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一百九十章 左右夹击

    “大象,是大象哎!!”

    “不要吵!谁再东张西望的,明天去砍柴,不用打仗了!!”

    虎林军方阵中呵斥声此起彼伏,向来讲究纪律的这支军伍,为何会出现如此人心浮动的景象?

    震惊!虎林军长枪方阵即将崩溃,其原因竟然是。。。

    敌军果然出动了战象!

    许多士兵从来没见过大象,这种巨兽只存在于人们的闲谈之中,许多人见过的最大牲口就是牛,或者是黄州每年评出的“猪老大”,高度超过两层楼的“大象”,根本没人相信会是真的。

    更别说长长的鼻子、如同房梁柱一般粗的四肢,还有那如同一堵墙般的身躯,当然,两条长长的象牙,倒是有人见过。

    可如今,真就出现在自己面前!

    昨日进行战前动员时,将领们提到过今天很可能会遇见敌军的大象,当然,上了战场的大象就是战象,据说冲起来势不可挡。

    一脚能踩死一个人,长鼻子可把人卷起来,扔到十余步外,或者如同鞭子一般甩起象鼻,一下就能把几个人拦腰抽断!

    还有那长长的獠牙,猛地一捅可以同时捅穿数人,而战象身披皮甲甚至极有可能披着铁甲,一般的箭矢、刀矛奈何不得。

    所以说,战象一冲上来,几乎无人能挡,就问你们怕不怕?

    “不是说战象怕巨响、怕疼么?为何周长史领兵袭扰无效?”

    别将田正月放下千里镜,和身边的将领们议论起来,统军刘波儿摸了摸下巴,不太确定的说出自己的判断:“莫非这些畜生嗑药了?”

    “呃,或许是吧。。。”

    几位将领实在想不出为何敌军战象如此“异常”,也只能用军中流行的“嗑药了”来解释,虽然他们不知道为何西阳王喜欢用这个词语,来形容某些人的异常表现。

    不用纠结太久,陈军象阵里响起号角声,那些庞然大物开始调转方向,径直向着虎林军方阵过来。

    “过来了,过来了!”

    田正月等人见状激动万分,本来破象阵的机会被周法明抢了去,未曾料居然能落到虎林军手中,他们此次出击就是干老本行:守株待兔。

    换句话说就是当诱饵,要承受敌军的左右夹击,看着人家立功,结果呢?等来了一群大象,这都是军功啊!

    哎哟喂,宰掉战象可不得了,回去以后必须和亲朋好友吹上三天三夜!

    奈何,有崔长史这种外人在,不能用火焰瓶等压箱底的宝贝,只能来硬的了!

    “战锋队!战锋队准备!!”

    此起彼伏的喊声,从方阵中间位置传了出去,坐在胡床上休息的战锋队将士,闻言把手中的水壶一扔,扯下头上戴着的大草帽,接过副兵递来兜鍪戴好。

    长柄斧戟、重形投矛、镋钯、斩马刀,这是战锋队将士最喜欢用的几种长兵,还有钉头锤、短斧、丁字破甲锄等破甲短兵,都被副兵们拿上来递交对应的正兵。

    麦铁杖羡慕的看着自己搭档的正兵整装待发,基于良心,他希望同袍安然无恙,但基于某些私心,他又希望同袍失去战斗力,那么自己就能递补上场了。

    战锋队是虎林军的破阵先锋,伤亡率极高,但回报也很高,不说待遇和抚恤,光是立功的机会都比别人高许多。

    许多人加入虎林军,就是奔着立功受封荫庇妻子来的,所以战锋队再危险,员额也十分抢手。

    麦铁杖自从官军翻越大庾岭开始,已经接连立了大功,但他不满足,一直摩拳擦掌要再立新功,可如今虎林军摆开阵势要来个野地浪战,他作为|新兵就没机会“首发出场”了

    “老麦,放心,我不会让你有机会上场的,嘿嘿!”

    听得搭档如此说,麦铁杖也是嘿嘿干笑,身边响起刺耳的咯吱咯吱声,转头看去,是弩手在摇动绞盘把手给铁弩上弦。

    铁弩,弩臂为铁制,其上弦所需的力量可想而知有多大,所以要借助弩身自带的绞盘上弦,虎林军弩兵用的绞盘弩,其威力和射程已经超越常见的手持强弩。

    又有数排弓箭手出列,前出大约五十步距离,弓箭手分成四排,前后均拉开一些距离,将各自手中拿着的长木棒插在地上,然后掏出随身携带的火镰,将木棒顶端裹着的易燃之物点燃。

    这是弓箭手在射火箭前的准备事项,就在虎林军刚做完布置的时候,陈军战象已经从西面逼近,而东面营寨出击的陈军,也已经逼近虎林军方阵的东侧。

    腹背受敌,左右夹击,但虎林军将士绝无怯意,因为苦练多年的长枪阵,是他们信心最大的保证,而他们的任务,本就是扎在敌前当一根刺。

    咆哮声中,已经逼近到八十步距离的战象开始加速,虎林军弓箭手默默地看着对方向自己逼近,有条不紊将搭在弓上的箭点燃。

    七十步距离,第一轮火箭射出,四排弓箭手依次射出的火箭,如同火雨般将行进的战象笼罩在内,许多战象中箭,但燃烧的箭矢并没有让战象惊慌。

    厚厚的牛皮甲,让没入其中的火箭没法痛快燃烧,只是冒出些许火星以及一缕缕青烟,陈军战象继续前进,步伐明显变快。

    五十五步距离,第二轮火箭射出,但依旧没能让战象发生惊慌,而与此同时,东侧出击的陈军已经有骑兵向着虎林军方阵前进,周军大阵毫无动静,后撤的骑兵也没有前来增援的意思。

    四十步距离,第三轮火箭射出,西侧的陈军战象开始有些许慌乱,但驭手很快控制住了坐骑,而东侧的陈军骑兵准备骑射袭扰虎林军方阵。

    二十五步距离,面对近在咫尺的战象,虎林军弓箭手冷静的射出第四轮火箭,有的战象身上已经开始冒火,而中箭处亦流出鲜血,象群有些躁动,但被驭手们压制下来。

    “速射!!”

    虎林军弓箭手不再将箭矢点燃,而是奋力射出两轮箭,就在战象即将冲到面前时,猛地向后跑。

    他们站着的地方,露出一排排尖头毛竹,随着绳索的扯动,忽然间一头竖起,刚好对着冲刺而来的战象。

    势不可挡的象群,就这么毫无防备的撞向毛竹阵,刺耳的毛竹断裂声,激起哀鸣无数。

    沉重的身躯,让战象对着指向自己的毛竹冲去,有的毛竹直接刺破牛皮甲,扎进战象的头颅、嘴巴、前胛,而有的毛竹没能透甲,却成功的延缓了战象前进步伐。

    后撤的弓箭手如同海水退潮,而许多彪形大汉却逆潮流而上,那是虎林军的战锋队,向着被毛竹阵阻滞的战象徒步冲锋,紧随身后的,是作为掩护而出击的长枪兵。

    三十步的距离上,部分人对着战象投出重型投矛,这些制作精良的投矛,本就是战锋队突阵前最可靠的破甲武器,能轻而易举的穿透铁甲,牛皮甲再厚在其面前却形如布帛。

    噗嗤声中,身躯巨大的战象纷纷被投矛扎中,每根投矛都深深扎入象身,伤口处血如泉涌,麻药的药效已经无法压制住那巨大的痛楚,而第二轮投矛加重了战象们的伤痛。

    恐惧,油然而生。

    “战锋!破阵”

    嚎叫声中,战锋队将士手持长兵,向着陷在毛竹阵里的庞然大物们冲锋,当先一人,挥舞着斧戟奋力一劈,将当面一头战象的象鼻劈断。

    鲜血四溅,凄厉的哀鸣响彻战场上空。

    虎林军方阵东侧,前排持枪的长枪兵蹲下,露出身后的弩兵,他们分成三排,平端着绞盘弩,一致瞄准前方的陈军。

    “预备!三段射!”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