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二百一十三章 无价之宝

    房门被轻轻拉开,一人轻手轻脚走了出来,随即反手把房门关上,带着面纱的阿涅斯向前走下台阶后停下,开始为房里人放风,湛蓝色的双眸,闪过不安之色。

    房间内,特鲁斯惬意的箕坐在坐榻上,从怀里拿出一个小瓶子,在千金公主面前晃了晃:“想吃么?”

    “主人,求求你,请让我吃药吧。”

    千金公主哀求着,毫无尊严可言,刚才会客时那高高在上、不可冒犯的端庄模样,和此情此景形成鲜明对比。

    “你要?”

    “奴婢要。”

    “很好,很好。”

    特鲁斯再次笑起来,探手在千金公主身上揉捏,这是他训练好的女人,在别人面前是不可侵犯的突厥可贺敦,是周国千金公主,身份尊贵无比,而在自己面前,是想怎么玩就怎么玩的玩物。

    “你今天表现得不错,我有额外奖赏,用嘴接着。”

    无需多言,千金公主凑上前来,强忍着涕泪,为特鲁斯宽衣解带。

    曾经的贵妇即将为自己服务,特鲁斯兴奋得眯起眼睛,脑海里浮现出一副美妙的场景,那将是他人生的巅峰,而关键人物就在面前,将要用嘴为他带来愉悦。

    威名远扬的突厥国,高高在上的可贺敦,是那么的美丽那么的不可侵犯,而现在,就是我养的一条狗!

    去年,突厥大军蜂拥而来,将波斯的东部行省笼罩在阴影和恐惧之下,当时即便是在国都泰西封,人们都已经开始恐慌。

    波斯和西面的罗马斗了数百年,本来已经势均力敌,结果东面河中再往东的草原上,出现了一个可怕的敌人——突厥。

    罗马与突厥联盟,东西夹击波斯,让波斯军队疲于奔命,勉强维持住东西战线,而这一次,眼看东边就要顶不住了。

    东部行省驻军的抵抗,被突厥大军轻易摧毁,就在大家开始绝望之际,名将巴赫兰·楚宾,率领精兵与突厥大军决战。

    那一战血流成河;那一战波斯军队大获全胜;那一战,突厥的可汗处罗侯阵亡;那一战,突厥大军土崩瓦解。

    无数突厥贵族被砍下头颅,制作成尿壶分发给泰西封的权贵使用;无数突厥溃兵的头颅,被砍下之后堆积成山;突厥大军搜刮来的无数财宝,成为波斯军队的战利品。

    还有无数的突厥贵妇,沦为将士们的赏赐,但其中唯独少了一个,那就是突厥的后中后,也就是可贺敦,这个最尊贵的女人居然跑掉了。

    追击战中,有骑兵发现了可贺敦的踪迹,但最后还是被其逃掉,根据斥候探回来的消息,突厥人收拢溃兵时,也没有发现可贺敦的踪迹。

    这位突厥可汗的妻子跑到哪里去了?无人知晓。

    过了一段时间,特鲁斯在泰西封的奴隶市场上,看到了一个东方女子,此人和其他女奴一样被扒得精光,站在台上展示,虽然身材没有别的女奴火爆,但特鲁斯却被那女子的样貌吸引。

    七年前,他经家族安排暂停出海,替代生病的族人走陆路经商,率领商队前往葱岭以东,在草原上的可汗王庭,他见到了突厥可汗,还有可贺敦。

    高贵的可贺敦样貌姣好,高高在上的她,恐怕就没正眼看过跪在下面人群中的自己,而这位高贵的可贺敦,如今正被不知情的奴隶主当做一般女奴拍卖。

    叫价是四百五十德拉克姆(德拉克姆,萨珊波斯货币),再加五十就能买一个健壮男奴了,在买家们看来这女人的售价太高,但特鲁斯强忍着激动之情,当场付钱。

    这个女人,在奴隶市场站了两天都没卖出去,所以特鲁斯认为这是上天给他的馈赠,是实现他梦想的奠基石,是通向财富之路的大门钥匙,是无价之宝。

    这样的无价之宝,即便叫价一万德拉克姆,他也要买下。

    一个大胆的计划,很快便制定出来,特鲁斯要利用这位高贵的可贺敦,实现一个宏伟的目标。

    宽衣解带,某物露出,千金公主眼神一暗,凑了上去,接下来的动作能让对方很舒服,可对她来说,却屈辱至极,每一次都会触发阵阵恶心。

    噩梦,每晚都在做,不,是不分白天黑夜都在做,何时才能醒来?不知道。

    今日,千金公主骗了自己的侄儿宇文温,去年那一场大战,她虽然侥幸从乱军之中逃脱,但随之而来的却是流离失所,并未如先前所说的那般轻松。

    兵败如山倒,突厥各部兵马乱成一团,千金公主的卫队也被打散,靠着残余护卫的保护,她才有惊无险脱离战场,躲开波斯军队的追击,向着东方行进。

    逃回草原的旅程刚开始没多久便结束,她那人数寥寥的队伍被一伙马贼袭击,虽然跳河侥幸逃生,但噩梦只是开始,一个面容姣好却无依无靠的女人,在弱肉强食的世界里注定命运多蹇。

    她很快便被人捕获沦为女奴,侥幸从蹂躏中活下来,最后被对方带到泰西封奴隶市场出售,光着身子站在台上,等待客人选购,毫无尊严,没有希望。

    那日,英俊的他走上台来,没有像其他人一样浏览她的身体,而是脱下披风将她裹住,问了价格后直接付钱,用马车载她出城,安置在一个漂亮的庄园里。

    他会说突厥语,但没有追问她的来历,只是自我介绍名叫特鲁斯,微笑着说不要害怕,说庄园就是她温暖的家,那笑容是如此的灿烂,让她因为厄运连连而变得冰冷的心温暖起来。

    他请来医生为她治伤、调理身体,又安排有侍女无微不至的照顾她,一段时间后,她的气色恢复如初,正打算表明身份,请求这位谦谦君子送她回国之际,噩梦再度降临。

    他在饮食里下了药,不知不觉中她已经上瘾,药瘾发作时全身如同被无数针扎一般难受,为了能吃上一口药缓解疼痛,她放弃了做人的尊严。

    他撕下了温柔的面纱,变得冰冷无情,用药来威逼她,逼她说出了所有的秘密,然后成为她无法反抗的主人。

    身体和心灵上的折磨,让千金公主成为特鲁斯的宠物狗,说什么就做什么,不敢反抗,不敢迟疑,即便是用嘴帮对方做那种事情,完事后虽然觉得恶心也不敢吐,只能强颜欢笑吞咽下去。

    即便是在这里,见到了手握重兵的侄儿宇文温,她也没有勇气说出真相,而是按照特鲁斯的要求,演了一场戏,而这样的日子,还会继续下去。

    噩梦,永远都不会醒,千金公主无数次想到要自杀,可一想起孤零零的弟弟,她就下不了决心。

    宇文乾铿,是故赵王宇文招留在世间唯一的血脉,是千金公主的亲弟弟,是她的无价之宝,孤零零一人在邺城,没有人真心实意嘘寒问暖,没有人真正关心。

    这些事情只有她才能做到,所以她不能死,所以再屈辱也要活下去,哪怕活得像条狗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,可贺敦?”

    特鲁斯看着发愣的千金公主,笑容变得阴冷,如刀的目光刺得千金公主一个哆嗦跌坐地上,但又立刻爬上前,张开嘴便要开始‘服务’。

    敲门声起,打断了特鲁斯的好兴致,他赶紧起身整理衣物,而千金公主亦是如此,这样的场面,可不能让外人看见。

    片刻后,传舍舍令在门外禀报,特鲁斯听得对方说西阳王在外候见女郎,不由得眉头紧锁:“他又回来做什么?”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