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一百八十二章 成果

    和蔼的笑容,亲切的问候,语重心长的叮咛,推心置腹的座谈,豫章郡南昌城郡衙内,一场隆重的“和谐江州”大型座谈会暨经贸洽谈会,持续数日之后终于圆满闭幕。

    这是一次胜利的大会,团结的大会,进取的大会,与会代表们在会议期间进行了亲切而友好的交谈,充分交换了意见,增进了各方相互间的了解。

    会谈是有益的,各方代表消除了误会、达成了共识,纷纷表示尊重与会人员的立场,赞赏各方的态度,会议主办方对于前段时间发生的不和谐事件表示遗憾,希望这种不愉快的事情从此之后再也不会发生。

    对于那些依旧冥顽不灵、负隅顽抗的不和谐因素,会议主办方表示将继续严重关切,保留做出进一步反应的权力,一旦有人胆敢破坏得来不易的“和谐江州”大局,会议主办方将重新考虑采取包括武力在内的一切措施。

    除去这些严肃话题,会谈也获得了可喜成果,葛、麻、生丝、茶叶的成交量各自逾万担,又有大量优质稻米、木材等江州物产找到了买家,与此同时,黄州的畅销货物也在江州找到了为数众多的买家。

    等等,好像哪里不对劲?

    “做买卖,尤其做大买卖,讲的就是和气生财,讲的就是细水长流,那种竭泽而渔、杀鸡取卵的事情,我们黄州的商贾,自然是不会做的,对不对?”

    “大王所言甚是!”

    一片附和声中,西阳王宇文温继续敲打自己的小利益集团成员们:“眼光放长远些!不要老想着黄州总管府那一亩三分地!”

    “吃得小亏,才能赚得大钱,和江州的豪强们打好关系,往后赚钱的机会大把!眼下天下一统在即,往后我们黄州英杰的征途,就是星辰。。。新城池,新地方!”

    “邺城的安掌柜你们知道么?寡人和他谈。。。得不错!”

    “安掌柜何许人?粟特商人!他们祖祖辈辈往来中原和西域之地,周游列国,眼界不知道比你们高到哪里去了!”

    “撒马尔干知道不?吐火罗知道不?波斯国知道不?拂菻知道不?要是把买卖做到那边去,赚来的钱几辈子都花不完!”

    “西域太远?不要紧,可以看看近的,突厥就免了,那叫资敌卖国,高句丽狼子野心暂且不提,就说百济、新罗还有倭国,你们有没有想过把买卖做到那边去?”

    在座几位东家茫然摇头,这几个域外番邦他们听说过,但从没想过要把买卖做到那边去,更不敢想象真的要做这样的买卖,得把作坊规模扩张到什么地步。

    “黄州,如今寡人说了算,江州也是如此,可日后宇内一统,是朝廷说了算,到时候和各地豪强做买卖,没有如今在江州那么好说话,地方官不扯后腿就不错了,所以大家一要适应,二要开辟新的市场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市场在哪里?岭南!可能在各位眼中,岭南是烟瘴之地,去那里经商九死一生,可有没有想过,为何岭南当地人活得好好的?”

    “他们也是人,也知道廉耻、忠义,也知道读书写字,也有父母妻儿,他们能世代在岭南生活,为何其他人就不能?无非是外地人不适应当地水土、气候罢了,那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好办!寡人有岭南凉茶,可以祛湿祛火,如今征战岭南的官军喝了都说好,没有水土不服,没有上吐下泻!”

    “大家现在喝的,就是岭南凉茶,苦是苦了些,但效果不错,寡人每日都要喝上几杯。。。”

    宇文温这段时间当托当太多,说着说着就不由自主进入角色,一旁的王越见状适时插话主持起会谈来,以便让宇文温好起身更衣,顺便休息休息。

    在场的都是自己人,说的又是生意经,所以王越的行为并无不妥之处。

    宇文温转出议事厅,恭候多时的记室刘文静迎上前来:“大王。”

    “都安排好了么?”

    “安排好了,各位家主、族长回去后,马上精选一百人,让嫡子带着来从军。”

    “有没有人推三阻四的?”

    听得宇文温这么问,刘文静笑起来:“大王,他们不敢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啊。。。”宇文温闻言有些失落,他还等着有谁炸刺来个阴奉阳违,那么就又有理由在南昌待上一段时间。

    “大王,任治中如今已经全面接管豫章郡事务,想来大王动身去岭南后,豫章无忧。”

    “也罢,你们赶紧做好交接,不要拖泥带水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所谓江州之乱,在宇文温的策划下爆发,磨刀霍霍的周军杀得那些不识相的地头蛇人头滚滚,南昌城墙上的‘人头长廊’吓坏了各地观望的大小豪强,他们终于见识到“独脚铜人”的凶残一面。

    没有人再敢阳奉阴违,盼星星盼月亮盼着宇文温给机会,让他们向新朝廷展现自己的忠心。

    宇文温刷了一轮人头,刷得江州各地豪强面色惨白、噤若寒蝉,随后再次发出‘英雄帖’,邀请各方贤达到南昌一叙,得了请帖的人欣喜若狂,没有得到请帖的人面若死灰。

    就在这些人为了保全家族,准备自己到南昌送人头时,收到了宇文温‘漏发’的请帖,一个个喜极而泣,连夜赶往南昌参加会谈。

    一番铺垫下,第二次召开的“和谐江州”大会圆满闭幕,宇文温敲打了各方豪强,稳定了江州局势,还顺便给黄州商贾们牵线搭桥,做成了许多大买卖。

    皆大欢喜之下,各地豪强忽然发现自家嫡子‘骨骼惊奇’,需要有人指点指点,所以主动要求派出一个嫡子到南昌“找机缘”,实际就是当质子。

    确切的说是质子军,宇文温组建江州质子军,一来是要挟豪强让他们听话,二是要给这些豪强的子弟有进入‘体制内’的机会,为新朝廷效力。

    当然,顺便补充兵力也是目的之一,因为他即将动身前往岭南,兵带少了总是不好。

    不去不行,首先,宇文温在南昌待得太久,再这样下去,监军长史崔达拏真的会发飙,到时候事情闹大了场面难看,对谁都不好。

    其次,昨日收到战报,行军总管杨济率领的前锋,已经获得浈阳大捷,用一种匪夷所思的办法,将浈阳城内外聚集的陈兵和俚僚兵打得伤亡惨重、浮尸满江,连带着把洭口处陈军的转运粮草都抢了。

    大捷,实实在在的大捷,周军拿下浈阳,距离拿下广州州治番禹就差临门一脚,但这一脚却异常困难,需要他到岭南走一遭。

    而他那个“都督岭南诸军事”的头衔,也决定了自己不能袖手旁观岭南事务,所以该去南边喂蚊子了,但临行前得把事情交接好。

    一如宇文温调许绍到江州‘权’浔阳郡守般,他又调了老搭档、总管府治中任冲来接管豫章郡事务,让自己人主持浔阳、豫章事务,是为了确保大军后路无忧。

    之所以是‘权’,那是因为事急从权,宇文温是行军元帅,对新攻下来的城池有权力安排‘临时工’,暂时行使地方官职责。

    既然是暂时,那就是‘权’,至于日后朝廷任命地方官时的人选,他只能建议而不能代劳,不过捷足先登者,只要表现好,一般都能转正。

    江州下辖十郡,周国将其纳入版图之后,必然要拆分成数州,到时候许绍、任冲能否从郡守变成刺史,就得看各方博弈结果,只要不出意外,‘权’郡守成为‘领’刺史没大问题。

    宇文温之所以如此安排,就是为了体现他一贯的宗旨:大家一起发财,换句话说,就是独乐乐不如众乐乐。

    跟他一起出征的将士,有大把的机会刷军功,没有机会也要创造机会,譬如说“和谐江州送温暖活动”;黄州的商贾,可以跟着他到江州发财,主动捐钱捐物犒军的优先。

    在宇文温手下做事的官员、吏员,只要有能力、肯出力的,他就提拔来江州做代理地方官,日后朝廷要正式委任,还会提出自己的推荐意见力挺。

    尽可能让更多的人,在和西阳王合作的过程中获益,这就是宇文温的行动方针和做事准则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他望向南方天空喃喃自语:“就是不知道岭南的诸位,愿不愿意了。。。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