他。

    安安稳稳的住在国都,安安稳稳的收好处,然后再利用特权组织商队做买卖,这样干上十余年,积累下来的财富,足够他子子孙孙用之不尽。

    而阿涅斯若能生下儿子,他要好好利用提纯的底也伽,想办法让这个小皇子成为储君,最后当上君主,那么他这个‘舅舅’,捞起钱来会更加方便。

    这就是我的计划,你们这些看不起商人的废物,迟早有一天,都要像今天的西阳王这样,献出最珍贵的礼物贿赂我,讨好我!

    特鲁斯家族世代经商,在波斯国内划分的阶层里,商人和平民是同一阶层,也就是说他们家族钱再多,想要跻身前几个特权阶层根本就是妄想。

    地位一般却有钱,要么成为上流阶层某个家族的钱袋子,要么被某个上流阶层家族的钱袋子挤垮、吃掉,这就是商人家族无可奈何的命运。

    他不服,但无法改变现状,所以换了个想法,到遥远的东方找出路,计划进行得很顺利,还有意外之喜,所以特鲁斯对接下来的进展信心满满。

    他在心中盘算着光明的未来,而一直喋喋不休的宇文温收起笑容问道:“寡人有一事不明,想请教。。。想问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尊贵的王,请您尽管提问。”

    “令妹。。。阿涅斯,呃,不知寡人可有机会,嘿嘿,她脸上那道疤,寡人不介意,呵呵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啊哈哈哈哈哈。。。”特鲁斯笑起来,他知道对方的意思,打算就这么一笑了之,不做回答。

    想打阿涅斯的主意?做梦!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