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一百六十八章 蠢蠢欲动

    江州郡县有异蛇,渊远而流长,历南朝数代不死,占山据泽,隐田地僮客无数,有坞砦之巢穴,有粮草充实之库房,兼有亡命之徒逾千。

    此蛇潜伏山林河泽之间,若为人激怒必然叛乱而噬之,无一年半载不能平定。

    有周国宗王宇文氏某,欲得而腊之以为饵,可以医心疾、头痛、失眠、茶饭不思等症,其记室刘文静献捕捉之策,募有能捕者,当其一年所得,黄州义兵义商争奔走焉。

    宇文温看着自己所写文字,觉得比起“借鉴”的《捕蛇者说》毫不逊色,深为古文功力见长而自豪,用手一揉,将写着字的白纸揉成团,然后扔进废纸篓。

    “豫章至南康有豫章水,又名赣水,可行船其上,然则水流湍急,河道多乱石。。。”

    王府记室兼元帅记室刘文静,正在一张大型舆图前侃侃而谈,舆图旁围着一圈人,既有身着铠甲的将军,也有身着布衣的平民。

    无论是谁,都在认真的看着舆图,侧耳倾听刘文静的讲话,因为这事关重大,和大家息息相关,所以不能疏忽了重要信息。

    唯有宇文温在一旁无所事事,身为行军元帅,他可一点都没有揽功劳的想法,平定岭南的头功,他让给行军总管杨济等人,而即将爆发的江州豪强叛乱,他要将平定大功分给部下们。

    之所以说叛乱是“即将爆发”,也就是现在还未爆发,至于会不会爆发,只能说很有可能。

    如今是周国乾兴二年,陈国祯明三年,刚好是一月底,若按照历史轨迹,如今是隋国开皇九年,而陈国都城建康,已经被隋军攻破。

    历史上隋国平陈,是在千里长江战线上同时多路进攻,但主攻方向是建康,而对于中游巴、湘、郢、江州的进攻是掣肘,防止中游的陈军驰援建康。

    因为先前已据有江北之地,加上陈国皇帝陈叔宝作死,隋军的进攻速度很快,元月中旬便已攻占建康,这是一次成功的斩首作战,得知都城陷落后,各地陈军大多不战而降,江州守将亦是如此。

    而现在,并不是这样。

    负责主攻建康的江南道行军,如今还在长江北岸淮南地区作战,不知何时才能够渡江,宇文温领兵攻占江州,进度很快但隐患也很大:

    江州各郡县已投降的陈国官吏,还有各地大小豪强,其内心未必愿意服从周国,只不过被周军兵临城下,无力抵抗才开门投降。

    如今他们的建康朝廷尚在,一旦某日陈军大举反扑,迟早要“反正”。

    宇文温率领的岭南道行军,要同时兼顾江北晋州一带、江南江州十郡,还要攻略岭南,兵力有些捉襟见肘,一旦东面的陈军反扑,引发江州各地叛乱,根本就没办法有效镇压。

    江州的豪强、酋帅、洞主们,虽然被蔑称为溪狗,但不代表对方没有实力,相反,自从萧梁末年的侯景之乱后,江州的豪强们便登上了南朝的政治舞台。

    侯景之乱,位于岭南的陈霸先率兵北上勤王,翻越大庾岭之后,遇到江州豪强的拦截,但也获得更多江州豪强的支持,这些被人蔑称为“溪狗”,却真的成了陈霸先的爪牙,为陈国的创建立下汗马功劳。

    凭借反抗侯景大军以及协助陈霸先称帝的大小军功,江州豪强纷纷成为领兵将领以及各地的郡守,深入掺和到陈国的政治之中,他们的眼界已开,再也不好糊弄了。

    宇文温知道江州现在的局势看起来风平浪静,可实际上却是暗流涌动,他特意请各地豪强到南昌“开会”,结果除了豫章本地著姓之外,居然没一个豪强派人与会。

    这说明了江州豪强们的态度:大局未定,你能奈我何?

    陈国的建康朝廷还在,江州东北面的北江州、东面的东扬州还有东南面的丰州,其驻军极有可能反扑江州,而周军对岭南用兵,看上去一时半会也没办法搞定,所以江州豪强们有恃无恐,不认为宇文温能把他们怎么样。

    暂时投降,可以保存实力,不响应宇文温的邀请,是为了划清界限,为了将来王师收复江洲时证明自己“身在曹营心在汉”。

    对方的心思很明白,即便因此得罪了周军,但因为周军兵力少所以无法撕破脸讨伐他们,大家面和心不合就这么装作友好共处,直到建康那边分出胜负。

    陈国赢了,那么豪强们就聚集力量,等着王师克复江州时痛打落水狗;如果周国赢了,再讨好新官府也不迟。

    这种想法和心情,宇文温很理解,所以决定防患于未然,为将者未虑胜先虑败,江州豪强存着异样的心思,那么他就要当机立断。

    既然你们的那话儿不老实、蠢蠢欲动,那么我就勉为其难帮你们阉掉了,一路走好哈,各位公公!!

    “官军负责主攻,诸位义士率领的义兵负责侧翼掩护,兼之维持粮道安全。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攻破坞堡、庄园之后,不得擅自烧杀抢掠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平定叛乱,不得袭扰郡县百姓。。。”

    初次登上军事舞台的刘文静,慢条斯理的讲解着,宇文温让他拟定“平叛”方略,琢磨了数日之后终于有了成果,而现在,就是详细布置的时候。

    能有如此机会,刘文静激动不已,虽然以元帅记室参军进行作战安排有些怪异,但在场的都是宇文温的麾下将领,指挥起来如臂使指,所以,一旦失败,就说明是他的方略不对。

    有可能不对么?不可能!

    在场的除了官军将领,还有义兵首领,甚至也有义商首领,之所以出现军民混杂的情况,是因为宇文温秉持一贯的宗旨,要“大家一起发财”。

    战火纷飞,受益的除了官军将士,还要有黄州及江北各州郡的利益小团体。

    黄州的刀,要为黄州的商贾带来更多的原材料,还有更多的利润,而江州地头蛇的血,要用来浇灌黄州利益集团的大树,让其长得更加茁壮。

    所以,家主、族长或其嫡长子拒绝出席南昌见面会的那些豪强们,必须叛乱,想叛乱的要马上叛乱,不想叛乱的,也得创造条件让他们叛乱!

    逼反豪强,会导致江州局势大乱,到时候烽烟四起,一旦平叛不利就会玩火自焚,这种没事找事的做法,是宇文温经过深思熟虑后下的决定,却让刘文静来拟定方略。

    所谓“巧妇难为无米之炊”,宇文温不是故意刁难刘文静,而是把“米”准备好了:黄州的义兵,还有义商。

    义商和义兵,都是黄州总管府治下各地豪强的队伍,正如同义兵实际就是捕奴队那般,所谓义商,就是黄州的武装商队,如同一只初生幼虎,即将参与到国战之中。

    “诸位,官军说谁是叛逆,那么他们全族就是叛逆,所以,该杀就杀,该抓去做苦力的,就要抓去做苦力!!”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