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一百八十三章 对峙

    广州绥建郡,四会城东南,溱水东西两岸营寨此起彼伏,增援广州的俚、僚兵即扎营于此,此处距离东南面的广州州治番禹约九十里,距离四会城约二十里,三地互为犄角,要把已经兵临四会的周军拒之门外。

    浈阳大败,数万陈国官军及增援的俚、僚兵损失惨重,战殁者的尸体顺着溱水向下漂流,淤塞河道,让人观之色变,各地俚帅、洞主得知后吓得肝胆俱裂,若不是有人牵头,没人愿意来此招惹如狼似虎的周军。

    数艘大船逆流而上,在溱水东岸靠泊,许多拿着武器的兵丁上了岸,向着不远处的营寨走去,西衡州刺史陈佛智站在一旁的土丘上,静静看着自己的援军。

    他如今一头短发,也就是“髡发”,原先的发髻已经没了,那晚周军在浈阳城外放天灯纵火,他指挥部下救火时不慎被从天而降的火苗烧掉头发,也亏得当机立断把头发割了,不然烧到头皮可就性命难保。

    一名头领模样的男子上前禀报:“郎主,共计一千人,均已抵达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呢?”

    “明日便能抵达。”见着陈佛智面色不善,男子赶紧解释:“太重,船不好走,所以拖延了一日。”

    陈佛智哼了一声,对部下的解释不置可否,自从浈阳惨败、狼狈南逃之后,他的心情一直就不好,周军用如此匪夷所思的办法取胜,他不服。

    你们只会耍阴谋诡计,我当然不服!

    泷州陈氏的地盘、利益,决不能让北边来的外地人侵害,别人怎么想不知道,但陈佛智想得很清楚:周军来势汹汹,不让对方吃点苦头,日后恐怕要被人骑在脖子上拉屎。

    周军的实力很强,从江州开始一路南下所向披靡,对方大概会得意忘形,不会把岭南的地方豪强们放在眼里,陈佛智没想着和陈国共存亡,他就想岭南的事情依然“照旧”。

    什么是照旧?照旧就是北面的朝廷在岭南有面子,而岭南的各地豪强也就是俚帅、洞主们有里子,除了广州、东衡州、西衡州,其他地方,都是当地人说了算。

    西江一带,就是他泷州陈氏说了算,新来的朝廷不要把手伸得太长,若是这里想管那里也想管,最后搞到大家闹翻了,面上可不好看。

    建康朝廷统治岭南这么久,和本地人已经达成了“默契”,陈佛智不知道周国一旦拿下岭南,新朝廷对岭南的态度是怎么样的,为了能够讨价还价,岭南的俚帅、洞主们怎么样都得赢一仗。

    把周军打痛了,其主帅才会冷静下来,到时候大家才有机会谈判,漫天要价、坐地还钱,直到达成“默契”,而如果一直输,人家看不起他们,想谈价钱可就没有底气了。

    所以陈佛智虽然败退至此,依旧从家乡调来兵丁助战,这是最后的机会,在这里大家尚且能聚集一起对敌,一旦周军拿下番禹,可以对各地俚帅、洞主分而击之,到时候悔之晚矣。

    不远处的营寨忽然响起鼓声,那是召集各部俚帅、洞主的号令,陈佛智没有耽搁,立刻向中军帐赶去,如今坐镇营寨的可是太夫人,没人敢怠慢。

    。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“太夫人,周军放我们回来,还写了封书信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烧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,太夫人。”

    一封信被人扔入篝火堆中,很快便化为灰烬,几名俚兵正向坐在上首的一名老妪汇报情况,那人虽然满头华发、面容沧桑,但精神矍铄,双目炯炯有神、不怒自威。

    石龙太夫人冼氏,岭南最有威望的首领,各地俚帅、洞主无论心中怎么想,但明面上绝不会和这位冼夫人(太夫人)对着来,在岭南,太夫人说的话,比官府说的话要管用得多。

    所以冼夫人召集大家增援官军,齐聚于此同杀到跟前的北虏对峙,各位俚帅、洞主再不愿意也得来。

    下首两侧,坐着各地俚帅、洞主,刚赶到的陈佛智亦在内,大家一起听着这几名被周军放回来的俚兵说话,听听周军要让这些人传什么话。

    其实很简单,就是劝岭南的俚帅、洞主们识时务赶紧投降,不要螳臂当车免得造成不必要的伤亡,浈阳的惨剧,周军不希望再重演。

    听到“浈阳的惨剧”几个字,陈佛智眼皮跳了跳,正所谓打人莫打脸,他在浈阳败得一塌糊涂,可以说是这一辈子吃的最大亏,现在大庭广众下被人提起,只觉得脸上火辣辣难受异常。

    冼夫人听完,缓缓问道:“周军放你们回来传话,有没有说如何回话?”

    “回太夫人,有的,他们给了小的这块令牌,说凭着这块令牌便可到周营向他们回话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那名俚兵迟疑了一下,但最后还是说道:“周军说,不着急回话,他们拿下含洭不久,总得休整几日再办事。”

    冼夫人闻言眉毛一拧,周军的话充满挑衅意味,浈阳城完了,洭口也完了,那么洭水上游的西衡州州治含洭也守不了多久,对方若真的拿下含洭意味着后路无忧,可以倾尽全力南下。

    届时,已经在北面立寨和他们对峙的周军,其兵力会更加多。

    “你们,马上去周营走一趟。”冼夫人开口说道,语气不容置疑:“岭南百姓,不想闹事,但也不怕事!要打仗,那就打仗!”

    几名俚兵闻言心中一百个不愿意,他们害怕这一去就回不来了,不过冼夫人的威严无法抗拒,只能硬着头皮应允,起身就要转出大帐。

    “且慢,周军的主帅姓甚名谁?”

    面对冼夫人的问题,俚兵们回答得很快,其中一人答道:“是鱼纹。。。热。”

    “不对,我记得是鱼纹冷!”

    “是鱼纹暖!”

    冼夫人见着这几个在面前争起来,无奈的摆了摆手:“行了,先前不是说周军主帅姓杨么,怎么这次让你们回来的又变成鱼纹。。。宇文?”

    “啊,对对对,太夫人说得对,那主帅叫做宇文暖。”

    “是宇文热!”

    “不要吵了!退下!!”

    陈佛智喝退了那几个俚兵,岭南通汉话的小兵不是没有,可是能完整无误转述汉话的人就少了些,他给建康朝廷当官多年,所以算是精通汉语,但其他人就差了许多。

    “太夫人,小的们没见识,把宇文说成了鱼纹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老身知道。”

    冼夫人点点头,起身看着左右俚帅、洞主,面色凝重的说道:“宇文氏,这复姓有些特别,老身听王都督说过,此次北虏南犯,往岭南来的周军,其行军元帅据说是周国的宗室藩王宇文温。”

    见着许多人莫名其妙的样子,冼夫人解释道:“行军元帅,才是一军主帅,而领兵攻打浈阳的那个杨姓将军,只是这个宇文温的先锋。”

    “啊?攻破浈阳的只是先锋。。。”

    许多俚帅、洞主闻言大惊,浈阳的惨剧他们多有耳闻,浮尸满江的惨烈情景虽然没有亲眼得见,但增援浈阳的俚帅、洞主们损失惨重是真的。

    结果这还只是先锋,如今主帅宇文热。。。宇文温来了,想来带来的兵更多,那。。。

    众人的表情,冼夫人看在眼里,哪能不知道对方心里想什么,她将手中犀杖猛然驻地,高声说道:“岭南百姓何其无辜?为何要让他们被战火波及?”

    “北虏势大不假,可今日我们投降,明日官军回来了,那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那就再投降,是么?无妨!老身活了这把年纪,什么风风雨雨没见过,若能用一张老脸换来百姓安康,倒也无所谓被人戳着脊梁骨骂,可是两军交战争夺岭南,届时战火连天倒霉的是谁家好儿郎?”

    “哭的,又是谁家孤儿寡母?岭南百姓的日子,还要不要过下去了!!”

    “太夫人所言甚是!!”陈佛智上前大声附和,“我辈世居岭南,这里的山山水水,每一寸土地都是大家祖祖辈辈经营下来的,哪有拱手让人的道理!”

    话都说到这份上,其实也不无道理,各位俚帅、洞主纷纷出列,表示愿听太夫人调遣,齐心协力共拒周兵。

    “王都督领兵离开番禹,在东面五十里处扎营,与我们互成掎角之势,北虏虽然势大,但一心不能二用。”冼夫人说到这里,鼓励起各位来:

    “北虏不习岭南水土、气候,待得夏天到来酷热难当,其将士必然水土不服,大半染疾无一战之力,到时候北虏不战自退,我等便能保全岭南百姓免遭战火波及!”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