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一百六十三章 楼船将军下横浦

    元日,正月初一,一个喜庆的日子,对于普天下的百姓来说,今天无论如何都要好好庆贺新年的到来,而对于麦铁杖来说,更是要好好庆贺一番。

    走在始兴城里,看着熟悉的街景,听着熟悉的家乡话,麦铁杖觉得十分高兴,当然更高兴的是,周军入城之后果然纪律严明,没有烧杀抢掠来个三日不封刀什么的。

    他是始兴人,但不是生在城里,麦氏族人聚居在乡下所以不会被战火波及,但是他少年时跟着伙伴到城里讨生活,入伙当了强盗后也时常来城里转转,所以始兴城算是半个故乡。

    做强盗当然不好,所以如今励志建功立业光耀门楣的麦铁杖,能让始兴这半个家乡免遭兵灾,心中颇为高兴,也不枉费他作为周军使者入城劝降,冒险走上一遭。

    “哎哟我说老麦,你这地主不请大家伙喝些酒,哪里像话嘛!”军主李石磨嚷嚷着,一旁的士兵也不停起哄:“请酒,请酒!”

    麦铁杖闻言有些不好意思:“这不我囊中羞涩,改日,改日回到西阳,定然请大家喝酒!”

    “西阳?天晓得何时回西阳,我说这岭南好风光,不如到了广州,你做个东,请大家好吃好喝一顿,好歹知道岭南美食是什么味道不是?”

    一群人正议论得热闹,巡街的统军刘波儿转到这处街口,见着场面热火朝天,一本正经的喝道:“一个个满面红光的,是不是喝酒了?执勤期间不许喝酒!!”

    “统军!我们可没喝酒,不信闻闻。”

    “一嘴巴臭气,谁闻谁倒霉!”刘波儿捏着鼻子,看着街上躲躲闪闪的行人,正色道:“别将有令,不得扰民,你们聊天归聊天,不要高声喧哗,免得百姓以为你们在商量着祸害哪家小娘子!”

    “统军,我们哪里像坏人?大过年的在街上巡逻,总不能说再打坏主意吧?”

    “老李,管好你们军的兵,尤其是你,不要对着百姓笑,不然看上去就像什么什么洞主,专门祸害百姓的那种。。。”

    众人闻言暗笑不已,李石磨一摊手,领着卫兵到别处查岗去了,为了避免部下不守军纪,入城驻扎的虎林军,军主们都要时不时到自己所辖范围巡视,防的就是有将士祸害百姓。

    “老麦,城里百姓情绪如何?”

    听得刘波儿发问,麦铁杖如实回答:“总不能说欢天喜地、箪食壶浆,可大军昨日入城后便秋毫无犯,百姓好歹放心一些。”

    “我军没人懂这里的方言,你再找几个可靠的当地人,给大家帮忙当通事,不然闹出误会可不好,大王虽然身在豫章,但对官军军纪还是很看重的,我们虎林军可不能触犯军法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,只是城里的百姓不知道官军能待多久,若出来帮做事,日后官军撤了,陈军又来了,就怕被清算。”

    “无妨,曲江差不多完蛋了,待得捷报传来,百姓们定然相信这始兴,从此之后就是大周治下了!”

    始兴城头,仪同谢两斗正在巡城,作为行军总管杨济的部下,他原本隶属于军府,只是临时编入的岭南道行军,他和部分将领隶属行军总管杨济麾下,不过这没什么,因为大家本就是同袍。

    “谢仪同!”

    哨兵们向谢两斗行礼,他们都是虎林军的士兵,虽然名义上和谢两斗这些岭南道行军将士互不隶属,但实际上还是有关联的。

    “如何,昨日喝了几坛酒?”

    “哪里,军纪严,今日要放哨的,每人只能喝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三碗酒!”谢两斗把军纪说了出来,作为虎林军出身的老兵,他当然对虎林军的军纪再熟悉不过,看着面前一个个后辈,他不由得感慨万千。

    八年,谢两斗从一个吃不饱饭的无地农民,变成如今的仪同将军谢两斗,是虎林军改变了他和许多人的命运,而现在,也在改变着年轻士兵的命运。

    看向一个脸上带伤的士兵,他问道:“我记得你,你叫张定和,是今年。。。呃,如今是新年,你是去年的新兵,对吧?”

    “是的,将军。”

    “先登,你很有胆识,我可是看得一清二楚,勇敢没有错,但不要太莽撞了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将军提醒。”

    张定和行礼后答道,数日前突破大庾岭陈军营寨时,他第一个翻过营栅,连续砍倒三个陈兵后,差点被敌军长矛捅中面部。

    亏得同袍一把将他扯开,躲开了致命一击却伤了面颊,所幸伤口不深,不会留下疤痕。

    “官军虽然拿下了始兴,但大家不能大意,要提防当地酋帅浑水摸鱼,尤其是晚上,不要被人摸到身边,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!”

    “是,将军!”

    虎林军是西阳王宇文温的募兵,其实就是类似部曲的私兵,按说官军将领没资格管,不过虎林军的年轻士兵们,都知道许多官军将领是他们的前辈,所以相互间气氛融洽。

    大家都有渊源,也正是这个缘故,行军总管杨济作为先锋突破大庾岭,西阳王特地派出虎林军随行,还下令行军总管慕容三藏一同南下。

    两个行军总管,相互之间平级,而西阳王以杨济为正,慕容三藏为副,又以虎林军为辅,听从杨济调遣,如此安排,就是要让杨济率精锐在大庾岭以南站稳脚跟,顺便让大家有机会立军功。

    去年新入伍的新兵麦铁杖是始兴人,又做过拦路抢劫的强盗,对这一带地形再熟悉不过,所以在详细了解了地形之后,杨济定下了一系列计策,最后大败陈军突破大庾岭,进驻始兴城。

    正谈话间,城外传来号角声,众人循声望去,却见城郊横浦水上,大量木船满载着士兵顺流而下。

    “临时赶工的这些船只,到底行不行啊?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不行的?我跟你们说,那日我们在横浦水畔,用数万个布袋装砂石筑坝,当天傍晚就蓄水成功,然后凌晨时便放水淹了下游,这些船,只要撑到下游曲江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官军即将对横浦水下游的东衡州州治曲江发动进攻,只要将其攻克,那么岭南陈军就回天无力了,待得岭南道行军主力翻过大庾岭,在曲江乘船顺流而下,拿下广州如探囊取物。

    张定和扶着墙头,看向横铺江上的船队,不由得想起当年读书时知道的一件事。

    西汉元鼎五年,汉军讨伐南越国,其中一路,以主爵都尉杨仆为楼船将军,出豫章,溯江而上抵达大庾岭,大军徒步翻山之后抵达如今的九渡一带。

    杨仆在九渡地区扎寨造船,于冬季时,全军乘坐数百楼船,沿着横浦水一路顺流而下进攻南越。

    而数百年后的今天,周军依着相同的路线,即将乘船沿着横浦水一路顺流而下,进攻退守曲江的陈军,虽然临时赶制的船只没有高大的楼船那么雄伟,但上面的士兵,同样英勇善战。

    “史书记载的楼船将军下横浦,今日又重现了。。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