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二百一十一章 有情人终成兄妹

    谈话仍在继续,漂洋过海抵达番禹的千金公主,说完了自己这一年来的经历,宇文温和崔达拏虽然各自察觉到其中有些问题,但都不约而同决定装作不知道,毕竟保全公主的脸面,就是保全天子的脸面。

    千金公主是天子的亲姊姊,能得贵人相助返回中原与天子相聚,这是个皆大欢喜的结果,谁会自讨没趣做恶人。

    往事就此揭过,可接下来要面对一个很严峻的现实问题:千金公主归来,必然要前往邺城,那么要不要敲锣打鼓一路宣扬?

    千金公主的身份,崔达拏再次当面确认过样貌无异,宇文温也问了几个关于天子样貌特征的问题,千金公主坦然回答,无一错漏,这说明面前女子确系本人,那么为何不能堂而皇之送她回京呢?

    很简单,既然嫁作可汗妇,只要千金公主还活着那就是突厥可贺敦,叶护可汗死了,新可汗可以名正言顺的娶千金公主为妻。

    也许波斯和突厥的那一场大战之后,突厥人都以为可贺敦宇文氏死了,但如果宇文氏又出现在周国国都邺城,突厥新可汗派人来接可贺敦回去,那该怎么办?

    当年的和亲,是政治婚姻,周国需要和突厥维持名义上的亲戚关系,而现在依旧需要,那么天子面对突厥使者的要求,该怎么办?

    突厥如今内部不稳,又刚在西边吃了大败仗,想来无暇东顾到中原打草谷,当年那种嚣张的气焰算暂时熄灭,可周国这边也有很多事情要忙,抽不出手对付这个心腹大患。

    如果能顺利平陈,之后还得休养生息,毕竟连年大战国力消耗很大,百姓们的负担也很重,想来朝廷暂时不想和突厥翻脸,自然要以和为贵。

    那么到时候朝廷极有可能要以‘大局为重’,让千金公主返回草原,继续做突厥的可贺敦,重新跳回那个火坑。

    天子会愿意让自己的姊姊回去过那种生活么?丞相会任由天子任性不放人,导致突厥有借口南下袭扰、祸害边境百姓么?

    可以预见,届时围绕千金公主是否“回婆家”的问题,会爆发激烈的争论,无论是那一边赢,都会让另一方心存芥蒂。

    人无远虑必有近忧,宇文温很快便想到这个问题,而崔达拏也同样如此,他们觉得还是低调点先送千金公主回京,至于以后是否要公开身份,那就由朝廷诸公决定。

    所以要在出发前先征询千金公主的意见,确认对方的想法,不然一路上遮遮掩掩,让千金公主误会他们故意让其难堪,回去之后向天子抱怨,那就是无妄之灾了。

    “此事确实有些麻烦,那便不要声张,待我过了黄河,等天子和丞相议定,再决定是否摆开仪仗入城吧。”

    千金公主在草原上经历了无数勾心斗角,已经从当年的青涩少女,变成饱经风霜的妇人,她知道其中的利害关系,所以没有太过纠结便作出决定。

    她无所谓什么鸣锣开道的“长公主”仪仗,无所谓穿州过郡时必须有地方官出迎,只要能平安回到京城,见到迥然一身的天子,就已经心满意足了。

    “姑姑,呃。。。不知那位特鲁斯。。。”宇文温开始试探,或者说是铺台阶,“不知那位波斯国的特鲁斯,是否愿意去京城呢?毕竟他救姑姑于危难,想来天子也要见见他,当面致谢吧?”

    “此是自然,特鲁斯于我有大恩,不能刚到中原就赶人家走不是?”

    “那么,不知特鲁斯一行有多少人呢?侄儿也好提前安排,让沿途驿站、传舍做好接待准备。”

    “这就得请他过来,当面问清楚了。”

    ‘请他过来?关系看来不错。。。’宇文温心里琢磨着,却不动声色,示意候在门外的吏员去请人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吏员引着波斯商贾特鲁斯入内,同时进来的还有一位通事,毕竟特鲁斯说起汉语有些磕巴,若说的内容太多,还不如通事将他所说波斯语翻译过来,这样交流起来可能还方便些。

    宇文温提问特鲁斯是否愿意去邺城,这个样貌英俊的波斯人十分兴奋:“尊贵的王,能到周国国都,实在是太荣幸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队伍大概有多少人要一起去呢?”

    “当然是全都去,海上行船少不了水手。”

    “海路?不不不不,长江口正在打仗,特鲁斯,寡人派兵护送公主回京,走的是陆路。”说到这里,宇文温补充了一句:“当然,你的海船只能停在番禹了。”

    听得宇文温这么说,特鲁斯先确认来回番禹和邺城大概要花多少时间,片刻后作出决定,他兄妹连带随从、仆人大约一百人,跟着千金公主入京。

    其余的随从,连同海船上的水手在番禹居住,等他们从邺城回来,再启程返回波斯。

    “寡人很好奇,有一句话不知该不该问。”

    “尊贵的王,请您随意问,我必然回答。”特鲁斯直接用汉语回答。

    “令妹。。。你妹妹,此次为何同行呢?”宇文温直接切入主题,不是他好色,也不是他嫉妒,是必须要问,不然日后这帮人进京闹出什么事,他也得负一些责任。

    “啊,我的妹妹,之所以来这里,一个原因,是因为和千金公主是好朋友。”特鲁斯笑着说道,笑容看上去十分阳光,“另一个原因,是为了逃婚。”

    这种理由很俗,宇文温和崔达拏听了之后表情毫无波动,宇文温甚至还想笑,但总不能直接问“你妹妹是不是企图挤入周国后宫”。

    哼哼,我祝你妹妹有情人终成兄妹!

    想是这么想,当然不能说出口,宇文温继续问道:“逃婚?寡人认为婚姻必须遵从父母之命,虽然波斯国的风俗与中原有异,但这样做总是不妥吧?”

    “尊贵的王,我,泰西封的特鲁斯,按照父母之命,即将迎娶的妻子,是我妹妹阿涅斯,就是方才在码头上的那位女子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宇文温差点被自己口水呛到,崔达拏则差点揪掉自己的胡须,这种内幕太劲爆了,正常人听了都会悚然动容。

    兄妹结婚?这不是乱来么?居然还是父母决定的?

    崔达拏如是想,而宇文温的关注点却不一样:兄妹结婚?这不就是实妹。。。有情人终成兄妹么!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