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一百八十章 灿烂星汉

    王猛从睡梦中醒来,他刚梦到周军因为粮尽不得不撤军,忽然心悸不已便惊醒,探手从枕头下拔出匕首,定定躺在榻上倾听房外动静,

    听了一会,没发现有什么异常,把匕首放好,王猛闭上眼却怎么也睡不着,片刻后索性起身,让人点起蜡烛来个挑灯夜读。

    周军攻占江州之后,岭南和建康的陆路联系基本上就断了,虽然驿使走丰州也能去建康,但路途遥远道路崎岖,还不如走海路快一些。

    他年前就已经派人乘船走海路去建康,为了防止中途发生海难导致消息传不到建康,王猛特地分几次派人,可现在都没有只言片语从建康传回来。

    到底怎么回事?

    也许是刮北风的缘故,海船逆风北上所以走得慢些?或者是太过倒霉所以船只都遇难了?

    莫非是意思意思不够,官家身边那几位佞臣故意扣下告急文书?

    想到这里,王猛有些无奈,官家宠幸的沈客卿等人品行恶劣,是十足小人,隐瞒奏章的事情不是没有先例。

    可是他已经千叮咛万嘱咐让使者准备好“意思意思”,到了建康该疏通的就要疏通,这几个使者都是可靠之人,按说不至于此。

    难道建康那边情况不妙了?

    这种可能性让人坐立不安,王猛静下心仔细想了想,觉得不太可能,如今周国不恤国力悍然南犯,大概能席卷淮南州郡,至于渡江攻打建康,怎么想都不太容易。

    他觉得只要朝廷应对得力,定能将周军挡在长江以北,至于上游江州和巴、湘等地,恐怕…

    越想越郁闷,王猛不知道巴、湘二州的战况如何,上一次收到消息还是半个月前,当时湘州那边有驿使来报,说周军攻占了巴州州治巴陵。

    从湘州到浈阳,因为曲江沦陷的缘故,驿使要走洭水过含洭绕一个弯,所以带来的消息有滞后性,所以王猛初步判断,湘州州治临湘如今怕是已被周军围了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长江中游的巴湘之地还有江州之地已经沦陷,即便下游建康击退了周军的进攻,没了洞庭湖、彭蠡湖地区州郡的粮草供应,陈国又能撑多久?

    有些事一旦深想,就容易让人绝望,王猛揉了揉太阳穴,强行把思绪停住,这种事情只能以后再想,而现在要想的,只能是如何守住浈阳。

    房外隐隐约约传来低语声,似乎有人在议论着什么,王猛闻言吹灭蜡烛悄悄起身,披着衣服拔出佩刀,轻手轻脚走到窗边。

    听了一会动静,确定说话之人不在房门边,他拉开门走了出去:“怎么回事?为何喧哗?”

    在院里值夜的随从闻声转过来行礼,随后答道:“郎主,天上有异常。”

    王猛闻言抬头看上夜空,只见满天繁星之中有几颗客星自北向南划过天际,不过定睛一看,却觉得这客星有问题。

    所谓客星,就是流星,王猛见过流星,感觉现在看见的有些奇怪,而他看了看愈发觉得像…

    “莫非是天灯?”

    一个随从的自言自语提醒了王猛,他年少时放过天灯,所以眼前的情景越看越像,可现在又不是什么节日,大半夜的有谁会放天灯?

    “你们是刚发现有天灯么?”

    “郎主,这天灯陆陆续续已经出现过几拨了,飞过城头之后往南到了南岸营寨那边,不知何故就烧毁落下。”

    南岸营寨、烧毁落下,寥寥数字让王猛一个激灵:天灯从北而来,是周营方向,放天灯容易失火,莫非…

    这怎么可能!

    就算是周军放出天灯,借助北风将其吹向浈阳南郊的南岸营寨,再让其带着火苗落下借以纵火,可这种方式的成功率很低。

    即便周军放出一百盏天灯,可飘过这么远的距离后,能刚好落到营寨里的天灯,恐怕不超过一成。

    也许侥幸引燃房屋、粮草,可刚冒起的火苗很快就会被人扑灭,这种纵火方式虽然很新奇,但效果如同隔靴挠痒一般,能有什么用?

    放天灯袭营,恐怕周军实在是想不出好办法,只能病急乱投医,用这种荒唐的把戏来赌一把。

    王猛提刀转身准备回房休息,就在这时,随从们惊呼起来:“萤火虫,好多的萤火虫啊!”

    循声望去,王猛面色一凝,因为他看见北面的夜空上,出现了许多萤火虫,密密麻麻的飞上天空,看上去十分壮观。

    可时节不对,萤火虫大多是夏秋季节夜里出现,如今怎么会有这么多萤火虫在野地里出现?

    驻足观看了一会,众人面色大变,因为他们已经看清楚,顺着北风向南而来的无数亮点,不是萤火虫而是天灯。

    无数的天灯汇聚成河,光芒将满天繁星遮盖,越来越多的天灯升起来,顺着北风向南飘去,宛若灿烂星汉(银河)一般,横跨夜空南北。

    如此情景让人看了只觉震撼非常,他们从没想过如此多的天灯同时飘上天空,竟能有如此壮观的景象,只要看过一次,毕生难忘。

    “天啊,这是怎么回事?怎么会有这么多天灯?”

    一阵旋风吹过,上空一片火光闪烁,有数十盏天灯燃烧起来,残骸带着火苗落下,其中一盏正好落在王猛等人所处院子里。

    随从们拿来水桶、水瓢,将烧起来的天灯扑灭,一人上前查看,用木棍从残骸中挑出一颗冒烟的松脂。

    “鸡蛋大的松脂,这要用掉多少啊…”

    惊叹声中,王猛目瞪口呆,他刚才粗略估算过,周军如果放天灯纵火,能成功落到营寨里的大概不超过一成,而现在,满天的天灯,恐怕已经数以万计。

    不,如此壮观的天灯群,怕是有数万以上了!!

    “落下来了,落下来了!!”

    循声望去,只见南侧天空上,绵延的天灯群纷纷燃烧起来,无数火光如雨般倾泻而下,过半都落在浈水河畔,但也有少部分火雨正好落在南岸营寨内。

    火光大作,那是营寨开始燃烧,处在上风向的浈阳城,已经可以隐约听到营寨方向传来的喧嚣声,王猛愣愣的看着南方,手中佩刀“哐啷”一声跌落在地。

    这。。。。这怎么可能。。。。

    。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浈水南岸营寨,冲天火光之中,无数人奔走呼号,忽如其来的火雨点燃了营帐、粮草,迅速蔓延的火势,让许多沉睡的俚、僚兵没弄清出了什么事便葬身火海。

    动作快的人冲出着火营帐,争先恐后向着没有着火的地方涌去,相互推搡之中有人倒地,被随后而来的人不停踩踏着,一开始还能奋力哭喊,到后面声音便渐渐听不见了。

    火光之中,已经分不清谁是谁家俚帅、洞主的部下,头领找不到小兵,小兵找不到同伴,大部分人都如同无头苍蝇四处乱撞,慌不择路。

    天上飘来无数繁星,然后化作火焰当头落下,虽然大部分火焰都落在营寨外边,但如此匪夷所思的情景,让俚、僚兵们吓得双腿打颤:

    这是周兵在做法,召唤出天火要将我们烧个精光!!

    整个营寨如同煮沸的粥乱成一团,各家俚帅、洞主已经无法控制局面,就连坐镇营寨的西衡州刺史陈佛智、高凉太守冯暄也无能为力。

    砍了许多惊慌失措的士兵,血淋淋的人头依旧无法让大家冷静下来,他们能做的就是召集人手到河边打水救火,可就在俚僚兵们拿着各种器具到西面的溱水边取水时,异变突起。

    水面上飘来许多奇怪的东西,上面冒着青色的鬼火,飘飘忽忽看上去诡异非常,而在这些鬼火之中,隐隐约约可以看见人形。

    那是一个个面色惨白的人,空洞的眼睛看着河边的俚、僚兵,眼角流淌出两道血痕,手里拿着短矛和长刀,先是投出短矛杀人,然后嚎叫着冲上岸见人就砍。

    “鬼。。。鬼兵啊”

    许多俚僚兵被吓得当场瘫坐在地,裤裆里溢出尿骚味,手脚并用连滚带爬的向后跑去,惊恐的情绪如同涟漪般向四周扩散。

    森森鬼影之中,不似人样的周法明心中默念一句“阿弥陀佛”,挥舞着手中长刀,招呼着同样装神弄鬼的部下与他一起冲进敌营,口中呼喊着的不是人话,而是某人语气戏谑的一句口号:“杀个叽叽”

    行军总管长史?那又如何,我到岭南来是要杀敌立功,做监军只是顺便!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