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一百九十一章 对抗

    ‘什么样的弩要抵肩瞄准?’

    王缮看着前方周军阵中弩兵,心里有些疑惑,他的眼力很好,所以能勉强看到这些弩兵用弩的姿势有些特别:竟然需要把弩的后端抵在肩上。

    有些古怪,但王缮没想太多,因为弩箭能破甲,所以他一开始就没打算和周军对射,之所以逼近方阵是要骗其射箭。

    估算着距离差不多,王缮正要策动坐骑来个急减速并转向,就在这时听得周军阵中弓弦声大作。

    箭矢离开箭槽那一瞬间,弩兵的身子明显后仰,目睹这瞬间的王缮一愣:这要是多强力的弩才能有如此可怕的冲力?而这样的弩所射箭矢,铠甲挡得住么?

    答案很快揭晓,王缮前方一名骑兵,被箭矢射中身躯,没等坐骑跑上几步,身子一歪坠下马来,与此同时王缮身形一晃,差点也跌落地面。

    胯下战马的脖子上鲜血淋漓,奔跑的速度慢了下来,想来是被弩箭射中并且伤势不轻的缘故,部曲们从左右围上来要为王缮挡箭,可周军的弩箭只射了三轮就没了动静。

    也许是因为驱散了靠近的陈军骑兵,对方没有贸然射箭,而王缮也没打算真的冲阵,周军方阵里长枪如林,密密麻麻看上去像只刺猬。

    周兵们身着样式有些特别的铠甲,从头到脚都有防护,王缮觉得己方骑兵的骑射袭扰已没有太大的意义,光靠这点骑兵,冲上去就是送死。

    收兵往回撤到百步之外,王缮的坐骑已经撑不住了,他骑上部曲牵来的备马,正打算派人回本阵听令,却听得西面传来不断地嚎叫声,众人举目望去不由得惊诧:本已开始冲锋的战象,现在居然止步不前,似乎遭到了迎头痛击。

    王缮奉父亲王猛之命率领骑兵前出,是要逼得这股周军结阵缩成一团,以便给象军创造机会,对准这坨沙包一举击破。

    可为何战象是如此模样,惨叫连连似乎伤亡很大?

    这支周军队伍里应该没有大弩,难不成是他们派出死士玩命对抗战象?

    王缮没有多想,更没有犹豫,指挥骑兵分成左右绕过周军方阵,要去支援另一头的象军,父亲没有鸣金,所以王缮就要自己做出判断,沙场上战机稍纵即逝,好不容易获得的优势,不能浪费了。

    象军是官军破敌的关键,虽然有缺点,却是他们最后的指望,如果连象军都败了,今日大战恐怕。。。

    “杀!杀啊!!”

    嚎叫声忽然响起,就在陈军骑兵即将从周军阵外绕过时,方阵两侧忽然冲出一些士兵,徒步向着陈军骑兵逼近,口中不断喊打喊杀。

    见着这些离群的步兵竟然敢向着自己逼近,王缮一时间错愕了,本想着对方是不是有什么阴谋,却见这些兵除了弓箭和佩刀之外,居然没有拿长矛、长枪。

    冒冒失失离开本阵,没有长兵掩护,甚至其本阵的弓弩手已经没办法掩护,王缮觉得有些难以置信:这些兵独自对抗骑兵的信心从哪里来的?

    “欺人太甚,我让你们有来无回!”

    陈军骑兵被贸然离阵的周军弓箭手吸引,打算‘吃掉’这些不识好歹的骄兵,但对方距离本阵不远不近,导致陈军骑兵无法全员压上,只能分出一部分骑兵出击。

    为了确保速度,陈军战马都没有披甲,所以一旦冲起来速度极快,他们打算借助速度在其他周军增援之前得手。

    快速接近到五十步距离,陈军骑兵对着前方周兵射了一箭,随后把弓挂在鞍边然后拔出佩刀,就在这时,不避箭矢的周兵射出了射马箭。

    箭镞如同平头小铲的射马箭,可以将战马的肌肉切开,周兵瞄准的不是马上陈兵,而是其胯下战马的前胛。

    离弦之箭,很快便飞过三十步距离,锋利无比的射马箭将粗壮的马腿腿部肌肉切断,失衡的战马随即前扑倒地,将坐在鞍上的主人甩向前方。

    一箭射倒一匹战马,胸前中了一箭的斛斯万善,快速抽出一支破甲箭,再度弯弓对准已经冲到面前的骑兵,那人手中佩刀在阳光下闪烁着寒光。

    死亡就在眼前,斛斯万善却丝毫没有动摇,瞄准对方咽喉毫不犹豫放箭。

    一箭穿喉,生命瞬间消失,失去意志的主人,没办法控制自己的手臂,斛斯万善只是略微低头,就躲过向自己砍来的钢刀,随后出现在他视线里的是紧随而至的第三骑。

    弃弓拔刀,斛斯万善打算使出平日里操练的“地趟刀”来砍马腿,却见那骑兵被自己的同伴一箭射中面部,当场坠马身亡。

    硬碰硬的较量,打得陈军骑兵措手不及,冲在前面的骑兵相继坠马,让紧随之后的骑兵不得不向左右岔开避让,再无暇顾及出击的周军弓箭手,只能错身而过。

    “不要紧吧,斛斯。”

    听得同袍这么问,斛斯万善把钉在胸前铠甲的羽箭拔了下来,在对方面前挥了挥,箭头没血,也就是说他虽然中箭但没事。

    不光他是这样,所有中箭的弓箭手们都轻轻松松拔下羽箭,活蹦乱跳的拿起弓,迎接下一轮的冲击。

    特制的西阳射手铠,前胸、前腿铠甲的厚度比一般铠甲厚一倍,就是为了让弓箭手能不避箭矢,和敌军近距离对射,不然虎林军也不敢让弓箭手们贸然出击,引诱陈军轻骑过来‘送死’。

    “都仔细些!方才派弓箭手去赚大象,我们没份,扔投矛掩护战锋队砍大象,还是没份,如今好容易有送上门的肉,大家可得盯紧了!”

    “好!!”

    弓箭手们齐声喊道,各自聚集成群,相互分散开来示弱,等着陈军骑兵‘再度光临’。

    今天,虎林军获得天大的好机会出来当诱饵,承受敌军左右夹击,而斛斯万善所属的队伍,被派出来当诱饵,吸引陈军轻骑来攻,风险很大,但立功的机会很高。

    因为在日常训练里,弓箭手对抗小股骑兵的比武,属他们这几队的成绩最好!

    一旁的地面上,倒卧着坠马的陈兵,有的人摔断手脚,甚至摔断脊椎或者颈椎,即便没死也快没气了,而完好无损的王缮,领着骑兵在不远处调转马头,他看着面前的场景,怒气上涌。

    虽然只损失了三十余骑,但对方只是步行的弓箭手,自己的骑兵居然没能杀掉对方一人,这样的战果,让王缮觉得如同被人打了一个耳光,脸上火辣辣。

    “郎君!战象那边好像快不行了!”

    部曲的提醒让王缮猛然回过神来,向西侧望去,战象已经开始混乱,他顾不得眼前的周军弓箭手,策马要去增援象军,就在这时北面响起号角声,是周军骑兵去而复返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西面不远处的俚僚兵大阵中,也有许多骑兵向这边赶来,王缮见状大喜,快马加鞭往象军那边疾驰而去。

    “我先给象军解围,然后打垮你们!”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