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一百九十八章 顾虑

    一脸疲惫的冯暄,和神情恍惚的陈佛智一起,站在大帐之中,向上首的冼夫人述说着今日的经历,左右两侧分列俚帅、洞主,都在聚精会神听着。

    不听不行,今日一番大战,战象完了,己方是肯定打不过,若不是方才周军收兵,他们如今还在野地里熬着,而周军放这两位回来,说明事情有了转机。

    转机是什么?当然是劝降了,仗打到现在已经没有意思,更别说他们已经确认,官军刚刚投降了!

    今日被俘的冯暄、陈佛智,众人都以为他们已遭不测,结果周军居然放其归来,随后收兵回营,使得俚僚兵们能够退回大营,对方劝降的意思已经很明显,己方不顺着这台阶下,那就是自寻死路。

    “周军的意思,能兵不血刃最好,他们到岭南只是接替陈国官府,没有改变其他现状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那若是我们不投降呢?”

    听得冼夫人发话,陈佛智答道:“若我们不投降,周军便该做什么做什么。”

    冼夫人听完不置可否,而是问道:“陈使君,你的看法?”

    “能战方能言和,奈何,我们怕是不能战了。”

    这种话若是从别人口中说出来,可能没有什么说服力,可如今从陈佛智口中说出,听起来有些悲凉,因为今天的战斗中,就属陈佛智损失最大。

    那么多头战象,死的死逃的逃,泷州陈氏的损失不可谓不大,陈佛智说不能再战,别人没法说什么。

    现在已经没了战象,而东面被围的官军,竟然投降了,周军现在已经开始进占官军营寨,战场上如今就剩下西面溱水畔的俚僚兵营寨,独木难支,不投降,难道大家要在这里把家底打光么?

    这怎么可以!

    各位俚帅、洞主之所以响应冼夫人的号召,齐聚此地和南犯的周军对峙,就是为了增援官军,结果现在官军先降了,那他们在此坚守还有何意义?

    在场众人的表情,冼夫人看在眼里,事已至此,她即便再有顾虑,也不得不考虑实际情况。

    她原本想问大家的意见,不过看样子大部分人都起了投降的心思,如今投降倒是能保全实力,只是往后就要看周军主帅是不是说话算话了。

    今日战阵上拼命振奋军心,已经消耗冼夫人太多体力,所以现在没有精力和大家交谈,而且冯暄和陈佛智已经把该说的都说了,需要留一些时间让众人仔细思考。

    “诸位,方才陈使君和冯太守的话,回去好好想想,明日一早在此议论,是降是战,到时就做个决定吧!”

    。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一处营帐内,冼夫人正和自己的两个孙子夜谈,事情到了关键时候,她再累也不能不操心,尤其不能错过培养孙子的机会。

    “祖母,守夜的队伍孙儿已经安排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守营帐的呢?”

    “也已经安排好了。”

    冯盎的安排,让冼夫人很满意,今夜很关键,虽然周军放人回来劝降,但她要提防对方趁着己方放松警惕搞偷袭,而与此同时,要防着大营里有‘自己人’搞偷袭。

    谁会偷袭她?不知道,但不得不防。

    为了功名利禄,为了出人头地,那些野心勃勃的人什么事情做不出来?

    冯冼氏是岭南豪族,号召各地俚帅、洞主汇聚于此,而她则是现在这只大军的主帅,如果有哪个俚帅、洞主想要铤而走险,今晚是最好的机会。

    只要在自己决定投降之前先动手,到时候拎着她的人头去周军那里,拿下‘逼降’俚僚大军的功劳,到时候冯冼氏的冤屈找谁说去?

    “祖母,明日果真要投降么?”

    “不然呢?王都督都投降了,我还如何说服诸位首领齐心协力抵抗周军?”

    “可是。。。”冯暄有些不甘心,但不甘心也不行。

    冼夫人也很无奈,周军来势汹汹,不是她一家能够抵挡的,虽然投降有些不好看,但她关心的还是周军主帅日后会如何处理岭南事务。

    “那个西阳王,其为人如何?”

    “祖母,此人有些古怪。”

    听得孙子这么说,冼夫人眉头紧锁:“如何古怪?”

    “孙儿说不上来,只是觉得与想象中有不同。”

    被宇文温骂了那么久,冯暄对这位的印象不可谓不深刻,尤其那“狸科、高凉属、冯氏种、冼氏亚种”,这种骂人的词汇他可从来没听过,但又被气得够呛。

    冼夫人见孙子说不出个所以然来,心中忧虑无法消除,她就担心周军主帅宇文温是个凶残之人,先骗得俚帅、洞主们放松警惕,某日忽然发难一网打尽,届时可就大祸临头了。

    当年,她的父亲和兄长,还有各地首领,就是这么被梁国官员无耻杀害的!

    “明日天一亮,三郎就带人回高凉。”|

    “啊?祖母,孙儿不当逃兵!”

    “这是命令!”

    冯盎闻言不乐意起来,他要是明早带人离营,可就会被人骂做临阵脱逃,这太难听了。

    可是冼夫人心意已决,她本人不能走,冯暄还得留下来帮她掌握局面,所以为了以防万一,得留个香火,以免到时候周军出尔反尔,把大家一起砍了都没人报信。

    “祖母还是不相信宇文温么?”

    “我与他素不相识,也不知此人平时品行如何,虽然‘独脚铜人’的恶行也许是讹传,但多个心眼总是没错。”

    “害人之心不可有,防人之心不可无,你们两个记住了!”

    这可是冼夫人经历了几十年风雨后领悟出来的道理,腥风血雨她见得多了,但是两个孙子没见识过人心险恶,所以时不时要提点,免得太过天真让人算计还不知道。

    交代了一些事情,冯暄、冯盎告退,冼夫人就着灯光,摩挲着那把御赐节仗,这是陈国天子所赐,代表着朝廷对她的褒奖,而如今,她却极有可能无法再为朝廷效忠了。

    看着节仗,冼夫人陷入回忆之中,世事如棋,没有人知道将来会怎么样。

    她这一辈子,先是和丈夫冯宝做了梁国臣子,后来又成了陈国臣子。冯宝去世,儿子冯仆继承家业,经历数次叛乱,她都说服儿子忠于陈国建康朝廷。

    而现在,她却极有可能带着孙子归顺新朝,改换门庭。

    当年率军北上勤王的陈霸先,她知道对方的品行,所以后来陈霸先建立陈国取梁代之,冼夫人和丈夫愿意归顺,而如今新来的这个独脚铜人,却不知是人是鬼。

    万一是个恶鬼,祸害岭南百姓,到时候该怎么办?

    。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周军大营,卸了铠甲的王猛,和其他陈军将领一道走出中军大帐,同样未着甲的西阳王宇文温,以及行军元帅长史崔达拏,一起送他们出帐。

    王頍劝得王猛识时务,不再做无意义的抵抗,陈军放下武器投降,宇文温亲自接见了王猛及一众降将,好言宽慰,做出了一系列承诺。

    既然是投诚,待遇当然不会差,具体的封赏,那得朝廷来决定,而从今晚起,粮饷供应绝不会断。

    投降的陈军将士,交出所有武器之后,打乱建制被周军吸收,等拿下番禹,陈军将士们可以和亲属们团聚,而在那之后,家属们在周军护送下,前往东衡州州治曲江暂居。

    当然,双方可以定期团聚,而王猛还得留在宇文温身边,为周军平定岭南“发挥余热”。

    这是宇文温亲口做出的承诺,说的时候又有监军长史崔达拏等一众周军将领在场,所以王猛等降将心里一块石头落了地。之前的种种疑虑和不安开始消散。

    转回大帐,宇文温继续做布置,王猛投降,代表着广州州治番禹已不对周军设防,所以他安排行军总管慕容三藏明日一早便领兵出发,赶往番禹接管城池。

    一防日久生变,二防城中有人浑水摸鱼趁火打劫,到时候财产损失事小,官署里存放的各种户籍档案、卷宗被人纵火烧掉,那损失可就大了。

    再就是让慕容三藏及所辖行军将士刷刷功劳,免得崔达拏成日里质疑他“排除异己”,有大功都让黄州出身的将领抢去。

    行军总管杨济走进帐内,他刚布置了值夜相关事宜,这应宇文温强烈要求做出的安排,要防备今晚有人偷袭,导致官军功亏一篑。

    “都安排好了?”

    “安排好了。”

    杨济答完,见着左右无人,凑上来低声问道:“大王,届时真要亲自出马么?”

    “不然呢?如果冼夫人率众出降,寡人若不亲自出马,岂不是显得诚意不够?”

    “可如今。。。我们手上没有陈后主的劝降书啊。”杨济有些担心,他和宇文温作为‘不正常人类’,当然知道‘历史上发生过的事情’。

    ‘当年’,冼夫人归顺隋朝,是因为陈国已经灭亡,有陈叔宝亲笔所写的劝降书,对方才心甘情愿投降,而如今,鬼知道官军是否拿下建康,而劝降书是肯定没有的。

    就算有,时间也赶不及了。

    “呵呵,事在人为嘛,再说,不是有你帮忙么?”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