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一百九十三章 取舍

    匪夷所思的情景在战场上出现,本已被周军打得夺路狂奔的战象,竟然往周军大阵冲去了,大都督王猛见着战事如此发展,一时间对采取何种策略无法取舍。

    按照事前的策划,他率领的官军位于东侧,冼夫人指挥的俚僚兵位于西侧,连同位于中间由陈佛智指挥的象军,一起合击北面的周军。

    如今的战场形势也确实如此,但是象军这里出了意外,导致王猛不知道该采取何种措施,应对接下来的战斗。

    象军要是崩溃逃跑,光靠官军和俚僚兵左右夹击怕是打不过周军,最好的结果是打成平手,然后鸣金收兵且带来日。

    所以这个时候,王猛就该领兵原地不动,和西面的俚僚兵们一起与周军对峙,到了天黑就各自收兵回营。

    这样的结果,就是损失了战象而已。

    然而溃逃的战象却是往周军大阵方向跑去的,这是一个反败为胜的机会,如果战象真的冲进周军大阵里,只要官军及时赶到…

    想要及时赶到,现在就得让官军向北急行军,而只要官军动了,那么西面的俚僚兵必然也会跟着动。

    可万一战象跑了一会发现跑错方向,亦或是遭到周军迎头痛击,结果再次调头往南跑,那么对于己方来说就是竹篮打水一场空,而届时官军的处境会变得危险起来。

    王猛领兵出了营寨,虽然是和俚僚兵一起左右夹击周军,但他自己所处的位置,却被周军左右夹击,西北面的周军主力在左,一大早就开始攻打营寨的周军还在己方东北侧,也就是右。

    还有那个顽强的周军方阵,如今打跑了战象之后,依旧矗立在王猛的西侧,正好挡在他们和俚僚兵之间,更别说周军骑兵如今在战场上占据优势,随时可以集中兵力突击陈军方阵薄弱的部位。

    在这种战场形势下,陈军要往周军大阵急行军,基本上就是一锤子买卖:要么大胜,要么大败。

    王猛仔细一琢磨,感觉大胜的几率还是太低,真要是一不留神,怕是全军都折在这里了,可若是能击败周军,那么局面就会逆转。。。

    怎么办?

    。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“祖母!再不冲上去,就不会有这么好的机会了!”

    披头散发的冯暄,正在冼夫人面前请战,他先前被周军追得狼狈不堪,是陈佛智的象军解了围,刚赶回己方阵中,却见战象崩溃,原以为此战必败,结果战象却往周军大阵冲去了。

    他见着全身披挂的祖母不发一言,急得面红耳赤:“祖母!机不可失失不再来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二郎,且看王都督那边的动静。”

    “祖母!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冼夫人一瞪眼,瞬间就把冯暄摄住,连带着一旁跃跃欲试的俚帅、洞主们都没了附和的心思,他们见着战象即将冲击周军大阵,纷纷起了趁火打劫的想法。

    正面和周军对抗,他们没信心,但只要战象冲进对方阵中不停践踏,那么痛打落水狗总会容易些不是?

    “诸位,我等要以王都督马首是瞻,切不可擅自行动!”

    冼夫人不是推脱责任,她对自己率领的俚僚兵实力有数,在战力强悍的周军面前,其实就是乌合之众,能打顺风仗,但绝对打不了硬仗。

    她当然知道如今是个好机会,但也知道只要处置不当,就是兵败如山倒的惨剧,一想到大军惨败的后果,冼夫人不由得谨慎起来。

    官军不进攻,光靠俚僚兵尾随战象去打落水狗,周军若是被战象冲乱阵脚倒还好,可万一战象再次被其打跑,那么冲上去的俚僚兵该怎么办。

    打,打不过,撤?

    敌前撤退历来是最难的事情,以俚僚兵的军纪,只要开始撤就会是大溃败,到时候敌军百余骑兵一路掩杀,不知道有多少儿郎要断送在这里。

    说来说去,问题就出在战象身上。

    战象,冼夫人多年前就见识过,说实话她认为这种动物是徒有其表,大象虽然身躯庞大,但胆子却不大,最关键的是大象还很聪明,所以面对危险时会逃跑。

    就像人一样,越聪明的人心思就越多,越不好糊弄,遇见危险不会冒冒失失上前,而是会趋吉避凶,人如此,大象也如此。

    之前的那股周兵,已经打得战象们落荒而逃,它们慌不择路冲向北面,那里有更多的周兵,肯定也能将战象打跑,所以眼前极有可能发生的“战象冲阵”,实际上根本不可能发生。

    更别说周军骑兵占了优势,随时可以把大家的后路切断!

    冼夫人计较已定,却不能直接下令按兵不动,她要等官军的动静才好做出决定,如果大都督王猛决定冒险进攻,那么她也只能见机行事了。

    冼夫人知道孙子冯暄急于出战,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他和陈佛智是好友,所以不忍心牺牲对方,冼夫人也知道己方若不出兵,陈佛智怕是凶多吉少,可为了大局着想,就只能有所取舍。

    “呜呜呜”的号角声从东面陈军阵中响起,节奏有些特别,那是王猛和冼夫人事先约定好的信号,意思是“按兵不动”。

    。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“搞什么,他们不想着趁机进攻么?”

    “这么好的机会都不来,胆小鬼!”

    议论声此起彼伏,夹杂着遗憾、叹息,行军总管杨济听在耳里,也不由得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你们怎么就不动心呢?战象明明就要冲进我军大阵里了呀!

    想是这么想,但杨济可不敢耽搁,战象已经逼近到距离己方大阵不到百步距离,再拖下去真的会“玩脱”的,既然对方不上钩,那就不要再装了。

    “出击!”

    随着他的一声令下,早就准备好的几队骑兵策马出阵,许多人手里都拿着火把,鱼贯而出的队伍如同一条条火龙,迎向前方逼近的战象。

    这些战象既然已经被打得落荒而逃,肯定没有胆量冲击戒备更加森严的大阵,之所以往这里冲,应该是吓昏了头,所以周军要为它们指明逃跑的方向。

    据说大象怕火,所以周军打算用火来驱赶这些已经被吓破胆的战象,而战象上残留的俚兵,却发疯了一般向他们射箭。

    然后被周军骑兵射成刺猬。

    身中十余箭的陈佛智接近崩溃的边缘,眼见着距离周军大阵不到五十步距离,座下战象却被周军骑兵拿火把吓住,呼啦啦掉头往回跑,最后获胜的机会已经消逝,他的象军完了,这场战斗也完了。

    携带的弓箭已经射光,他拔下身上插着的羽箭,拿起弓要反射回去,可因为射箭太多的缘故,双臂已经发软,无法开弓射箭。

    他的装束很惹眼,所以成了立功心切的周兵最佳目标,有人冒险策马贴近战象,用刀砍坏系着小楼的绳索,没多久小楼一歪从象背上倒下,陈佛智跌落地面。

    他挣扎着爬起身,拔出随身匕首疯狂挥舞着,绝望的看着周军骑兵围上来,被人敲昏之际,陈佛智看见自己的战象们被周军骑兵左右夹击,用火把驱赶着,向西南面的俚僚兵方向跑去。

    “完了。。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