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一百七十二章 勿忧

    码头,密密麻麻的船只靠泊于此,有满载货物的货船离开,又有更多的货船在引水员的带领下,见缝插针靠上码头,装卸工们忙装卸忙得脚不沾地,船主和商贾们高声交谈着,无数布袋、木箱堆积在码头上。

    不远处的水面上,一艘客船正在等候靠泊,甲板上有一名年轻人,看着眼前繁忙的景象不由得哑然。

    他初到西阳时,听说江州各地豪强抗拒王师,率部曲、庄客作乱,到处烽烟四起,官军焦头烂额,甚至连豫章郡治南昌,都被袭扰得鸡飞狗跳。

    可如今南昌城外码头的情形,哪里像是被战乱波及的样子?

    一艘货船从旁边驶过,货舱里堆着满满的葛、麻,看其吃水,已经到了载重极限,而船夫们正将一大块油布覆盖上去,避免葛、麻被水打湿。

    待其驶离,排在客船前方的一艘货船向着码头移动,见着船夫吃力的撑着竹篙,年轻人真怕这几根细细的竹篙受不住当场折断。

    “三郎君勿忧,南昌城码头繁忙异常,虽然排队进出的船只很多,不过官府调度有方所以忙而不乱,只需再等片刻,就能靠上码头了。”

    “贾典卫,不是传言。。。江州四处烽烟,甚至连南昌城都被波及,怎么。。。”

    听得这么一问,贾牛嘿嘿一笑:“流言就是流言,多说无益,三郎君如今亲眼所见,总比耳朵听到的可信吧?”

    韦福奖闻言不语,只是环顾四周看着江南风情,他从小在关中生活,没来过江南,也没见过如此纵横发达的水路。

    婚姻大事,父母之命、媒妁之言,年轻的韦福奖奉父母之命到黄州西阳提亲,奈何未来岳父领兵在外,不远也不近,所处之地又不是前线,所以他不能带着新娘直接走人,还得赶来南昌拜见未来岳父。

    西阳王宇文温,那个年纪和自己二兄相差无几的人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韦福奖心中无奈,他的母亲宇文氏,是宇文温的姑婆,若按辈分,他还是宇文温的表叔,结果。。。

    好吧,异辈婚没什么奇怪的,他们京兆韦氏和别家联姻,异辈婚也常见,所以他要迎娶西阳王的庶女没什么大不了的,即便西阳王的年纪比他大不了多少。

    也亏得是郡王,直接称呼“大王”即可,不然韦福奖总觉得称呼一个比自己大不了多少岁的人为“岳父”,总是有些别扭。

    “三郎君,请稍微向后退些,一会船只靠泊,船身会稍微颠簸。”

    贾牛善意提醒,面前这位不习水性,万一失足落水虽然肯定有人救所以不会淹死,但若是惊慌失措间呛了几口水,很容易生病,一生病那可就不妙了。

    郎主的未来女婿,可不能有三长两短,所以随行护送的王府典卫贾牛,一路上都很小心。

    待得船只靠岸,贾牛让侍卫们向上岸,然后侧身一让,请同船的贵客们先登岸,他们此行人数众多,都是为了西阳王嫁女之事。

    王府管家李三九,与韦福奖及其二兄韦福嗣一起上岸,紧随其后则是韦府老管家,再次,是王府后院管事柳叶等王府中人。

    他们抵达南昌的日期和时辰,早已提前向城内禀报,所以接船的车队已准备就绪,一行人上了马车,向着不远处的南昌城驶去。

    韦福奖习惯骑马,所以坐在马车里有些不自在,不过兄长一直叮嘱他要注意言行,举止要得当,所以静静坐在车厢里,没有试图掀起窗帘向外看。

    不知走了多久,马车缓缓停下,片刻后车外有人靠近,向着同车的贾牛所坐一侧低语:“典卫,入城要检查。”

    “嗯,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贾牛转向韦福奖,笑了笑说道:“三郎君,入城时,所有人都要下车接受检查。”

    韦福奖闻言觉得有些诧异,不过还是跟着贾牛下了车,刚看清车外情景,他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:

    臭烘烘的人头,盛在木栅里挂在城墙上,分成几行排开,足有数百颗之多,看上去殊为壮观,往来城门外等候检查的行人,有人驻足观望,有人低头看地。

    城门两侧贴着布告,内容不多且文字通俗易懂,但让人看了心惊肉跳:

    有抗拒王师者,项上人头不保!

    一排排木栅栏,将接受检查的行人隔开,一个个披坚执锐的士兵,正虎视眈眈的看着往来过客。

    当然,人的身份有别,接受检查的通道也有区别,韦福奖一行身份特殊,自然不用和布衣挤在一起,而检查也没什么特别,就是登记人数罢了,而无论贵贱,都没有搜身检查一项。

    没花多少时间,一行人顺利入城,而马车却留在城外,城内另有几辆马车代步,看着这种阵势,韦福奖心中泛起一丝不安:江州的形势,果然还是不妙么?

    。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南昌城一隅,军营内人头堆积如山,血腥味扑鼻而来,西阳王宇文温,正在人头堆边与长史崔达拏说话,之所以选在这种惊悚的地方交谈,是因为宇文温在做“日常”。

    主帅与监军斗智斗勇,自古以来就是军中“日常”,监军长史崔达拏每天都在质问主帅宇文温,留在南昌不去岭南是不是怯战,所谓投桃报李,宇文温便来了个“人头堆边谈话”。

    他要敲打崔达拏,让对方嘴巴不要那么臭,因为再臭也臭不过尸臭。

    “外界都在传,说江州烽烟四起,乱军打得官军兵败如山倒,甚至说南昌快守不住了,连寡人都被城外乱军吓得睡不着觉,这种流言,崔长史知不知道是谁传出来的?”

    “下官不知。”

    “不知?哎呀那就奇怪了,寡人麾下将士可不会造谣,说不定有谁御下不严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大王!下官御下甚严!”

    情绪激动之下,崔达拏不知不觉多吸了几口气,一股恶臭透鼻入脑,熏得他几乎晕厥,在这么多人头旁边谈话,已经到了他的极限。

    腐烂的人头,看上去让人心惊胆战,气味让人连连干呕,那挥之不去的尸臭沾在身上,恐怕洗上几次澡都洗不掉。

    奈何,奈何宇文温拉着他现场旁观数人头,身为监军长史,崔达拏可不能怯场,不然气势上输了,说起话来可就硬不了。

    “最近军务繁忙,寡人接连几晚做噩梦,梦见崔长史上书朝廷,说寡人临阵脱逃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大王请慎言,下官从未说过大王临阵脱逃!呕。。。”

    崔达拏话没说完便被尸臭熏得反胃,捂着嘴不住干呕,不远处的厍狄钧苦着脸上前禀告:“启禀元帅、长史,首级已经统计完毕。”

    “有多少颗?”

    “共计一千九百三十六颗,不多不少。”

    宇文温瞥了一眼崔达拏,开口说道:“首级记功实属寻常,而杀良冒功,古来时有耳闻,官军和义兵平定作乱的豪强,这些人及部曲和寻常百姓无异,所以,难免会被人质疑杀良冒功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启禀元帅、长史,一千九百三十六颗,全是男性头颅,年纪均在二十以上,观其牙槽便可确认,绝无屠戮妇孺冒功恶行!”

    厍狄钧回答得斩钉截铁,他被宇文温调来做行军元帅佐官,负责粮草、辎重转运事宜,结果今天被府主派来数人头,真是让他欲哭无泪。

    这种事情,不是刘记室负责的么?

    宇文温看向干呕完毕的崔达拏,微微一笑:“崔长史,寡人精力有限,也许会一时不察为人蒙骗,所以这人头。。。崔长史要不要抽查一下,免得有人用妇孺首级冒功?”

    “不不不,下官方才亲眼所见,人头。。。都无异常。”崔达拏连连摆手,他已经快撑不住了。

    宇文温用的是阳谋,以防止有人杀良冒功为名,带着崔达拏到军营里监督数人头,这里堆着的都是刚运到的“新货”,为官军和义兵攻破豪强坞堡后砍下的乱兵人头,准备用来报功,故而要加以核实。

    既然他这个主帅都亲临现场,崔达拏当然没理由派别人来抽查,所以就得一起闻尸臭,宇文温对尸臭的忍耐限度,可比崔达拏高很多。

    示意厍狄钧将准备好的文书呈上来,宇文温笑眯眯的说道:“长史既无异议,还请用印,为寡人作保,免得战功报上去后,邺城那边有人嚼舌。”

    见着崔达拏毫不犹豫的用印,宇文温心情不错,眯着眼,昂着头,盯着对方说道:“崔长史,那些挑头和王师对抗的豪强,如今一个个都授首于此,江州局势,长史勿忧!”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