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二百零三章 小目标

    整整一幅墙大小的玻璃窗,连同一面面尺寸不一的玻璃镜,就这么耸立在诸位俚帅、洞主面前,他们哪里见过如此人间异宝,一个个都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王越从各位首领的目光中看到了震惊、不可置信还有灼热,他很满意这种效果,正所谓买卖买卖,没有买哪里有卖,既然对方有强烈的购买欲望,那就不怕谈不成买卖。

    官军进占番禹,次日,黄州的商贾们也进驻番禹,带来了沉甸甸的货物,向着巨大的市场发动冲锋。

    在玻璃窗和玻璃镜的震慑下,王越和各位东家、掌柜借助通事,和在座的诸位俚帅、洞主开始了‘友好磋商’,一件件展示品被抬了上来。

    首先上场的当然是玻璃制品,王越来岭南(岭表)之前做足了功课,番禹在汉末就有番商贩卖过玻璃制品,当然,那是五颜六色的彩色玻璃,而他们带来的黄州玻璃制品与其不同。

    诸位首领,见过海外番商带到番禹贩卖的各种彩色玻璃制品,从祖父的祖父起就见过,大家都认为玻璃必然是五颜六色的,偶有透明玻璃那也是珍宝中的珍宝,结果黄州出产的全是透明玻璃,让大家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如果一个地方,当地人从小见到的狗都是四条腿,父亲、祖父见到的狗也都是四条腿,那么大家必然认为狗就是四条腿,结果某天有人从别处牵来一群狗居然是六条腿,那会引起何种的轰动?

    黄州的玻璃制品不光晶莹透明,样式也很多,有首饰类、器具类还有摆件,名目繁多,而此时拿出来给大家传看的只是其中一小部分。

    五花八门的玻璃制品,让诸位首领爱不释手,好容易走完一轮,接下来出场的是黄州白瓷。

    黄州白瓷和首领们以往所见的白瓷有不同,颜色近似乳白,这种色泽的白瓷,在岭南从未出现过,王越可以拍着胸脯说在别处可买不到这样色泽的白瓷。

    黄州瓷窑烧出来的白瓷,图案精美样式繁多,各种器具都有,黄州商贾在推销时一般会搭配茶艺表演,不过在这里就省了相关步骤,毕竟茶文化对于诸位俚帅、洞主来说,过于阳春白雪了。

    虽然没有茶香四溢的茶艺表演,但黄州的白瓷依旧让在座首领们大开眼界,番禹历来海贸繁荣,海外番商从这里进货返航,要得最多的就是丝绸、生丝和瓷器。

    瓷器从哪来?主要是江州浮梁,要么经长江运到建康再走海路到番禹,要么走赣水到南康,翻越大庾岭,下横浦水入溱水到番禹。

    有些瓷器‘出口转内销’,在岭南各地销售,所以首领们多少大多见识过各种瓷器,而黄州的瓷器确实让他们耳目一新。

    看完瓷器,接下来是物美价廉的黄州布,有素布也有染色布,颜色各异、图案繁杂的布匹,尤其是各种现场表演的撕扯、水洗展示,让诸位首领对黄州布的质量有了深入的感受。

    而最后推出的,是黄州产的日用杂货,各种尺寸的缝衣针、锥子、鱼钩、剪刀、线、皮革制品,让诸位首领眼花缭乱,却也更加关注。

    所谓日用品,当然是日常生活里要用到的东西,这些东西一般不值几个钱,但自己做的话又很麻烦,以鱼钩为例,这东西做起来耗时间,许多地方用的都是骨制鱼钩,不是很耐用。

    而黄州的商贾如今展示的是铁制鱼钩,尺寸多而且都带着倒刺,垂钓时上钩的鱼不容易脱钩,价格便宜量又足,谁都买得起。

    其他的杂货亦是如此,都是日常生活中需要用到的东西,关键是物美价廉,买多了还有‘优惠’。

    王越做了许多年买卖,对于买家的心态拿捏得很准,事前已经和诸位东家、掌柜协商过,在这次‘黄州商品推销会’上,要展现出黄州商贾的诚意和实力。

    “诸位首领今日赴会,王某不胜荣幸,如今大家看过的东西,除了琉璃镜以外,每人都能有一份带回去,仔细看过之后,如果觉得合适,随时可以派人到这里洽谈。”

    如此阔绰的馈赠,让与会首领们大为意外,许多人回过神之后,连声说不能接受如此贵重的礼物。

    “诸位首领,王某和同行的诸位东家、掌柜,确实是来番禹做买卖不假,但初来乍到,诸位首领可能还不清楚黄州货物的底细,所以还请收下这些礼物,认真想过再做决定不迟。”

    一名年纪较大的俚帅开口说道:“王掌柜,我们不能白拿你的东西,这样不对,所以请说你们需要些什么,我们一定想办法带来,就算带不来,我们也会用金、银来换这些东西。”

    其他首领也纷纷表态,愿意以物换物,或者用金、银来买。

    岭南和中原许多地方类似,做大宗货物买卖主要是以物易物,时不时也会用到硬通货,但岭南用的不是铜钱而是金、银,当然,即便是在中原,金、银也同样是很‘硬’的通货。

    “诸位首领勿忧,这只是我们黄州商贾的见面礼,如果确实觉得满意,随时可以到这里来订货,你们要多少,我们就有多少,至于用什么来换,这都好说。”

    “首先,金、银肯定是没问题的,其次,我们也需要许多岭南的特产,拿这些特产来换也可以,至于具体的价格,我们会和大家定下一个双方都满意的价格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黄州商贾来番禹做买卖,绝对不会坑蒙拐骗,每一种货物定下的价格,无论是何处来的首领,都能按照这个价格买到黄州的货物。”

    “不会有以次充好,不会有质次价高,不会有临时加价,也不会有强买强卖,请大家放心!”

    “王掌柜,请问你们需要什么特产呢?”

    “很多,具体清单,我们会和大家详谈,不过有一样东西是肯定需要的,而想必诸位首领手上也会有。”

    “这东西是什么呢?”

    王越闻言一笑:“甘蔗,岭表常见,而以交趾所产甘蔗特醇好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围数寸,长丈余,颇似竹。斩而食之,既甘,迮汁如饴饧,名之曰糖,益复珍也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又煎而曝之,既凝如冰,破如博棋,食之,入口消释,常为人称之石蜜者也。。。”

    诸位首领闻言恍然大悟,王越等黄州商贾要的原来是石蜜,这东西大家手上多多少少都有些,毕竟数百年来岭南的特产里,就有石蜜,销路一直不错。

    “王掌柜,不知你们需要多少石蜜?”

    “多多益善,有多少就要多少,价钱好商量,不光现在要,往后每年我们都要大量收购!”

    听着对方这么大口气,首领们还是有些担心,毕竟有的人地盘离番禹颇远,他们就怕万一到时候带着石蜜来番禹,结果黄州商贾不要了,到时候虽然不至于脱不了手,但总是麻烦些。

    海外番商会在番禹采购石蜜,但石蜜扶南甚至天竺都有出产,其质量比岭南石蜜还要好,所以番商的采购数量有限,因此首领们还是想知道黄州商贾的一个大概收购数量,这样心里也有数些。

    “这样,王某先定一个能达到的小目标,比如。。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王越笑着伸出一根手指:“一万万斤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