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一百八十七章 钓鱼

    壕沟环绕的营寨,夯土营栅外簇拥着无数鹿角,如林的箭楼,宽阔的营盘,如今冒出无数浓烟,火光之中,官军旗帜千疮百孔,又有无数火矢从北面飞来,如同流星般落入营寨内。

    足足超过五百步的距离,周军的大弩怎么这么厉害!!

    冯暄看着眼前的景象,似乎自己又回到了大半月前的那晚,夜幕下浈阳城南大营,火光冲天。

    “二郎君!周兵!是他们的骑兵冲过来了!!”

    “列阵!长矛手在外,弓弩手在内!”

    尘土飞扬,黑压压一群骑兵出现在冯暄所处位置的北面,一如战前冯暄祖母冼夫人所预料的那样,周军今日的进攻,目的是围点打援,攻打陈军营寨是假,袭击增援陈军的俚僚兵是真。

    行进中的队伍,经历了最初的慌乱之后,很快便缩成一团,长矛手在外变成人肉拒马,而弓弩手躲在这些人肉拒马之后,弯弓搭箭上弦,准备迎接即将到来的骑兵冲击。

    岭南地区缺马,就算有本地马,那些也都是歪瓜裂枣,俚僚兵们之前见过的战马,是官军骑兵从建康带来的坐骑,也许是混杂有中原马匹血缘的关系,这些马比起岭南本地马要高大许多。

    而如今周军骑兵的胯下坐骑,远远看去都能看出来比官军的坐骑还要高大,连人带马怕是不下数百斤的重量,这样的重量加上冲锋时的速度,撞到人群里的后果,只要不是傻瓜都能想到会有多血腥。

    冯暄是第一次见到如此气势的骑兵,虽然看上去大概是百来骑,但对他造成的压迫感,已经超过数百步兵,若不是事前做好了准备,他真是没有信心在野地里以步兵对抗骑兵。

    “不要慌!不要怕!他们会故意向我们冲过来,刚好在七十多步的距离就调转马头往一旁岔开,那是要骗我们射箭!”

    “所有弓弩手注意!没有命令,就算他们冲到面前都不许放箭”

    看着不远处冒着浓烟的官军营寨,冯暄尽量表现出镇静的姿态指挥部下迎敌,他既然来了,就已经做好孤军奋战的准备,而此次己方能否获胜,就完全要看他的发挥如何。

    官军不会出来接应,后面也没跟着援军,冯暄带领的冯家军都是冯氏的精锐部曲,要在这里独力迎战早就恭候多时的周军,对方不但有骑兵,还应该有步兵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周军骑兵见着冯暄所部缩成一团形如同刺猬,没有急着冲上来咬一口,而是分散开来,从不同方向向他们冲刺,口中不住怪叫,如同一只只即将扑向羊群的饿狼。

    眼见着逼近到将近七十步,也就是步弓的有效射程时,周骑忽然向两边散开,这就是明显的假动作,要骗得严阵以待的步兵放箭。

    但冯暄有令在先,未得部曲督们下令,弓弩手不能放箭,所以即便许多人几乎吓得要松弦,但最后都忍住了。

    能作为冯家的精锐部曲,最基本的素养——听令行事——当然是有的,只是大家几乎都是第一次面对如此气势的骑兵,如果没有主心骨,那么就会手足失措。

    骗箭不得,周军骑兵施展出另一项常见战术:骑射袭扰,分成几股小队后,围着结阵的冯家军不停绕圈,这个圆圈的半径维持在七十步以外,骑兵们则不断向阵内抛射羽箭。

    骑弓的有效射程,一般在五十步左右,但这不代表超过这个距离射出的箭没有杀伤力,再说周军骑兵用抛射的办法射结阵的冯家军,本意就是袭扰。

    这种抛射不需要瞄准,因为往人堆里射箭不需要准头,而冯家军的弓弩手,要想射中不停移动的敌军骑兵,难度极大。

    十发七不中,剩下的三支箭射中了也没用,因为周军骑兵身披铁甲,羽箭插上去根本就不痛不痒,眼见着对射之际己方防护薄弱的部曲伤亡渐增,冯暄的内心开始焦躁起来。

    以步制骑,果然不是那么好打的!

    虽然稍处下风,但冯暄知道只要自己的军阵不乱,敌军骑兵就没什么好办法击破他们,毕竟战马这样不停绕圈跑,体力消耗不小,而他们,不过是原地拿盾牌挡箭罢了。

    所以,你们的步兵也该过来了吧!

    冯暄如是想,而战局也是如此发展,周军骑兵这么绕弯袭扰,目的其实就是让冯家军动弹不得,而负责敲开冯家军这个刺猬阵的铁锤——步兵,很快便靠了上来。

    士兵们悉数身披铁甲,手中那长得离谱的长枪高举向天,出现在冯暄视线里的周军,如同一座移动的树林,其气势让他想起了兵法中的一句话:其徐如林。

    千余人的周军步兵,列阵向冯家军逼近,飘扬的虎头旗,昭示着这只军队和其他周军的不同之处,冯暄看着这只军队不由得咽了咽口水。

    “二郎君!”

    一名部曲督轻声唤道,事已至此,任谁都知道情况不妙,周军的骑兵在外围袭扰,如今又有一个气势惊人的步阵逼近,再不采取应对措施就完了。

    冯暄看看外围游荡的周军骑兵,对方的所谓包围看似漏洞百出,可他知道一旦己方溃散,所有人最后都逃不过骑兵的追杀,而留在这里硬撑,一会那个长枪阵逼上来,恐怕也是凶多吉少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他再度看向远处冒着浓烟的官军营寨,丝毫看不出守军有出来救援的迹象。

    我们要完蛋了么?

    呵呵。

    周军攻破浈阳,如今已冲出溱水峡谷,顺着溱水南下,在四会地界和陈军以及赶来增援的俚僚兵对峙,对方携势不可挡之威,居然扎营后静坐不动近半月,坐看陈军和俚僚兵互为犄角,在东西两边扎营立寨。

    俚僚兵们在冼夫人的指挥下,于溱水东西两岸扎营,而陈国大都督王猛,集结了广州所有能调动的官军,出番禹北方上,步步为营进抵俚僚兵大营东侧十里安营扎寨。

    周军全程袖手旁观,任由这样的局面形成,他们在想什么?

    对峙了那么久周军都没大规模出兵,今天一早忽然猛攻陈军营寨,逼得西侧营寨派出援兵来救,然后中途将这股援兵击破,所以,周军是要以东面陈军营寨为诱饵,调西寨的兵出来伺机歼灭。

    灭掉援军,再顺势把陈军营寨击破,拔掉东边的刺,再把西边营寨包围起来!

    冯暄环顾四周,眼前所见之人,都是冯家的好部曲,而这些人,今日是随着他出来当诱饵的。

    你们要钓鱼,我们也要钓鱼!

    深呼一口气,冯暄说道:“传令下去,撤退!”

    想了想,又补充了一句:“告诉大家,装得像一些!!”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