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二百一十二章 劲爆

    见着宇文温和崔达拏那古怪的表情,特鲁斯苦笑着继续解释:“王,您有所不知,在波斯国,国教就提倡血缘婚。”

    这个时代的波斯,即萨珊波斯,其国教是琐罗亚斯德教,即中原所称“祆教”或者“拜火教”,特鲁斯不避讳,大概说了一下波斯国教特有的婚姻习俗:血缘婚。

    特鲁斯要长篇大论,内容比较多,所以讲的是波斯语,由通事将其翻译成汉语。

    按照祆教教义,波斯国内分几个阶层,每个阶层贵贱有别,不同阶层之间是严禁通婚的,而同阶层家族与其相互间通婚,还不如家族内自家人通婚,这样能保证血统的纯净。

    宇文温不太懂萨珊波斯的历史和风俗,但这样的阶层制度,让他想起了另一个国家:后世的印度,印度的种姓制度可是让人印象深刻。

    特鲁斯很直白,继续介绍自己国家的风俗,血缘婚,意味着父亲娶女儿为妻、儿子娶寡母为妻、兄弟娶姊妹为妻是理所当然,同样,叔伯娶侄女、侄子娶姑姑,堂兄弟娶堂姊妹也很正常。

    不光是各阶层家族如此,就连历代王中王,都有人娶了自己的女儿、或者侄女为后中后。

    波斯国的‘王中王’即‘万王之王’,是波斯君主的尊称,等同中原国家皇帝,‘后中后’即中原国家皇后,各阶层家族之所以这么热衷血缘婚,就是认为只有如此才能够保证家族的血统纯洁。

    崔达拏听到这种劲爆的内幕,差点忍不住破口大骂“夷狄果然不知廉耻”,他可是一等世家博陵崔氏出身,最强调就是一个“礼”字,结果却要听人说如此丑秽的习俗。

    若不是顾及礼仪,他真想拂袖而去,赶紧用水把耳朵洗干净。

    宇文温呆住了,久久说不出话,萨珊波斯祆教的婚姻观,实在是刷新了他的三观。

    “我,虽然也是虔诚的教徒,但不愿意娶妹妹,妹妹应该有权力选择她自己的心爱之人,可父母的意志又不能违背。”

    特鲁斯左右为难,在波斯,子女未经父母许可私自结婚,要遭到所有人的唾骂、排斥,可他和妹妹兄妹情深,实在难以转换成夫妻关系。

    妹妹若自己逃了,将是家族的耻辱,作为未婚夫的特鲁斯,如果不能把妹妹以及勾引他妹妹的人(实际不存在)杀了,那一辈子都要受人嘲笑,被所有人称为懦夫。

    这样的懦夫,没有女子会嫁给他,妹妹阿涅斯不忍心让哥哥受此屈辱,所以不愿一个人逃走,这个婚事看来无法避免,可随着千金公主的出现,事情出现了转机。

    特鲁斯借口护送千金公主回国,让父母同意阿涅斯全程陪伴,名正言顺去东方,如果能在中原遇到好男子,就结婚生子,过自己的生活。

    特鲁斯回国后,向父母复命说妹妹病死在东方,这样一来,兄妹俩就能追求各自想要的婚姻生活。

    扯谈!你是想借着护送千金公主回国的东风,让妹妹在中原天子面前晃悠,一旦被看中收入后宫,你就成了皇帝的便宜小舅子!

    宇文温如是想,该知道的知道了,对方还额外赠送劲爆内幕,所以他没什么要问的,至于特鲁斯兄妹到了京城能否如愿,不关他事。

    正要告退,却见特鲁斯向千金公主交谈起来,叽里咕噜说的不知何处语言,宇文温听不懂,片刻后千金公主向宇文温说道:“西阳王,特鲁斯想引见她妹妹,不知合适否?”

    “啊,如果姑姑认为合适的话,侄儿没意见。”

    刚说完,宇文温眼角瞥见崔达拏盯着自己,一开始还觉得莫名其妙,接着便回过神来,心中怒骂:魂淡,这关我什么事啊!

    看向特鲁斯,宇文温心里嘀嘀咕咕:臭小子,你要钓的金龟在邺城,现在让妹妹出来做什么?相亲?拿个面纱遮脸,莫不是骨骼精惊奇见不得人?

    想是这么想,但宇文温颇为期待,他觉得自己莫非要走桃花运,平白无故携美而归,连带着有一个手握庞大海贸船队的便宜小舅子,齐心协力,开启伟大航路。。。

    有些小兴奋,宇文温赶紧抿了几口茶压压惊,片刻之后香风起,一名女子缓缓走进房内,正是那位戴着面纱的波斯女子、特鲁斯妹妹阿涅斯。

    不知怎的,宇文温觉得这位女子走路姿势婀娜多姿,虽然身上长袍遮掩了曲线,但看上去十分养眼,虽然蒙着面纱,但双眸如同蓝宝石,用顾盼生辉来形容再恰当不过。

    身高不错,胸围也有,就不知道面纱后的样貌如何,宇文温如今就像一个手拿彩票的彩民,无比激动的等着开奖那一瞬间。

    特鲁斯十分热情,向在座两位介绍自己的妹妹阿涅斯,见其行礼之后却没解下面纱,宇文温有些纳闷:“请问,波斯风俗是女子见外人不解面纱的?”

    崔达拏听到这里,差点想出言讽刺宇文温为何如此急不可耐,不过还是忍住了,毕竟千金公主在此,吵起来总是不好看。

    “尊贵的王,我妹妹脸上受伤,伤口虽然愈合但有些吓人,所以。。。”

    特鲁斯有些歉意,将妹妹不解面纱的缘由告知宇文温:船队在狮子国海岸停泊,有海盗乘坐数十艘小船,借着夜色掩护靠近船只偷袭,船上护卫一时不慎保护不周,让阿涅斯被刀划破面颊留下疤痕。

    千金公主叹道:“那时,阿涅斯是为了保护我才。。。唉,她面上的疤痕也不知能否消掉,待得回到邺城,定要让御医好好看看,无论用何种方法,都要把脸上的疤痕抹去。”

    “是寡人唐突了,失礼,失礼。”

    宇文温不住道歉,先前的小心思也消失得无影无踪,出征数月都没有碰女人,已经让他开始进入‘母猪赛貂蝉’的境界,这苗头可不好。

    “尊贵的王。”阿涅斯开口说话,居然是半生不熟的汉语,还是北方口音,她向着宇文温行礼:“泰西封的阿涅斯,向您致敬。”

    “免礼,免礼。”宇文温起身还礼,“女郎为保护千金公主受伤,寡人感激之至,方才多有失礼,恕罪,恕罪。”

    “我向公主殿下,学了些中原话,知道一些中原礼节,带着面纱见人,确实失礼,如果尊贵的王不。。。不介意,请允许我解下面纱。”

    “啊,不用,不用。”

    宇文温不想揭人伤疤,更不想失礼,但阿涅斯还是轻轻解下面纱,露出的真面目让宇文温倒吸一口冷气。

    他和崔达拏的注意力,都被其左侧面颊那一道长条伤疤吸引,这伤疤如同蜈蚣,就像玻璃镜上的一道裂纹,将一切美好都毁了。

    宇文温在战场上砍人无数,见过各种伤口和伤疤,而阿涅斯脸上那道伤疤颇为‘新鲜’,看样子愈合情况不怎么样,他只叹造化弄人。

    哎,年纪轻轻就破相,即便原来的样貌沉鱼落雁,如今也变成丑八怪,以后哪里还嫁得出去。

    千金公主走上前,将阿涅斯的面纱再度戴上,泪眼汪汪的自责:“都怪我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公主殿下,能保护您,是我的荣幸。”

    阿涅斯不住安慰着,千金公主说着说着眼泪水吧嗒吧嗒又流下来,宇文温见状暗暗叫苦,正要让侍女上前递手帕,却见特鲁斯走上前,掏出丝巾帮千金公主擦起眼泪。

    边擦边轻声细语安慰,如此暧昧的举动,堂而皇之在宇文温和崔达拏面前出现,见着千金公主没有拒绝之举,两人就当做没看见。

    果然有奸情啊!

    如此劲爆的场面,什么疑问都已经有了答案,宇文温和崔达拏强装镇定,和几位谈了片刻,识相的告退。

    转出院子,舍令战战兢兢迎了上来,他不敢和身份尊贵的宇文温说话,只能凑向崔达拏:“上官,接下来如何安排?那位贵人说要和两位波斯客人比邻。”

    崔达拏回头看了一眼小院,面无表情说道:“贵人的要求,就是本官的要求,照此安排!”

    。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侍女退下,房内只剩下千金公主和特鲁斯兄妹,千金公主依旧泪眼汪汪,鼻子不断抽泣,似乎得了伤风感冒,看向特鲁斯的眼光,也和之前大为不同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,你弟弟的军队,竟然占领了番禹,这可是一块宝地呀。”特鲁斯用突厥语说着,这是他和千金公主交流的语言,不过此时的语气,已经和刚才不同了。

    他自顾自坐走到上首,坐在原本是千金公主坐的位置,惬意的叉开双腿簸坐。

    “为你花了那么多钱,真是值了,你今天的表现不错。”

    阿涅斯快步走到他身边,低着头垂手而立,看上去如同听话的侍女,而不是被兄长捧在手心呵护的妹妹。

    “主人,主人!”

    千金公主扑通一声跪下,手脚并用,爬到特鲁斯脚下不住磕头,她涕泪横流抽泣着:“主人,奴婢快顶不住了,还请主人赐药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主人?在中原,你应该叫‘郎主’,不过算了。”特鲁斯笑道,“叫几声听听。”

    “汪、汪、汪。。。”千金公主如同一条狗般蜷缩在特鲁斯脚下,如同一条狗般低声叫起来,只是叫声里带着哭腔,不久前那端庄的气质,早已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看着蜷缩在脚下的女子,特鲁斯英俊的面庞上,浮现出和方才不一样的笑容,坐起身,探手捏着千金公主的下巴轻轻抬起:“可贺敦,你可真是我的无价之宝啊!”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