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二百一十四章 无价之宝(续)

    “尊贵的王,帮助千金公主回国,是主神阿胡拉·马兹达对我的考验,所以这些礼物,我绝不能收下。”

    “马自达。。。主神阿胡拉·马兹达对你的考验自然不能干涉,但是寡人作为千金公主的侄儿,必须要有谢礼,才能表达感激之情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你不收下这些礼物,天下人都会嘲笑寡人,会嘲笑宇文家没有感恩之心,这样的话,千金公主会不开心,皇帝,也会不开心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些礼物,还请分发给各位船员,护卫,感谢他们一路相助。”

    某房间内,特鲁斯正与转回来的西阳王交谈,对方以觐见千金公主为理由,实则要和他‘详谈’,因为谈话内容太多,都是由通事居中翻译。

    两人首先回顾了中原和波斯的传统友谊,对于双边关系的发展现状表示满意,然后对双边贸易的美好前景进行了展望,最后转入正题:行贿和受贿。

    西阳王宇文温,刚离开不久却忽然转回来,要找的不是千金公主,而是波斯商人特鲁斯,当然他不是空手而来,准备了七份明显是临时凑成的礼物。

    行贿和受贿都是门艺术,是门高深的学问,宇文温当然不会直接说这七件礼物是送给特鲁斯的,他的说法,是特鲁斯的手下海员、护卫们辛苦了,区区薄礼就让大家小高兴一下。

    至于特鲁斯拿到这礼物,会不会分给手下们,那就不关宇文温的事了,之所以是分七个箱子来装,那是因为波斯国教——琐罗亚斯德教认为,七是一个很神圣的数字。

    场面话说来说去,双方让来让去,特鲁斯最后还是‘勉为其难’的收下礼物,宇文温使了个眼色,通事知趣告退,接下来,就进入密谈时间。

    “这是寡人的一点心意,还请收下。”

    宇文温谄笑着,从怀中掏出一个扁扁的木匣,打开之后,双手奉上,那样子要多谄媚有多谄媚,与其尊贵的身份形成了强烈的反差。

    特鲁斯很享受这种感觉,因为以前都是他对别人谄笑,而如今,是一位身份尊贵的王,在极力讨好他。

    中原周国的西阳王宇文温,知道他和千金公主的关系不寻常,所以特地跑来送礼讨好,为的是什么?还不是为了讨好周国皇帝?

    就像泰西封的那些贵族,总是不择手段讨好王中王,全都是一副谄媚的样子!

    特鲁斯经商多年,练就了一张厚脸皮,心中所想绝不会表现在面上,即便鄙夷面前这位西阳王的谄媚举动,但依旧笑容满面。

    对方刚才特地转回来,不是找千金公主,而是要找他‘详谈’,特鲁斯当时心中就有了数,而如今果然如此:西阳王要送礼,请他帮忙在千金公主耳边说好话。

    动作可真够快的,也不枉费刚才我的一番表演。

    特鲁斯如是想,看向宇文温奉上的那个木匣,随后面色一变:木匣里的锦缎上,放着一块琉璃镜。

    一块巴掌大小的琉璃镜,能照得人纤毫毕现,这样的镜子,数年前有商队带到泰西封,引起了巨大的轰动,无数人手持金银财宝想要买,却根本没法买到。

    只有王中王、后中后,或者王中王的精神导师——穆贝德之穆贝德,才有资格拥有这种无价之宝。

    作为奔走东西方的商人,特鲁斯知道确切的消息,知道这种神奇的镜子来自遥远东方的中原,但他久闻其名,却未曾得见真品。

    如今拿在手上仔细端详,即便掩饰情绪的功力再深厚,也无法让呼吸平顺下来。

    “尊贵的王,这这。。。这礼物太贵重了,我没有资格收下。。。”

    宇文温笑得眯着眼、搓着手,要多谄媚有多谄媚,向着特鲁斯说道:“千金公主喜欢的人,当然也值得拥有。”

    特鲁斯闻言心中得意至极,却做惊恐状:“啊,尊贵的王,这可不是真的,我和千金公主没有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不不不,千金公主喜欢的人,皇帝是不会有意见的。”宇文温笑得眼睛再次眯起来,“特鲁斯,日后与千金公主结为夫妻,请记得帮帮寡人呀。”

    没有通事做翻译,宇文温要顾及特鲁斯那有限的汉语水平,所以说话不能用太多成语或修饰,也不能太复杂,所以谈话所用词汇就干巴巴许多。

    特鲁斯装作不好意思,摇着头笑起来,对方如此直接,倒也省了很多事,也不枉费他刚才故意和千金公主玩暧昧,之所以这样做,就是要让周国大官知道自己和千金公主关系密切,免得生出意外。

    人心险恶,尤其那些衣着光鲜的贵族,看上去举止优雅个个都是好人,实际上比眼镜蛇还毒,一个不留神,就会被其咬死。

    特鲁斯送千金公主回中原,当然是有一番周密策划,要提防周国大官抢功劳,把他和千金公主分开,到时候对方带着千金公主去国都邀功,留他在边境吹冷风,那可就不妙了。

    该怎么防止这样的事情发生呢?很简单,成为千金公主的心上人,只要她不愿意,那就没有哪个周国大官敢让他俩分开。

    千金公主若以本意,会这样做么?不会,所以要想办法。

    让一个人完全听话,以常规手段来说根本做不到,但难不倒特鲁斯。

    国教举办大型仪式时,信徒们要饮用一些药饮,其中会添加些许底也伽,信徒们喝完之后精神亢奋,念起咒文会愈加虔诚。

    数百年来,在各地圣火祠举办大型仪式时俱是如此,没什么特别之处,但特鲁斯却意外发现了底也伽的副作用:上瘾。

    一旦有人服用底也伽过度,竟然会上瘾,药瘾发作时会痛不欲生,为了求得一口底也伽,甚至愿意抛弃尊严,可以不顾良知、人性,按着控制者的要求做任何事,这一重大发现,让特鲁斯兴奋异常。

    一般的底也伽的致瘾效果很差,需要长期大剂量服用才会让人上瘾,如果要见效快就得提纯,特鲁斯不敢让别人知道这种秘密,所以独自琢磨了数年,才琢磨出制作高浓度底也伽的工艺。

    这个秘密只有他一个人知道,原本想铤而走险用在王中王身上,但风险太大,只能慢慢寻找合适的目标,而千金公主的出现,让特鲁斯提纯的底也伽有了用武之地。

    他,成功了。

    特鲁斯在身体和精神两方面都控制了千金公主,不怕对方不顺从,但为了保险起见,他决定要把两人的‘亲密关系’,适当的展示给周国大官看看。

    所以才有了刚才的暧昧举动,而效果出乎意料的好,这位尊贵的西阳王,如同挥之不去的苍蝇般靠了上来,谄笑着送礼。

    恶心,就如同泰西封的那些权贵子弟一般恶心,如果不是有良好的家世,这些能力差眼界窄的废物凭什么高高至上,凭什么占据高位!

    特鲁斯心中不住冷笑,但面上却笑得非常阳光,宇文温忽然开口问道:“寡人有一事不明,想问问。”

    “尊贵的王,请随意提问,我知道的全都会回答。”

    “泰西封有没有奴隶市场?”

    “有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么。。。嘿嘿,泰西封的奴隶市场里,是不是什么样的女人都能买到?”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