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一百六十六章 心思

    岭南道行军元帅行辕,崔达拏板着脸走出辕门,领着随从往自己的下塌处走去,方才他和元帅宇文温唇枪舌剑一番之后,不出意外的处于下风。

    小狐狸的口舌之才实在了得,面皮又厚,争吵时稍处下风便厚着脸皮带歪话题,饶是自诩阅人无数的崔达拏,和宇文温争辩起来都有些头痛,不是对方不讲理,而是一套一套的歪理让人哭笑不得。

    杞王怎么会养出这种儿子来的?杞王世子可不是这样的啊!

    想想刚才宇文温的嘴脸,崔达拏不由得冷哼一声,脚步加快,心中盘算着接下来该如何防备宇文温乱来。

    岭南道行军的进攻速度很快,出兵一个月便攻下陈国江州,新年前突破大庾岭,比崔达拏战前最乐观的预测还要快,再这样下去,搞不好春天就能平定岭南。

    这是丞相绝对不想看到的结果!

    作为岭南道行军元帅长史,崔达拏承担着监军之责,若依往日的监军职责来看,督促主帅用兵尽快击败敌人是常态,而他,实际上宁愿宇文温花上一年都平定不了岭南。

    朝廷兴兵南下进攻南朝陈国,头功必须是江南道行军元帅尉迟佑耆的,所以丞相尉迟惇为了弟弟的功劳,煞费苦心布局,之所以让崔达拏来当岭南道行军长史,就是为了避免出意外。

    要想对南朝用兵,水军是关键,黄州总管府的水军很强,所以一旦攻克江州,接下来只要顺流而下,就可以兵临建康城下,而崔达拏就负责盯紧宇文温,不能让他‘走错路’。

    宇文温会听他的么?不会,但好歹要遵循朝廷法度,除非想造反,不然闹起来以后,行军元帅还得听监军长史的意见,而唯一的问题就是:宇文温一定要过大庾岭。

    南昌所处豫章郡,为江州心脏部位,向西走安成步道可至湘州临湘,向南经南康郡翻过大庾岭可入岭南,而向东走鄱阳步道,可以直达东扬州,如同一把匕首扎进陈国的三吴地区,抄都城建康后路。

    崔达拏觉得宇文温滞留南昌不去岭南,肯定是起了坏心思,就等着找借口往东面走,这种事情绝不允许发生,所以他每天和对方吵架,就是要敲打敲打这个“独脚铜人”,不要生出不该有的心思。

    无论如何,都要尽快让你到岭南去!

    想到这里,崔达拏只觉得事不宜迟,江南西道行军已经拿下湘州州治临湘,陈国的湘州距离全境失守已经为时不远,到时候宇文温更加有借口‘乱来’。

    行军总管贺若弼,率领所部兵马绕过岳阳郡直取临湘,接连击败临湘周围陈军最后兵临城下,陈国湘州刺史、岳阳王陈叔慎见城内士兵军心涣散,便打开城门投降。

    实际上是诈降,待得贺若弼入城后,陈叔慎设宴款待,欲让埋伏好的死士将其击杀,结果只带数名护卫孤身赴宴的贺若弼先发制人,当场将陈叔慎制住,喝退了伏兵,随后坚守临湘直到主力到来。

    临湘易手,临湘和南昌之间的唯一陆路通道——安成步道没了威胁,驻守安成郡的行军总管陈五弟,分一部分兵马留守,带着大部分兵马回到南昌,崔达拏要提防宇文温接下来有“奸计”。

    能制衡宇文温的另一个帮手——元帅司马崔弘升,如今正在江北领着史万岁、樊子盖攻城略地,先前已经拿下晋州,向着合州方向进军,崔弘度距离南昌太远,崔达拏只能自己盯着宇文温。

    宇文温让南昌船场造船,说得好听是补充水军损失的战船,其实就是居心叵测,崔达拏已经能够想象宇文温“义正辞严”要乘船往下游去增援的嘴脸,不过对方绝对找不到理由。

    江南道行军要渡江,当然要有水军护航,但不需要上游的黄州水军,因为还有一只水军能够帮忙,那就是青州总管府的水军。

    按照战前拟定的平陈方略,当尉迟佑耆率军突破淮水、逼近长江北岸时,青州总管府的水军会沿着海岸线南下,进入长江之后抵达长江北岸,与江南道行军汇合。

    所以,不需要宇文温的黄州水军去“增援”下游!

    想到这里,崔达拏望向遥远东北方向天空,他在期望尉迟佑耆能够势如破竹,尽快兵临长江北岸,以便早日渡江攻破建康,也免得夜长梦多。

    而你,宇文温,只需要到岭南喂蚊子就行了!

    。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行辕内,宇文温正在看舆图,这是江州舆图,其中一个个红圈圈起来的地方,是各地豪强的地盘,而他接下来要做的事,就是对这些地头蛇动手。

    行军总管陈五弟和几名将领也在一旁看着,作为宇文温的一把刀,他和所部兵马从安成‘抽’回,紧接着就要砍向某些倒霉鬼了。

    “将士们身体如何?有没有水土不服?”

    “回大王,有是有,但不严重,在安成驻扎了半月,再水土不服也适应了。”

    “切记,不要喝生水,不要到小河滩里涉水,更不要去死水潭洗澡,一定要提防血吸虫,以免染上鼓胀病!”

    “末将明白,自从入了江州,我等行军、扎营俱是小心提防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陈五弟见左右都是自己人,小心翼翼的问道:“大王,真要大开杀戒么?”

    “什么大开杀戒?这是王师送温暖!”

    宇文温冷笑着,江州地头蛇很多,各地豪强、酋帅、洞主,占据着大量地盘和人口,蓄养着许多部曲私兵,即便是陈国的江州官员,也不敢轻易对这些人动手,可他不一样。

    岭南道行军的兵力,要同时维持江北、江州、岭南的战线很勉强,也就是陈军鱼腩他才敢如此托大,所以不能容忍江州地界上有威胁存在。

    从南昌到大庾岭南侧的始兴,陆路距离上千里,一旦江州爆发叛乱就会导致粮道断绝,在岭南的杨济等人进退两难,搞不好就完蛋了,还连带着宇文温的虎林军一起完蛋。

    这种情况绝不能出现,所以他要向江州的地头蛇们致以亲切的问候。

    宇文温之所以驻足南昌不走,就是为了未雨绸缪,不调教一下地头蛇们,他可不会善罢甘休,至于什么突袭建康抢功劳之类的心思,暂时没有。

    “你们准备一下,过几日有大场面,要是有哪个地头蛇敢不听话,你们就去刷人头!”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