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一百七十五章 布置

    浈阳以北五里,溱水东岸周军大营,行军总管杨济正召开军议,另一位行军总管慕容三藏以及诸位将领均在场,他们面前摆着一张舆图,其上绘制的是下游浈阳地区地形,图里有许多标注,是为陈军的布置情况。

    标注的最近一次更新,是昨日,那是周军斥候冒着生命危险,将浈阳城附近敌情摸清,接下来就要由主帅来做决定了。

    “陈军猬集浈阳,四处挖壕、立寨,甚至连溱水中也沉了许多战船,各种招数都使出来,为的就是和我军耗,以为就这么耗到酷热难当的夏天,就能不战而胜!”

    舆图上,画着“卜”字形的一竖一捺两条线,竖线较粗代表着自北向南流淌的溱水,斜线(捺)稍细代表着至东向西流淌的浈水。

    浈水在浈阳城东郊外为一南北走向大山阻碍,先是往西南流淌,然后折向西北于浈阳城附近汇入溱水,故而两条河形成一个“卜”字,

    山南水北是为阳,浈阳城位于浈水北岸,为浈水之阳故而得名“浈阳”,而陈军之所以据守此城与周军对峙,是因为浈阳地形不错。

    浈阳城南是浈水,通过浮桥连接浈水两岸,而浈阳城西是溱水,所以周军若要攻城,在陆地上只能从浈阳城北、城东进攻,但是浈阳城东郊外不远处便是大山,无法施展兵力,故而实际上只能从城北进攻。

    当然,周军还能通过溱水,乘船顺流而下攻打浈阳城西,但陈军在溱水浈阳河段上凿船沉底、打木桩设下障碍,行船的困难很大,想要攻城的话只能先排障,而城内守军显然不会袖手旁观。

    为了据守浈阳,陈军调集大量人力于短时间内在城北、城东挖掘壕沟,引溱水、浈水入沟化作护城河,周军即便走陆路攻城,也得先突破这些不算深但很宽的护城河。

    护城河离城很近,在城内投石机的射程范围内,要想填河就得先填人命,当然也有一个歪招,就是吸引城内投石机不断发砲,让其投出的石弹堆在护城河里,慢慢的就堆满了。

    对方会这么蠢?不会,即便一开始中计,但总会反应过来,周军想靠这种歪招填河根本不靠谱。

    即便匆忙间在护城河上填出通道,但要想让尖头木驴、攻城云梯过河也很麻烦,架设木桥的话又得面临投石机的攻击,说来说去还是得填人命。

    打仗肯定会死人,只要能获得胜利,死多些都无所谓,但周军即便想和对方比赛填人命也未必赢得了,因为浈阳守军人数更多。

    陈国大都督王猛,已经召集了各地俚帅、洞主到浈阳助阵,这些俚帅、洞主们带兵前来,浈阳城容不下,所以他们的兵都在浈水南岸扎营,按着斥候的侦查结果来看,人数不下两万。

    兵临浈阳城下的周军,人数不过六千,虽然溱水上游的曲江周军也不少,溱水上游支流横浦水一带的始兴亦有周军,但这两处的兵力不能调动,所以六千人攻打两万人据守的浈阳,比赛填人命是比不过的。

    当然这不是说毫无胜算,周军之所以能以少打多,是为六千人基本都是战兵,而浈阳的两万守军,除了小部分是溃败的陈国官军,其他都是各地俚帅、洞主带来的俚兵,战斗力不怎么样。

    如果是野地浪战,六千周军可以轻松突破这群乌合之众,可如今借着城防地利,乌合之众们却能够与周军一较高下。

    这种情况本可以避免,那就是一月初拿下曲江之后,周军穷追猛打继续进攻浈阳,当时兵败如山倒的陈兵肯定支撑不住,只要浈阳一丢,陈军就只能败退百里以外。

    浈阳下游河段两岸都是群山,逾百里之后豁然开朗,出现大片平原,陈军想在平原上阻拦顺流而下的周军是妄想,只能退守广州州治番禹做垂死挣扎。

    所以,丢了曲江的陈军,要想扼守溱水,浈阳是最后的据点,是陈军拦截周军的最后机会,结果周军就任由对方加固浈阳城防召集援军,谁的责任?

    当然是行军总管杨济的责任!

    “大家一直都在质疑,质疑我军拿下曲江之后,为何按兵不动,任由陈军加固浈阳城防,还坐看对方召集大量俚兵前来增援。”

    “对于这些质疑,先前我一直不予回答,如今兵临浈阳城下,在进攻之前便把答案说出来,也让大家心里有数。”

    杨济慢条斯理的说着话,声音不大但足够让在场众人听清楚:“岭南烟瘴之地,距离中原又路途遥远,别的不说,光是从豫章到大庾岭南麓的始兴,陆路距离就逾千里。”

    “大家都是久经战阵之人,一千里的陆路,粮草输送半路的消耗巨大,从豫章起运十斛粮食,到了始兴能剩下二斛就已经不错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军在大庾岭以南的兵力,林林总总算起来不过万余,而就这万人的粮草都得靠豫章那边输送,战事拖得越长,粮草的负担就越重,所以岭南战事要速战速决!”

    “什么是速战速决?打败陈军就完事了么?没有!岭南和中原州郡不同,除了广州一带,其余大部分州郡都是俚、僚的天下,我们打败了陈军进驻广州,那些当地酋帅、洞主,会老老实实听命么?”

    “不会!他们会等着官军将主力撤回岭北,到时候这些人起兵作乱,局势大乱之际官府靠着数千驻军能压得住么?压不住,还得从中原调兵过来平乱,到时候,大家还得来岭南一趟!”

    “要想速战速决,不光要击败陈军,还要把岭南当地那些心怀不轨的酋帅、洞主们教训一下,才能让他们真正老实,不会降而复叛,官军才不会来回奔波,被折腾得筋疲力尽!”

    “如何教训那些俚帅、洞主?四处分兵去攻打他们?这里是岭南,烟瘴之地,是人家的地盘,他们打不过可以跑可以躲,官军又能追多久?更别说会中伏来个全军覆没。”

    “与其让这些人分散各地伺机造反,还不如让陈军把他们召集起来,然后我军一战破之,这才是速战速决,而浈阳城,就是最好的决战之地!”

    在场众将之中,杨济麾下的行军将领,加上虎林军的几位将领,其实都是自己人,所以对于杨济的决定,一开始即便不理解,也没有抱怨和怀疑,而杨济今日之所以开诚布公,实际上是给行军总管慕容三藏及其麾下将领一个解释。

    如今岭南周军有两位行军总管:杨济、慕容三藏,按照行军元帅宇文温的命令,是以杨济为主,慕容三藏为副,所以真要有贻误战机的罪过,理所当然由杨济承担。

    慕容三藏久经战阵,原为齐国将领,擅长用骑兵,所以用兵的风格就是一个“快”字,一月初周军攻破曲江之后,他一眼就看出浈阳的重要性,原本要亲自领兵乘胜追击拿下浈阳,结果被杨济拒绝。

    他不觉得杨济是庸将,不会看不出浈阳的重要性,结果却毫无道理的拒绝追击,简直是匪夷所思。

    为此两人爆发激烈的争吵,慕容三藏知道杨济是元帅宇文温的亲信将领,于是向监军长史崔达拏告状,说杨济畏敌不前,导致贻误战机纵虎归山。

    元帅行辕那边吵成什么样子,曲江众将无从得知,但最后杨济的决定没有受到任何来自南昌的质疑,这让慕容三藏十分郁闷。

    他被任命为岭南道行军总管,是作为监军长史崔达拏的“自己人”来壮胆、撑腰,但慕容三藏不想涉及政争,他作为齐国旧臣,本来行事就小心翼翼,宇文家和尉迟家的浑水可不想趟,就想着从岭南凯旋归来。

    杨济方才的一番解释,他之前不是没想到,但总觉得这样有些冒险,眼见着春天已到,万一战事不利拖延下去,到了夏天暑气上来烟瘴爆发,搞不好自己没有战死沙场,反倒病死异乡。

    “慕容总管,是否还有疑问?”

    “没有,只是还请杨总管不要轻敌。”

    “此是自然,接下来的战事,一切都按拟定好的方略办!”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