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二百零一章 恍惚(续)

    宇文温忽然长长吁短叹起来,弄得心里有鬼的杨济也跟着紧张:“大王,什么惨?”

    “不惨么?鞑子寇掠山东,把秀娘害死了,那她的未婚夫杨公子不惨么?”

    宇文温所说就是杨济的往事,若还在明代,杨济能被人称为‘杨公子’而不是‘杨郎君’。

    杨济的未婚妻死于明末乱世,小名秀娘,不过杨济纳闷宇文温是怎么知道的,他可从来没提起过,听得对方这样说,颇为尴尬。

    “哎呀,世事难料,秀娘死在山东,不过这岭南有个冼三妹,竟然与杨公子有了孽缘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大王可不能乱说啊!”

    “乱说?人家有丈夫的!还生了一窝娃儿,结果和你。。。嗯?这不是孽缘是什么!”

    不知何故,杨济听得那女子已经成家生子,一时间无语,宇文温见状冷笑:“怕什么?她射你,你就射她!”

    “成亲又怎么了?有娃儿又怎么了?只要锄头用得勤,没有挖不垮的墙角!”

    “寡人替你做主了!她敢射你,你就能射她!让她陪你睡上三年五载!就算是赔罪了!”

    “大王,这太荒唐了!”杨济急得满头大汗,“如此禽兽不如的行径,杨某绝不会做!”

    “不做?那白给她射了?”宇文温说话不忌荤腥,尤其把“射”的读音特意加重,“怂!无能!有女人不上!你是不是‘不行’啊?!”

    “大王!有夫之妇不可欺!下官绝不会行此龌龊之事!”

    “哟呵,有夫之妇不可欺?那就是说人家若是未婚待嫁,你就可以龌龊了?”

    “下官没有那个意思!”

    杨济被宇文温抢白得无话可说,见着火候差不多,宇文温终于露出了狐狸尾巴:“秀娘、秀娘,中箭昏迷了还在喊秀娘,你那未婚妻,唉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是一千年前,老天爷如今不是可怜你,让秀娘也来了?”

    杨济黯然神伤:“大王,秀娘。。。已经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冼三妹还活着!”

    宇文温见过很多“套路”,见着杨济昏迷时喊‘秀娘’,联想到那个误射杨济的女子样貌还算合格,所以直觉告诉他这里面必然有问题。

    “呐,那女子唤作冼三妹,是冼夫人族里的晚辈,跟在冼夫人身边当护卫,如今还没成亲,如何,巧的不能再巧了吧?”

    杨济忽然讷讷起来:“下官不明白大王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不明白?寡人全都问明白了!冼三妹,家中排行老三,只有姊妹,没有兄弟,这种媳妇你娶回去,不用担心小舅子扒上来吸血!”

    “大王!何以说起这种事?”

    “装,你就装!你还是不是男人?都这么一把年纪了还打着光棍!你这样子让别人看了怎么想?让别人怎么看寡人?嗯?”

    “跟着西阳王,不敢娶媳妇?这什么意思?暗示寡人好色?你安的什么心?”

    宇文温切换成‘老司机’模式,,开始教授杨济撩妹绝招:“看上了就追,追不到就缠,缠不了就拿钱砸!”

    “你听寡人的!送首饰,送琉璃镜,送田地,送宅子,送产业,抬着聘礼上她家门,不怕她家里人不同意!”

    “要是还不就范,那就请出来吃饭,灌醉她然后上了,生米煮成熟饭!”

    “龌龊?有什么龌龊的!灌不醉就下药,下药都不顶用,那就霸王硬上弓!你连霸王硬上弓都不敢,还敢说喜欢她?”

    这么直白的‘绝招’,让杨济窘得无地自容,宇文温恨铁不成钢,拂袖而去,片刻后,一人提着水壶转入帐内,竟是那名射伤杨济的女子——冼三妹。

    “将军,民女误会将军,险些铸成大错,特来为将军端水送饭,愿将军早日康复。。。”

    冼三妹低着头,如同蚊子叫一般说完话,汉语说得磕磕巴巴,但好歹能说清楚意思,杨济见着对方如此,窘得手都不知道往哪里放,只是一个劲的说:

    “我无大碍,无大碍。。。”

    恍惚间,又回到了那个午后,眼前豁然开朗,柳树下,一名女子倚树而立,见他到来,转过身,笑颜如花:“杨公子。。。”

    。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“冼三妹果真没有婚配?”

    “大王,在下不敢欺瞒,冼三妹确实没有婚配。”

    “寡人,不是闲得无聊才撮合这种事,你们不要耍小心眼,无论最后成与不成,都不许动歪脑筋逼冼三妹,哪天她的夫婿上门喊冤,我就唯你是问!”

    “不许威逼利诱,不许花言巧语诳她!敢乱来,寡人就让你们见识见识什么是求生不得,求死不能!”

    “是是是,在下不敢乱来。”

    冯暄一个劲的应承着,西阳王居然有心情管这种事,实在出乎他的意料之外,冼三妹把杨总管给射伤了,要是西阳王发作起来,他们冯冼氏可得大出血,能有如今的解决办法,实在是两全其美。

    冼三妹没什么特别,不过是冼氏众多年轻女子中一员,父亲是普通人,平日里给别的头领做活,冼三妹因为聪明伶俐加上能吃苦,所以被抽调为冼夫人的侍卫,到了年纪就嫁人,没什么特别的。

    能给周国的将军做侍妾,也算是进了富贵人家享福,做正室?那怎么可能!

    宇文温停下脚步,看看四周的营帐,再度交代冯暄:“化干戈为玉帛,寡人有这个决心,太夫人也有这个决心,方才在大帐里,寡人说得很明白,谁敢再从中作梗,那就莫怪寡人手辣!”

    “大王请放心,绝不会再出意外!”

    “不会?”

    见着宇文温冷笑,冯暄硬着头皮为某人求情:“大王,在下知道这样说空口无凭,可是。。。陈佛智当时确实是糊涂了,不是想割据岭南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宇文温盯着冯暄问道:“你要为陈佛智求情?刚才在大帐里为何不说出来?”

    “大王!若在那里说出来,就算大王不发话,可有谁会反对杀人?”

    “你和陈佛智的关系很好嘛,这样保他,他领情么?”

    “大王!陈佛智该死,可若留他一命,好处总多过坏处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寡人以大局为重,可以放过他,陈佛智如何处置,就由太夫人决定,要杀要关要放,你自己找太夫人求情!”

    宇文温把话说到这份上,已经让冯暄感激涕零:“多谢大王!”

    “谢这个字,不光要说到,还要作到,寡人待会便回营,这边的事情,你要帮太夫人多盯着些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“稍后,寡人会派使者过来在你们大营住下,有什么事,可以和他商量着办。”

    “大王,杨总管也要走么?他的伤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要走,不然会被人说闲话,你安排好马车,连着冼三妹和几个仆人、医生一起过去。”

    瓜田李下,宇文温可不想被某个中年大叔找茬,连带着让杨济被告黑状,他离营不能太久,所以此间事了,得赶紧回去。

    虽然有波折,但宇文温基本达到了此行目的:和包括冼夫人在内的俚帅、洞主开门见山交谈,消除了对方的误会和疑虑,为周军接下来兵不血刃接管岭南创造一个良好的开端。

    可这不代表接下来要走的路会一片平坦,在这里的俚帅、洞主,不过是岭南各地首领中的一部分,或者说是愿意听从冼夫人号令的那一部分人。

    还有许多地头蛇的态度不明,而岭南的范围,可是“五岭之南”,涵盖了后世广东、广西的广大区域,他现在即便拿下广州,也只是岭南地区东部的精华部分而已。

    一想到万一日后有人反叛、自己要带着队伍钻山沟‘剿匪’,宇文温就心烦,他不希望自己宝贵的人生,浪费在“无限打地鼠”这种平叛游戏里,所以如何安抚人心很重要。

    兄长宇文明率领的江南西道行军,还要突破五岭的西侧三岭进入桂州,到时候若是采取强硬政策杀人立威,杀人杀多了搞得当地人不满,日后还得他去收拾残局。

    都督岭南诸军事。。。魂淡,搞不好还要去广西。。。桂州走一圈,半路上要是被蚊子叮得满身包,染上疟疾暴病身亡,那就神作了!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