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一百七十章 战事紧(续)

    尉氏城头,一片狼藉,蚁附攀城的周兵如潮般冲刷着残存的陈兵,攻城战持续了十五日,终于到了最后时刻,负隅顽抗的陈兵最终没能创造奇迹,不投降的人全都战死。

    城楼上,旗杆被砍断,残破不堪的陈国旗帜飘落地面,如潮的欢呼声响彻天际,周兵清理起堵死的城门洞,片刻后尉氏城北门缓缓打开,城外兵马随即入城。

    城北郊,周军大营中军帐外,江南道行军元帅尉迟佑耆放下千里镜,交给随从后侧身与元帅长史司马消难交谈起来,尉氏城已经拿下,周军终于兵临长江北岸,和南岸的陈国都城建康隔江对峙。

    “元帅,尉氏东南桃叶山需分兵驻守,可于桃叶山南麓江畔搭建水寨、赶造战船。”

    “司马长史,光靠桃叶山的水寨赶造战船,怕是来不及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来不及,但只要我军在桃叶山建水寨,对岸的建康守军就不敢掉以轻心,水军战船不敢调往别处,无暇支援京口和采石。”

    “青州水军到何处了?”

    “依旧靠泊盐城郡海岸,我军尚未攻下广陵,水军此时入长江,无靠泊之地。”

    “广陵那边战事如何了?”

    “也就这几日便能拿下了。”司马消难很肯定的回答。

    尉迟佑耆闻言示意一名部将上前,让他立刻派人去吴州滨海的盐城郡传令,让南下的青州水军做好准备,待得广陵一下便入长江。

    周围一片忙碌景象,士兵们开始收拾营帐准备入城,尉迟佑耆向着南方举目远眺,试图要看到长江南岸边的建康城,那座顽强的城池。

    数百年来,北军即便兵临建康城下,却从未将其攻破,虽然南朝换过几个朝代,可每次建康易主,都是南朝内部变乱所致。

    东晋、宋、齐、梁时的各种变乱,攻破建康城的军队,都是南朝权臣、藩王所有,而北朝大军从未能如愿过,唯一沾得上关系的,是当年的齐国叛将侯景。

    但侯景叛齐入梁时只有区区八百残兵,后来攻破建康靠的还是梁国反叛的军队,而如今,北朝大军终于要渡江南下,改写历史。

    而改写历史的人,就是他,尉迟佑耆!

    想到这里,尉迟佑耆心中有些期待,此次作为平陈主帅,他一直不敢掉以轻心,生怕稍有不慎导致战事进度缓慢,会让人嘲笑他无能。

    而现在便有流言泛起,说他手握数十万大军,攻打淮南州郡却进展缓慢,比起当年的周军主帅要差劲,之所以能为一方主帅,不过是靠着当丞相的兄长提携。

    这些流言是谁在传播?不知道,但大概能猜出个大概:都是对尉迟家不满的人在造谣生事!

    ‘无能之辈,拿不到大权,就只能逞口舌之快!’

    尉迟佑耆对这些流言嗤之以鼻,但毕竟年纪轻血气方刚,心中还是起了较劲的想法,他觉得自己已经做得不错了。

    八年多以前,也就是周国大象元年十一月,郧国公韦孝宽任行军元帅,率军攻打陈国江北各州郡,到了来年也就是大象二年一月,便把江北的陈国国土全部拿下,班师回朝。

    同样是攻打陈国的江北淮南州郡,从出兵到班师,韦孝宽在次年一月便结束战斗,而现在,身为行军元帅的尉迟佑耆,也是从十一月出兵,结果到了次年二月初才平定淮南州郡。

    以时间来看,他确实比不过当年的韦孝宽,可对方是身经百战的沙场老将,而尉迟佑耆自己则是第一次做全军主帅,有如此战果,他可不觉得自己做得差。

    更何况,我接下来还要攻破建康!到时候,看还有谁敢冷嘲热讽!

    尉迟佑耆如是想,所以对于接下来的战事十分期待,只要拿下广陵,接下来的事情就好办多了。

    他眼前的尉氏是方州州治,和江南建康隔江对望,而上游北岸的和州州治历阳,数日前已为周军占领。

    历阳位于长江边,隔江对望的是陈国采石,采石自古便是长江要津,周军若从此渡江登陆南岸,可以威胁建康南侧。

    而即将拿下的吴州州治广陵,位于尉氏下游,其隔江对望的便是陈国京口,也是另一处长江要津,周军若从此渡江登陆南岸,可以从北侧威胁建康城。

    只要周军同时登陆京口、采石,南北夹击建康,那么要拿下这座南朝国都便如探囊取物,但问题在于要控制江面,所以渡江前的两军水战无法避免。

    周国在长江上游水军,实力还很强,不过尉迟佑耆不打算让黄州水军东进支援己方,因为青州水军的实力,他信得过。

    对于尉迟佑耆来说,青州水军是自己人率领,当然信得过,至于宇文温的黄州水军,就多有不便了。

    一想到宇文温,尉迟佑耆的心情就差了些,当然他不是和宇文温有仇,只是出于本能的较劲心理,毕竟宇文温作为岭南道行军,其进军速度快得惊人,出乎尉迟佑耆预料之外。

    他原以为宇文温要攻克江州、平定岭南得大半年时间,结果后来收到战报,说岭南道行军于元日前就突破大庾岭,看样子,说不定尉迟佑耆还没攻克建康,对方就已经把广州拿下了。

    而江南西道行军元帅宇文明的进军速度也不慢,湘州州治临湘已经拿下,平定湘州全境想来已非难事。

    人比人气死人,尉迟家如今掌握朝廷大权,许多人都在拿尉迟家的几位和宇文家的几位对比较,其他的事就不说了,光是说这次平陈,宇文家那两位的表现不错,而尉迟佑耆的战绩相比之下就有些黯然失色。

    不是说战绩有问题,而是他手上的兵力可比别人强得多,相比之下战局进展平平,也难怪有人阴阳怪气开始造谣。

    一名佐官带着传令兵急匆匆走了进来,将战报呈交给尉迟佑耆,他只是粗略浏览了一遍,面色变得凝重起来:“怎么回事?江州出事了?”

    “是的,江州如今各郡都有溪狗作乱,官军正四处讨伐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西。。。狗?西狗是什么?”

    传令兵口中所说的“西狗”,尉迟佑耆不太懂,一旁的司马消难解释道:“溪狗者,为南朝对江州人士的蔑称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,看来江州战事紧。。。”

    尉迟佑耆又看了看战报,不由得松了口气:我说嘛,这么快攻克江州,肯定是一鬲夹生饭,看看,现在不是闹起来了?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