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弟一百七十六章 隐患

    浈阳城东南,浈水峡口处,大都督王猛正在巡视防务,为了守住浈阳他已经把能想的办法都用上,一番准备之后浈阳虽然不敢说固若金汤,但守上月余还是有信心的。

    然而世上没有坚不可摧的城池,浈阳也不例外,完善的城防之下依旧有隐患。

    首先是位置,浈阳位于浈水北岸,之所以如此,是因为浈阳城最初修建时选址有特别考虑,其中一个重要目的就是为了防备南面方向的敌人。

    说白了,浈阳和曲江一般,是中原朝廷在岭南的驻军要地,要防范叛乱的南方俚、僚,即便局势一片糜烂,也得坚守大庾岭南麓的一块地盘,为官军主力平叛守住重要的立足点。

    曲江所在的东衡州以及西南侧的西衡州,原本是从衡州之中划分出来,而衡州这一行政区划的设置,就是要和南面的广州南北呼应。

    广州州治番禹濒海,官军从建康走海路可直达番禹;曲江位于大庾岭南麓,是横浦水和泷水汇成溱水的汇合点,有水、陆之便利,是官军前往岭南的陆路上一个重要据点。

    而浈阳则是曲江的南方门户,一旦广州有难,曲江驻军乘船经溱水顺流而下过浈阳可增援番禹,若番禹沦陷,北上的俚、僚乱军必须向攻克浈阳,才能进犯曲江。

    所以从城南流过的浈水是浈阳的天然护城河,这也是城池建于浈水北岸的一个原因。

    结果如今形势逆转,曲江沦陷之后,敌人从北面来了,虽然王猛立刻让人掘沟引水弄出了应急的护城河,但那始终比不上浈水。

    这只是第一个隐患,而第二个隐患则是容易受到水攻。

    不是浈阳城容易受到水攻,而是城南对岸的南岸容易受到水攻,浈水从浈阳东南方向的峡口流出,随即折向西北入溱水,敌军只要在浈水上游筑坝蓄水,之后再掘坝放水,汹涌而来的大水会直接横扫峡口西侧的浈水南岸。

    届时,驻扎在南岸的俚、僚兵营寨就完蛋了。

    这是浈阳附近地势决定的,按说不该在南岸立寨,但浈阳城容不下这么多兵,如果其中官军居多,王猛倒是很有信心在城北郊外立寨,以其为城池的屏障借以抵抗周军。

    可这些俚、僚兵中的大多数队伍战斗力太差,野地浪战成事不足败事有余,一旦崩溃往后跑,不开城门不行,开城门也不行,所以只能让这些兵在城南也就是浈水南岸立寨,通过浮桥入浈阳协助守城。

    这样一来,就得提防周军故技重施用水攻,而浈水上游是清远郡,其郡治翁源和安远郡郡治始兴不过一山之隔,如今已被周军攻占,所以对方用水攻的几率超过九成。

    既然被人用水攻的几率很高,王猛当然不能坐以待毙,南岸营寨选址都在地势较高之处,是历年浈水泛滥时都淹不到的地方。

    如今尚未进入雨季,所以周军即便利用浈水来进行水攻,陈军只要注意地势就不会受到太大的损失,而王猛汲取了经验教训,在峡口处也立了寨子,让人每日不分昼夜都要测量水位,持续了许多日子。

    每天每个时辰都要测量水位,一旦发现水位明显下降,就说明上游在蓄水,这就是周军施展水攻的前奏,必须马上采取措施,让南岸营寨做好准备以防范大水。

    这也是王猛最关心的地方,有空就要来这里转一下,以免有人偷懒,最后害得官军大败。

    浈水岸边立着一个木桩,在水面的位置有一道痕迹,那是王猛亲手用佩刀砍出来的,这就是浈水的水位标线,他每次过来时都要亲眼看一下,免得有人敷衍误事。

    亲眼看见浈水水位没有明显变化,王猛放了心,交代守将几句之后骑马往回走,他要到南岸营寨巡视,看看有没有新的隐患。

    南岸营寨里驻扎着各地赶来助战的俚、僚兵,他们所属的俚帅、洞主自然是各不隶属,若在平日这么多人聚在一起,肯定会大小矛盾不断,不过如今营寨里有说话算数的人坐镇,乱不起来。

    王猛要坐镇浈阳,当然没空管南岸营寨的破事,如今管着南寨的是两个人:西衡州刺史陈佛智、高凉太守冯暄。

    岭南有三大豪族,是为泷州陈氏、南路冯氏以及安州宁氏,这三大豪族最初都是从中原南迁的家族,在岭南定居下来之后,历经数代与当地俚、僚融合,成了一方豪强。

    陈佛智出身泷州陈氏,郡望是颍川郡鄢陵,而冯暄出身南路冯氏,祖上是南下避祸的南燕皇族,他们都是各自家族的手握实权者,领着各自家族精锐部曲驻扎于此。

    有威望有强兵,说杀谁就杀谁,各地俚帅、洞主哪里敢造次。

    还有安州宁氏,因为安州距离东衡州距离太远,所以未能派人领兵前来助阵,当然,宁氏所在的安州,和周国山南安州只是同名但没任何关系。

    宁氏代表、安州刺史宁猛力虽然没能赶到浈阳,但有陈、冯二人在,王猛已经松一了口气,尤其冯暄的到来,能让他彻底放心。

    “北虏势大,官军大败之后损失惨重,有劳二位领兵前来协助本官守浈阳。”

    “王都督请放心,我等领兵到此助战,定要齐心协力,将北虏赶出岭南!”

    掷地有声的话语,是从年轻的冯暄口中说出来的,如果换做他人,王猛不会轻易相信,但既然是冯暄说的,那就绝对没问题,因为这个年轻人所说,便是太夫人的意思。

    南路冯氏,身边站着另一个豪族,那就是高凉冼氏。

    高凉冼氏本就是岭南当地大族,世为南越首领,跨踞山峒,部落十余万家,早在秦末赵佗建立南越国时,冼氏首领便带着礼物到番禹觐见赵佗。

    到岭南避祸的南路冯氏,实力虽强,却总是差了那么一点,直到冯暄的祖父冯宝娶了冼氏女为妻,强强联姻,成就岭南第一豪族:冯冼氏。

    冯冼氏的当家人可不是冯家男儿,而是冯暄的祖母冼氏,也就是被大家称为冼夫人的那位女中豪杰,岭南的定海神针,威望无人可及,陈国封其为石龙太夫人,所以大家又尊称冼夫人为太夫人。

    冯暄为太夫人之孙,领兵赶来浈阳协助王猛守城,这件事本身就说明了太夫人的态度,岭南各地俚帅、洞主,都会以太夫人马首是瞻,所以王猛如同吃了一颗定心丸,信心大增。

    更别说陈、冯两家素来交好,陈佛智和冯暄本就是好友,有他们两个坐镇,王猛就不用担心聚集南寨的俚、僚兵不听话。

    “陈使君、冯府君,此次北虏势大,其主帅用兵狡诈多变,切不可掉以轻心,本官坐镇浈阳,南岸大寨就有劳二位了!”

    王猛说话很客气,但陈佛智和冯暄不敢托大怠慢,连声说“下官愿为国效力”。

    场面话多说无益,谈正事要紧,陈佛智和冯暄事先便统一了意见,直接把担心说了出来:

    “大都督,我军为据守浈阳已做好万全准备,北虏急切间肯定攻不下来,但是这么多兵马聚集于此,粮草消耗颇大,这样耗下去,我军恐怕也吃不消。”

    “两位的意思?”

    “自家事自家知,如要出城和北虏对攻,肯定不行,但对方不攻过来就这么干耗着也不好,不如,想办法让他们攻过来?”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