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一百七十八章 洭口

    洭口,是西北而来洭水与东北而来溱水汇合之处,因为溱水势大,故而是洭水入溱水,按着惯例其入溱水处称之为洭口,当地百姓又称之为江口咀。

    但从地形上来说,洭口如同一个“丫”字的中间位置,正处于一个三江口间。

    于洭口处沿着洭水向西北方向行船,可达西衡州州治含洭;若于洭口处沿着溱水向东北方向行船,可达东衡州州治曲江,当然,半路得先经过浈阳城。

    陈国都督岭南二十四州的大都督王猛,领兵驻扎在浈阳城,连同各地俚帅、洞主一起抵御兵临城下的周军,而位于浈阳下游的洭口,则是浈阳驻军的重要粮草转运点。

    从下游广州等地筹集的粮食,装在船上沿着溱水一路逆流北上,抵达洭口的陈军营寨之后,可以经由洭水进抵含洭,也可经由溱水进抵浈阳,将粮食供给两处城池的守军以便和周军对耗。

    不,周军没办法和官军耗下去了!

    邓暠想到这里心情不错,今日上午,他的同产兄王猛从浈阳派出信使到洭口,带来了一封信和一个好消息:周军粮草不足,要么近期发动进攻,要么收兵退守曲江。

    王猛是如何探得如此要紧之事?邓暠不知道,但他知道兄长没必要骗他,所以收到这个好消息后,真的是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自从兵败大庾岭,陈军便节节败退,好容易集中力量据守浈阳,若是挡不住周军那么广州就很危险。

    如今周军粮草供应不上,极有可能不战自退,真到了那日,可得喝酒庆祝一番,可问题在于周军会不战自退么?

    不可能!

    扪心自问,换做是他当周军主将,好容易翻过大庾岭兵临浈阳城下,眼见着只要拿下城池,就能顺着溱水直抵广州州治番禹城下,即便粮草供应紧张,宁愿奋力一搏也不愿意就此收兵。

    所以,王猛在信中千叮咛万嘱咐,交代弟弟邓暠一定要守好洭口寨,这里事关浈阳守军粮道,绝对不能在节骨眼上出纰漏,以免让即将断粮的周军找到机会翻盘。

    陈军洭口寨,分为南北两寨,南寨位于洭口南岸,亦在洭口下游溱水河段的西岸,寨旁有粮运码头聚集着大量船只,而位于洭口北岸的北寨则驻扎大量官军,扼守两江之地。

    北寨的两肋为洭水、溱水(西、东)所包夹,南侧为三江口,北侧为山势陡峭的咀山,地势险要,周军要想翻盘,要么拿下浈阳城,要么偷袭洭口寨断浈阳的粮道。

    周军会有机会么?没有!

    邓暠对此坚信不疑,王猛命他守洭口,就是把一副重任交到最值得信任的人手上,为了确保洭口的安全,邓暠已经做了精心部署,周军要想偷袭,根本没可能。

    走陆路?洭口北寨背靠咀山,而咀山又是绵延山脉的南麓,宽达数十里的高山险阻,也许能有少数人翻山而来,但大规模的队伍若要如此行军,半路摔死、被毒蛇虫蚁弄死的至少要过半。

    这些暂且不论,要从山脉北麓走到南麓,其间根本就没有道路,慢慢的翻山越岭怎么都得花上半个月的时间,周军真要派人翻山偷袭,这些兵携带的粮食哪里够?

    邓暠从军多年,是带过兵打过仗的将领,他知道一般情况下一个兵身上携带的干粮最多也就十来日的分量,这还是平地行军时的标准,翻山越岭本就是力气活,士兵随身携带的粮食只能更少。

    周军真要翻山走陆路进攻洭口北寨,恐怕派来的兵在半路上就已经把干粮吃光,然后还因为迷路进退不得,最后活活被困死在绵延的大山之中,所以这根本行不通。

    唯一可行的是走水路,乘船从溱水顺流而下进攻洭口,这样省时又省力,但前提是突破浈阳一带水域,还得突破其下游的洭浦关。

    溱水在浈阳前后的河段,两岸都是山脉,是为有名的“浈阳峡”,尤其过了浈阳数十里后,溱水两岸都是如同墙壁般陡峭的山壁,在即将到达洭口时,有一古关名为洭浦关,是为溱水畔唯一陆路通道上的关隘。

    洭浦关的历史悠久,相传在秦末赵佗占据岭南建立南越国后,为了防止汉军南下直抵番禹,在这洭浦关设下重兵,还拉起横江铁索。

    而邓暠所处的洭口北寨,据说赵佗当年也在此建万人城,驻军一万为的是策应洭浦关,就是要将极有可能突破大庾岭的汉军拒之门外。

    但南越国最后还是没有挡住汉军,汉武帝时楼船将军杨仆突破大庾岭,乘船经横浦水入溱水;另有伏波将军路博德,出桂阳郡过骑田岭走洭水,与杨仆左右夹击突破洭浦关和万人城。

    不过如今周军还未抵达洭水流域,西衡州州治含洭仍为陈军控制,所以邓暠不担心周军能有如此威势,既然对方走水、陆都无法袭击洭口,那么这里可谓高枕无忧。

    但他不敢掉以轻心,洭口多年来都没有军营,也没有城池,只是洭口南岸有码头、水寨,当年的万人城早已化做一堆废墟,洭口北岸营寨是临时搭建起来的,真要被人围了可不妙。

    站在营栅上,他看着南面的转运码头,示意部将近前:“山顶上增派人手了么?”

    “回将军,中午时已派五十人上咀山去了,如今山顶烽燧已有一百人,绝无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很好,这几日要严加防范山顶还有水道,小心周军派兵偷袭!”

    “将军,周军又不是天兵天将,他们如何能偷袭洭口?只要我等枕戈待旦,就算千军万马也别想偷袭得手!”

    部将们的信心十足,邓暠对此不置可否,他不想打击部下的积极性,也不想让大家放松警惕,不过他自己也觉得洭口寨已无破绽,周兵不可能偷袭得手。

    营寨北面的咀山十分陡峭,虽然说不上绝壁,但要往来山头和山脚十分困难,他之前便派兵上山立烽燧,避免有人翻山而来偷袭营寨,但实际上不认为周军真的能来。

    山顶的烽燧主要用于瞭望,在那里可以看见东北面的溱水江面,还有西北面的洭水江面,一旦江上出现异常,可以点燃烽火,他在山脚下看见了可以及时作出反应。

    上山的路崎岖难行,因为只能走人所以运送给养很苦难,所以山上的烽燧驻军不可能多,临时搭建的小寨驻扎五十人已经有些紧张,而今日之所以再加五十人,完全是为了以防万一。

    一百人,即便面临大量敌人偷袭,也能有足够时间点起烽火,能及时向山下营寨示警就够了,毕竟来袭的敌人想要下山,也得花上半天功夫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邓暠抬头望向山顶,虽然如此距离之下他不可能看见山顶烽燧的样子,但既然有自己的耳目在上头,那么就不用担心敌军偷袭。

    “将军,山顶绝对没。。。”

    部将话还没说完,只见邓暠面色一变,他转头望向山顶随即愣住了:山顶上,两股浓烟正在冒起,按照事前约定,这是烽燧遇袭的信号。

    “敌。。。敌袭!!”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