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一百八十一章 忘川河

    上午,一队粮船正溯水而上,向着溱水上游洭口前进,左右河岸都是悬崖峭壁,不时有怪叫声传来,也不知是飞禽还是猿猴在叫唤,冯盎饶有趣味的看着两岸景色,这可是他从未见到过的。

    从番禹乘船溯溱水北上,至曲江之后往东走横浦水至始兴地界登岸,翻过大庾岭之后抵达江州南康郡郡治赣城,在那里乘船顺流而下过南昌入彭蠡湖。

    一路北上过湖口入长江,再顺流而下于采石矶登陆,转陆路可直达建康,冯盎之父冯仆,当年从高凉前往建康时走的就是这条路线,时年九岁而已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冯盎有些惆怅,父亲四年多以前去世后,留下他们三兄弟,大兄、二兄都已出仕署理地方事务,而他这个老幺却被祖母留在身边,轻易不得四处游玩。

    没有去过番禹西面的郁水,没有去过北面的溱水,也没有去过东面的涅水,和两位兄长相比,冯盎一直被当做小郎君,他对此很不服气,但也只能祖母安排。

    冯魂如今是石龙太守,冯暄是高凉太守,就他没有正经官职,还是靠祖母功劳得荫一个散秩,根本算不得正经出仕,年轻气盛的冯盎一直想找机会立功证明自己。

    若是在往日,何时能够立功是没有底的,可现在不同了,周军兵犯岭南,官军节节败退,如今正是用人之际,所以机会可就来了。

    冯魂留守石龙,冯暄领兵赶往浈阳支援官军,而他则奉了祖母之命负责监督粮草转运,跟着船队于溱水下游至中游的洭口之间往返。

    虽然没能上阵杀敌,但能出来做事总是好的,说不定遇到小股周兵袭击粮船,那么他就能杀敌立功了。

    北风拂面颇为凉爽,冯盎回过神来,他又看了看两岸峭壁,转头问一旁的随从:“出发那么久,看样子快到洭口了吧?”

    “三郎君,前方是一里水入口,两侧山崖如同关隘,名为观岐,再往前十余里便是洭口。”

    “观岐?我记着那里有座庙?”

    “是的,观岐下有神庙,依山面水,里面供奉着水神河伯,可保船只安然穿过水流湍急的观岐。”

    鬼神之说,信则灵不信也没什么,冯盎幼年时听父亲冯仆说起溱水一带奇闻异事,观岐的神庙也曾说起过,他打算亲眼看看父亲口中所说的“观岐水急”,是怎么个急法。

    前方水面,两岸连绵的山峰纵横交错,危崖陡峭耸峙如壁,一座小庙有些突兀的出现在山脚,其面前的江心之中,有乱石冒出水面,将奔流而下的江水分成左右两拨。

    水声激荡在两岸峭壁之间,如同雷鸣般震耳欲聋,阵阵水汽升腾而上,看上去气势惊人,冯盎亲眼见到了观岐水面的真面目,终于体会到父亲当年所说“观岐水急”四个字,是如何的轻描淡写。

    “三郎君,请回船舱。”

    观岐水急,船只行驶时颠簸得厉害,随从生怕冯盎失足落水,故而好说歹说请得这位离开甲板入舱休息。

    冯盎在船舱之中,透过窗户继续看着外面江景,一命随从为了吸引他的注意力、别再生起上甲板的心思,特地讲起了观岐的‘故事’:

    从溱水上游漂下来的木材,到了观岐水域之后,都会被卷入水中再也不会浮起来,人们都说这些木材是被水神河伯拿了去。

    不就是被水中的漩涡卷了去嘛,肯定在哪个角落又浮了上来。。。

    冯盎如是想,心不在焉的看向窗外,片刻后他面色一变,猛地站起向外跑去,这一动作唬得随从们大惊失色,赶紧追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三郎君,危险!”

    随从们赶到甲板上,见着冯盎定定看着江面,正要劝说他回船舱,却发现江面上有些不对。

    浮尸,很多的浮尸,密密麻麻的从上游飘下来,这不是十具、二十具的数量,而是几乎占据大半江面的数量,许多人以为是幻觉,揉了揉眼睛再看,看到的是越来越多的浮尸。

    一具具尸体从船边漂过,死状五花八门,有的人身上中箭,有的人身上插着短矛,有的人脑袋少了一截,有的人缺胳膊断腿。

    血腥之味弥漫江面,浮尸们被水泡得有些发白但还没有明显发胀,如同死猪一般在水面上沉沉浮浮,看样子死去没太久。

    有的死者面朝上,一双空洞的眼睛,似乎正定定的看着船上之人,有的死者手臂屈起,似乎保持着临死前的挣扎姿势,可在船上之人看来,却像是要伸手来抓自己。

    扑通一声,有胆小的船夫瘫坐在甲板上,裆部溢出湿痕,哭喊着往船舱里退更多的人则是双腿打颤、面色发白,看着水面上如此之多的浮尸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观其衣着,似乎是官军将士以及。。。。

    “呕!!”

    冯盎扶着船舱弯腰呕吐起来,他不是没见过死人,也不是没见过溺死之人,但一下子见着这么多死人浮在江面上,如同密密麻麻的落叶一般顺流而下,这种场面太刺激。

    只让人如同身处传说的地府之中,忘川河上。

    传说地府有黄泉路,有忘川河,忘川河上有座桥叫做奈何桥,死去的人们都要过这奈何桥,平生为善者能平安走过,平生作恶者过桥时,会被忘川河里的鬼魂抓住脚,扯下桥,永远不得投胎转世。

    原以为这不过是老人家吓唬小孩儿的戏言,可当冯盎等人‘身临其境’时,他们才发现一条河全是浮尸的情景,竟然是如此恐怖。

    溱水如今化作忘川河,其上密密麻麻的浮尸,就是忘川河上的鬼魂,随时要扑上来,把活人扯进水里永世不得超生。

    粮船上的船夫已经吓得手足无措,有人手中的长棹另一端被水中的浮尸“抱住”,吓得赶紧将长棹往外扔,另一些人也不敢再划动长棹,生怕水中浮尸顺着长棹爬上来,把人扯下水。

    船队刚过观岐水面不久,没人划棹导致船只失去前进动力,在水流湍急的水面上开始失控,一艘船很快倾覆,就如同被恶鬼们弄翻一般。

    “快!快划船!不想死就快划船!!”

    各艘船上喊声其此起彼伏,船夫们手忙脚乱的划起长棹,勉强稳住船身,大家硬着头皮划船向上游走。

    冯盎吐啊吐把胆水都吐出来了,几个胆大的随从想将他搀回船舱,结果还没走几步主仆二人便跌坐在甲板,刚好坐在不知谁的呕吐物上。

    顾不得一身污秽,冯盎挣扎着站起来,虽然刚才吐得一塌糊涂,但他不能丢了冯家人的脸,强作镇静看着前方,他要判断如今的形势到底恶化到什么程度。

    这些都是官军和助战族兵的尸体。。。莫非洭口失守了?可。。。可这怎么可能?

    “三郎君!快看前方!!”

    喊声响起,冯盎循声望向上游,只见远方水面上又出现一大片浮尸,许多乌鸦盘旋在上空,时不时落下啄食着尸体,此情此景让人看了只觉得胃部翻腾不已。

    “这么多尸体。。。完了。。。浈阳完了。。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