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一百九十九章 误会

    艳阳高照,晴空万里,溱水西侧俚僚大营外十余骑疾驰而来,冼夫人站在辕门处等候,身后侍立数名健妇,其他俚帅、洞主位列两旁。

    昨日他们一番会议之后,决定归顺周国,而今天,便是和周军约定好出降的日子。

    为免双方发生不该发生的误会,冼夫人昨日派孙子冯暄到周营,即要向对方禀告己方的决定,也是当做使者,居中联系诸般事务。

    冯暄与陈佛智被周军俘虏,所以见过周军主帅,对方也明白他的身份,所以由其充当传话人,能够避免有意或者无意的误会,现在过来的十余骑当中,就有冯暄在内。

    陈佛智远远见着来人,靠近冼夫人低声说道:“太夫人,如今来的,如果身份高,那就可能是周军的监军长史,姓崔。”

    冼夫人点点头,中原的官军,除了主帅之外还会有监军,官职名称多有不同,但作用都是一样的:监视主帅。

    为谁监视主帅?当然是皇帝,或者权臣,不过一般情况下监军也不会和主帅起冲突,大部分时间里,监军都是以副手的身份辅助主帅处理军务。

    如果周军来使是其监军长史,那说明对方给出的诚意已经很大了,冼夫人觉得如此一来,至少说明周军主帅做出的各种承诺,兑现的可能性会稍微大些。

    马蹄声近,来人之中,冼夫人的孙子冯暄亦在其中,可当先一人年纪轻轻,身着黑色戎服,冼夫人见状一愣:监军长史有这么年轻?

    看来是普通将领或者军吏吧。。。

    陈佛智盯着越来越近的使者,待得看清楚当先那人样貌之后,如同见着鬼一般有些惊疑不定。

    距离辕门十余步距离,来人扯住缰绳掷鞭下马,冯暄快走几步上前,作为引见人开始介绍起来,冼夫人得知来人竟然是周军主帅、西阳王宇文温,不由得惊讶万分。

    俚帅、洞主们得知周军主帅竟然亲自过来,还只带十几人就到他们大营议事,一个个都目瞪口呆,随后心中激动不已。

    既然冯暄都说这个人是周国大王,那就不会有假,看来周军是诚心要招降他们,不会是骗人的!

    那晚冯暄和陈佛智被周军放回来,顺便带回周军主帅的话,这让许多首领彻夜未眠,周军势大官军又投降了,大家都不想打仗,可万一那周军主帅说话不算数该怎么办?

    这可不是开玩笑的,一旦对方出尔反尔,某日借着召集会议的名义,摔杯为号把大家都砍了,这冤屈找谁说去?

    建康朝廷管辖岭南数百年,再怎么说也知道不能赶尽杀绝,可万一新来的周军目中无人,觉得岭南首领都是土鸡瓦狗,搞不好真的就会动刀,所以各位俚帅、洞主想投降,但就怕那个‘独脚铜人’是恶鬼。

    结果,这位带着几个人就来了,那大家还有什么好担心的?

    “寡人在山南,久仰岭南太夫人的威名,如今得见,幸会幸会。”

    “大王谬赞,区区民妇,岂敢妄称威名,我等岭南俚帅、洞主,愿归顺朝廷。”

    冼夫人说完躬身行礼,两旁俚帅、洞主也纷纷行礼,宇文温笑着拱手回礼,这种场面文章还是要做的,毕竟官军的尊严要维护,他身为宗室藩王,也得维护朝廷体面。

    不然某位中年大叔日后肯定会告黑状,说他招降时低声下气有失体统,丢天朝上国的脸。

    双方热情寒暄,场面十分融洽,站在宇文温身旁的杨济却不敢掉以轻心,今日宇文温为了体现诚意化解误会,亲自到敌营接受投降,这有些冒险,所以杨济要当好‘保镖’。

    冼夫人的人格当然是信得过的,这位老夫人即便对周军有误会,也不会行那龌龊之事,可别人就不一定了,尤其这种关键时刻,万一有谁想浑水摸鱼。。。

    杨济的目光扫过面前众人,忽然间停住在一人脸上,那是侍立冼夫人身后的女子,身着戎装英姿飒爽,年纪轻轻样貌清秀,双眼清澈透亮。

    见着杨济盯着自己,那女子先是面颊微红,随即怒目而视。

    正当冼夫人转身要领着宇文温入营时,惊变突起,杨济忽然拔刀突进,那女子见状面色一变,抬手一甩。

    铿锵声起,一把长刀砍向宇文温被杨济挥刀斩断,握刀的人是陈佛智,而宇文温随后反应过来,使出擒拿手把陈佛智制住。

    惊变突起,吓得在场部曲、侍卫纷纷拔刀,宇文温掐着陈佛智的喉咙,如同掐着一只死鸡,面无表情看着面前众人,冼夫人见着场面即将失控,高声喝斥己方人员:

    “把刀放下!西阳王独自入营劝慰我等,你们拔刀出来是想干什么!”

    见宇文温盯着自己,冼夫人心中无奈,斥退身边健妇,独自走到宇文温面前躬身行礼:“民妇御下不严,险些酿成大错,愿亲自送大王回营!”

    冯暄见着两边剑拔弩张,皆因陈佛智铤而走险所致,连带着祖母都要倒霉,气得拔刀指着陈家部曲大骂:“你们要做什么!想让大家死无葬身之地么!”

    陈家部曲们面面相觑,事前他们可没听自家郎主说要动手,结果。。。事到如今,说什么都没人信了。

    在场俚帅、洞主们急得满头大汗,他们哪里想到己方竟然有人敢袭击宇文温,一旦激怒对方,或者砍死对方,周军随后的报复恐怕是谁也承受不了的。

    宇文温盯着冼夫人,片刻后将陈佛智推到地上,看着狼狈不看的行刺者,他冷笑着:“陈使君,你果然想当岭南王呐!不知到时候会安排太夫人作何大官?让在场的诸位首领作何大官?”

    “我。。。我不是要称王,我不相信你!”

    陈佛智挣扎着起身,见周围的首领们气愤的看着他,嘴角苦涩,知道现在没人会随着他冒险。

    他一开始是打算投降的,可没想到宇文温竟然会孤身前来,见着此人就在面前,他觉得是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。

    只要干掉宇文温,那么俚僚首领们没有退路就只能和周军拼命,而周军没了主帅,肯定会群龙无首乱作一团,这种时候就有翻盘的机会。

    然而这最后的机会还是没办法抓住,不但抓不住,连带着泷州陈氏都要倒大霉。

    “一人做事一人当。我,并无同谋,也没有受谁指使,愿以死谢罪!”

    陈佛智说完,拔出匕首便往脖子抹,他要自尽来平息宇文温的怒火,但是却没躲过宇文温迎面一脚,被其踢翻在地。

    “自尽?行啊,你自己和诸位俚帅、洞主解释清楚了再自尽!”

    冯暄命人把陈佛智捆了押走,冼夫人见着危机化解却不敢掉以轻心,坚决要亲自送宇文温回营,以示俚僚首领绝无反复之意。

    “无妨,寡人相信太夫人,相信诸位首领的诚意,帐内说话。”

    宇文温硬着头皮撑场面,事到如今,‘推心置腹’的戏码还是得进行下去,为了能平定岭南,为了化干戈为玉帛,为了消除双方的误会,他愿意冒险。

    “大王,民妇御下不严,不敢让大王再次以身犯险。”

    “不不不,这都是误会,寡人相信,没有什么误会是坐下来谈解决不了的,大家说是不是?”

    通事把宇文温的话转给在场俚帅、洞主,大家都忙不迭点头,宇文温收拾心情,向冼夫人说道:“太夫人,请帐内说话。”

    冼夫人看着宇文温,郑重的躬身行礼:“民妇惭愧,一直误会大王了!”

    “哪里哪里,不过方才多亏了杨总管,不然。。。”

    宇文温说到这里看向身边的杨济,他要让小伙伴也刷刷声望值,结果见其面色惨白,心中暗道不妙,低头一看见其腹部中箭。

    搞什么,大家都穿着环锁铠哎,你怎么被破防了?

    冼夫人身旁那女子愣愣的看着中箭的杨济,方才她见这人拔刀以为是要对冼夫人不利,所以先发制人,结果。。。。

    伤了周国大王的人,万一连累了冼夫人,那该怎么办?

    想到这里,女子惊慌不已,手中一把手弩滑落,“噗通”一声,手弩落地,而杨济也捂着腹部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杨济!军医,快叫军医来!!”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