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二百零九章 千金公主

    千金公主宇文氏,周国大象二年出塞,嫁给年迈的突厥佗钵可汗为妻,是为突厥可贺敦,新婚没多久佗钵可汗去世,继位的阿史那·摄图为沙钵略可汗,按草原风俗续娶宇文氏。

    隋开皇七年,沙钵略可汗去世,其弟阿史那·处罗侯继位,号为叶护可汗,续娶宇文氏。

    隋开皇八年,叶护可汗死于西征途中,继位的是摄图之子、处罗侯之侄雍虞闾,是为都蓝可汗,依旧续娶宇文氏为可贺敦。

    八年时间,千金公主宇文氏换了四任丈夫,历经祖孙三代,婚姻毫无幸福可言,而故国已经灭亡,仇人杨坚在中原坐天下,国仇家恨难忘,却只能屈服于局势,成了隋国的大义公主。

    千金公主没有忘记杀父仇人杨坚,而杨坚也没有忘记这个一心复仇的宇文氏,开皇末,设计离间都蓝可汗和宇文氏的关系,宇文氏最后被丈夫杀害,年纪不过三十出头。

    这是曾经历史里,千金公主宇文氏的人生轨迹,而在这个时代,历史已经大幅变动,隋国已经灭亡,周国延续至今,千金公主宇文氏的人生轨迹同样出现大幅度变动。

    离开辽阔的草原,出现在岭南广州番禹城外码头上,这样的变动让宇文温有些错愕,如果不是元帅长史崔达拏确认无误,他根本就不相信这个女人是千金公主宇文氏。

    大象元年,突厥佗钵可汗遣使至周国国都长安,面见天元皇帝宇文赟请求与周国通婚,宇文赟册封赵王宇文招之女宇文氏为千金公主,选定良辰吉日出塞和亲。

    赵王宇文招此时携家眷就藩,封国在相州总管府治下洺州襄国郡,时任相州总管长史的崔达拏,随同朝廷天使至襄国迎接宇文氏入京,所以他见过这位千金公主的样貌,而对方也见过他。

    九年之后,在番禹城外海边码头,两人再度相见,都认出了对方,千金公主一时间百感交集泣不成声,而崔达拏则行臣子见长公主之礼,因为千金公主是当今大周天子宇文乾铿的亲姊,两人是一母姊弟。

    当然,一同行礼的还有周国宗室、西阳王宇文温,按照辈分,他要叫千金公主为‘堂姑’或者‘姑姑’,虽然对方只比他大个两三岁。

    关系有些绕,以至于当年把宇文温绕迷糊,以为自己和天子宇文乾铿是堂兄弟关系,其实对方和他父亲宇文亮是一辈人,所以即便年纪小,却是宇文温的堂叔。

    “姑姑!侄儿西阳王宇文温,未曾想到竟然于此见到姑姑,真是。。。真是。。。千言万语无从说起。。。还请姑姑移步城内。。。”

    宇文温很快便从震惊中反应过来,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,本该在草原的千金公主突然出现在这里,其中缘由不足为外人道哉。

    崔达拏也反应过来,他一开始还不太确认,可仔细端详了片刻,对方先认出他,他也觉得确认无误,那么接下来可得赶紧进城,在这里嘘寒问暖实在不合适。

    “备马。。。赶快备车!公主。。。长公主,还请入城。”

    随从和护卫们一拥而上,要把千金公主与其他几人隔开,那几位深目高鼻看样子是随从,虽然有些不情愿倒是识相,老老实实往一边站,就在这时船上又下来几个人往这边而来,当头一位,同样是个高鼻深目的番邦男子。

    身材高大,棕黑色头发有些打卷,皮肤白皙,双眸淡蓝,五官端正,面庞棱角分明,以宇文温的审美来看算英俊潇洒,和后世的中亚或者伊朗帅小伙差不多。

    “请不要误会,请不要误会。。。”那男子竟然能说出半生不熟的汉语,只是口音很重,磕磕巴巴勉强能让人听懂。

    他举起手臂轻轻挥舞,以示手中没有武器,笑着说道:“请不要误会,我们没有恶意。”

    宇文温看着这位笑起来十分阳光的外国帅小伙,没打算和对方说话,他用征询的目光看向千金公主,身后张定发等人如临大敌,一个个手按佩刀,引而不发。

    “西阳王,他是我的恩人,不要伤害他们。”千金公主抽泣着说道,也许是常年在草原上风吹日晒的缘故,肤色有些深,但依旧遮掩不了那姣好的容貌。

    “是他救了我,还用船载我回中原。”

    ‘喔,听起来是不得了的经历啊。。。’宇文温如是想,接上话:“原来如此。。。那么,这位如何称呼?”

    未等千金公主回答,那位帅小伙躬身行礼,继续用半生不熟的汉语自我介绍:“萨珊国泰西封的特鲁斯向您致敬,尊敬的。。。将军。”

    说完又补充了一句:“萨珊国,就是中原所说的波斯国,泰西封,就是中原所说的缚达城,是我国国都。”

    ‘波斯人?原来如此。’宇文温心中大概有数了,千金公主用他听不懂的话和特鲁斯说了几句,对方面色一变,再度躬身行礼:

    “原来是尊贵的王,能见到您,是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好了好了,进城说话。”

    宇文温不顾失礼打断对方讲话,他一直提防码头有陈军细作,不想引人注目,不过这里确实不是说话的地方,马车很快便准备好,就在他扶着“姑姑”上车时,千金公主却望向那位波斯帅小伙特鲁斯。

    这种事情不需要说出来,宇文温便已明白:“特。。。鲁斯,你也一起入城吧。”

    “不胜荣幸!”

    “那就上马吧。”宇文温想得很周到,不会让千金公主在众目睽睽之下和番邦男子一起坐车,免得有人嚼舌,然而千金公主还是没上车,望向特鲁斯又看着宇文温,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姑姑有何吩咐呢?”

    “呃。。。船上还有我的朋友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请这位朋友一起入城吧。”

    千金公主和特鲁斯交谈了几句,特列斯命人回船,片刻后船上又下来几人,观其衣着打扮,都是女子,确切的说,是一名有地位的女子,带着几个侍女。

    那女子身着丝制长袍,带着半截面纱将双眼以下面部遮挡,待其走到近前,宇文温看得明白:高鼻深目,棕色头发,微卷,双眸如同蓝宝石般清澈透亮,皮肤白皙,因为只露出半截脸,无法看清样貌。

    加上穿着长袍,所以也看不出身材曲线,但身高不低,至于胸部。。。鼓囊囊的想必尺寸不小。

    ‘莫非是逃婚的东罗马。。。哎,算了,这不科学。’宇文温再也不报幻想。

    “西阳王,这是特鲁斯的妹妹,一路上陪着我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请这位。。。娘子与姑姑一起入城吧!”

    该上车的上车,该骑马的骑马,见着大队人马准备就绪,宇文温暗地里做了个手势,张定发见状靠了上来。

    “去,安排人查查这些波斯人的底细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,今晚注意些,提防有人偷袭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回头看了一眼那几艘海船,宇文温骑上马扬鞭而去,当年的假宇文温事件,差点让他倒大霉,所以绝不允许类似的事情再次发生。

    这么巧?一定要查!查得一清二楚!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