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二百章 恍惚

    “恭喜员外,贺喜员外,济宁柳家答应婚事了!那位柳家小娘子琴棋书画样样精通,知书达理,样貌出众,杨公子又一表人才,和柳娘子那可是天造地设的一对!”

    “济儿,你未来泰山是锦衣卫百户,人脉广,虽然任职山东,但在京城也能攀上关系,将来成了亲,有他帮忙,即便考不了功名,寻份差事做做也是不错的。”

    午后,花园里鸟语花香,一名侍女掩口而笑,在前方带路,不知在小路里走了多久,眼前豁然开朗,柳树下,一名女子倚树而立,见他到来,转过身,笑颜如花:“杨公子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不得了!鞑子破口入寇,往山东来了!”

    “公子,鞑子破城,柳家完了,一个都没了,柳娘子为守名节自尽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鞑子所到之处,烧杀抢掠无恶不作!若沂州城破,无人可以逃过鞑子屠刀,我高平仲深受皇恩,愿散尽家财犒劳大家,请诸位随我守城杀敌,精忠报国!”

    “高员外!杨某研习过西洋算术,略通火炮用法,平日里亦操练家仆弓箭、刀枪,愿助官军守城!”

    “公子快逃啊!鞑子破城,再不走就晚了!”

    力已竭,退路绝,她的样貌浮现眼前,仰天长啸,挥刀自刎,愿来世再能相见。

    杨济猛的睁开眼,发现自己竟然没有死,只是脑袋昏昏沉沉急切间无法回过神,恍惚间他似乎又回到了当年,那个血和泪的时代。

    一股草药味透鼻而入,让他打了个喷嚏。

    “咦?将军醒了?”

    耳边传来说话声,杨济转头一看,却见是自己的随从,刚要开口问话,却见这位兴高采烈的跑了出去:“杨将军醒了!杨将军醒了!”

    帐内只剩他一人,孤零零躺在榻上,杨济无奈的笑笑,勉强支起身子,发现自己的腹部包了纱布,没有渗血但能感到一丝疼痛。

    他没有特定的亲随,随从都是从军中临时调拨的,所以随从里没几个擅长察言观色,都是榆木脑袋,不知道问寒问暖伺候人,见他醒来居然先跑出去‘报喜’。

    “我没死啊。。。”

    发现自己四肢健全、五官完好,没有瞎没有聋,杨济放下心来,他终于回想起自己失去知觉前发生了什么事。

    辕门处,那个陈佛智忽然发难,拔刀要砍宇文温,被他一刀砍断利刃,结果她竟然射了自己一箭!

    想到她,杨济心脏剧烈跳动起来,那个女子,站在冼夫人身后,看样子是其随从,误会自己要对冼夫人不利,才会有射箭之举。

    为什么,为什么她和她长得如此相像?

    崇祯十五年冬,清军入寇山东攻破沂州,城破之际,协助官军守城的杨济挥刀自刎,莫名其妙来到一千多年前的这个时代,虽然还‘活着’,但心已经死了。

    他的未婚妻已经死了,那个时代也回不去了,活着没什么意思,不过是看着历史‘重演’罢了。

    直到遇见了“重生”的宇文温,这位一心一意要改变原来悲惨的命运,杨济遇到了‘同类’,才没有走上隐居避世的那条路。

    结果现在居然看见‘她’站在面前,这让杨济震惊不已,虽然理智告诉他这个女子不是她,可样貌太像了,让他无法无法忘怀。

    脚步声起,是王府中尉全有领着人跑进来,全有到王府卫队任职之后,见识比一般的将士要多,所以赶紧上来问杨济有何不适,是否口渴,或者要吃些东西。

    “这是哪里?我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啊,这里是俚僚营寨,方才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还在俚僚营寨!大王呢?陈佛智呢?”

    “杨将军请放心,大王无事,如今正在大帐里和各位首领议事。”全有不急不躁,选重点把现在的情况跟杨济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那个遭瘟的陈佛智已经被关起来,西阳王相信冼夫人等首领事先不知此事,所以此时还在大帐与诸位首领议事,距离陈佛智拔刀行刺不过半个时辰,当然,全有不可能知道西阳王如今在说什么。

    大家随着西阳王来这里,身上都穿着环锁铠,所以杨济虽然中箭,但箭头其实是卡在环锁铠上,箭伤不严重,只是箭头有毒,所以杨济才会昏倒。

    那毒其实是麻药,平日里是俚僚猎人拿来打猎所用,而那位射他的女子,是冼夫人的随从,误以为杨济拔刀是要对冼夫人不利,所以情急之下误会了才放箭。

    “那现在呢?”杨济说完,生怕表达不清楚:“那位误伤我的女子呢?”

    全有已经不是当年的破落军户,听得杨济这么一问,瞬间就察觉出一点不对来,不过他不动声色,说这件事他不知道。

    “快,带我去见大王。”

    “啊,杨将军还是休息一会,让医生过来看看,毕竟这麻药的药性我等不知,还得这边的医生说了算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马上去向大王禀报,说我已无大碍了,不要因此大动干戈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杨济知道宇文温的脾气,没理都要折腾出歪理来咬三分,更别说现在是有理了,他生怕那女子因为误伤之事倒霉,所以赶紧让人‘报平安’,免得宇文温发飙让人偿命。

    众人退出帐外,留下杨济一人发呆,今日发生的事情,没有影响到原先的计划,所以他松了口气,只是不知何故,又想起那名女子来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他心乱如麻,抬头看向旁边,惊觉宇文温既然坐在一旁看着自己,不由得脱口而出:“大王?何时进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说来话长,寡人总不能是飘进来的。”

    宇文温黑着脸看向杨济:“寡人进来那么久你都没发现,怎么,哪里不妥?是不是疼得厉害?”

    “啊,不,下官无碍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么?”宇文温盯着杨济双眼,顶得对方心里直发毛:“大王,事情进展得如何了?”

    “很顺利,不过你的事情是意外,放心,寡人会让他们给你一个满意的交代!尤其那个女的,必须受到严惩!”

    “啊?大王,她也是误会,就算了吧,反正下官无碍,免得伤了双方和气。”

    “嗯,寡人也是这么说的。”

    “啊,那就好,那就好。。。”

    杨济说完话,不知如何把话题转到那女子身上,宇文温就这么盯着他,双方陷入沉默当中,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宇文温忽然说出话来:

    “唉,惨呐,好惨呐。。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