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一百六十章 赣巨人

    夜,月色下树林中怪叫连连,听起来似乎是鸟叫,又似乎是人叫,如同婴儿嚎哭般十分渗人,实际上那是夜行走兽或者飞禽发出的叫声,或许是在觅食、壮胆,亦或是在呼朋唤友。

    “扯谈吧,还呼朋唤友,你是不是听奇闻多了胡思乱想?”

    “可不是我乱想,知道不,这大庾岭一带,据说有一种怪物,唤做赣巨人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赣巨人?你莫要乱说话,如今我们就在大庾岭附近,万一说来就来。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哎哟,你胆子比我还小啊。。。怕什么,营寨里那么多人,我们又在望楼上,赣巨人真要是来了,又能如何?”

    乌迳陈军营寨,望楼上两个哨兵正在聊天,他们负责值夜所以不能入睡,长夜漫漫十分无聊,于是开始聊天解闷,顺便壮胆。

    营寨外是茂密的树林,夜色下黑压压一片,时不时发出的怪声,让他们觉得毛骨悚然,似乎树林之中,有妖魔鬼怪正盯着他俩,准备掳去深山老林里吃了。

    作为大都督王猛从建康带来的兵,他们离家来到这岭南之地已经数年,虽然家属也一同来到东衡州定居,但这里毕竟不是故乡,住起来总觉得不舒服。

    岭南风俗和三吴迥然不同,而且据说崇山峻岭之中多精怪,闲得无聊之际,建康来的兵时常听当地士兵用半生不熟的汉话,说起各种奇闻异事。

    赣巨人,就是一种可怕的怪物,据说生活在江州和岭南交界处的南康郡深山中,这种怪物身高丈许,人面长臂,黑身有毛,脚跟反向。

    这种怪物被当地人称为“山都”,十分健走,披头散发喜欢大笑,母的赣巨人会做一种药汁,人一旦被洒中就会生病。

    关于赣巨人的奇闻有很多,反正这种怪物被描述成山中恶鬼,喜欢抓人活吃心肝,又喜欢抓女人回去繁衍子孙,令人闻之色变。

    夜风拂面,林间怪叫声渐渐稀疏,营寨内鼾声此起彼伏,而各个望楼上的哨兵也开始打盹,就在这时一个黑影划过夜空,落在一座望楼顶部。

    因为议论赣巨人导致越想越怕的两个哨兵,很快发觉楼顶落下东西,正琢磨着要用棍子敲顶棚时,却听得上面突然发出“桀桀桀桀”的叫声。

    突如其来的怪叫声,在四周相对寂静的环境下显得格外惊悚,哨兵被吓出一身白毛汗,一个哆嗦差点连手里的长棍都掉落地面。

    顶棚上一个黑影闪过,向一旁树林飞去,看上去似乎是一只夜禽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夜枭,可把我吓得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夜枭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就是猫头鹰,昼伏夜出,叫声渗人,所以叫夜枭。”

    见到猫头鹰据说会倒霉,那名哨兵不由得郁闷起来:“晦气!居然见到了猫头鹰。”

    紧了紧寒衣,他望向营外,试图从黑压压的树林中看出什么不同来,但看了片刻也看不出所以然来。

    “莫要看了,为了防止有人偷营,营寨外百步距离内的树木都被砍了,北虏真要是摸来这里偷袭,必然要走过外边的空地。”

    “想靠近营寨?今夜可是有月光的,我们也不是雀蒙眼!”

    。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树林中,一只猫头鹰从上空落下,田六虎伸出带着皮手套的左臂,让其稳稳站住,从皮囊里拿出一块鲜肉,给自己饲养的宠物解馋。

    “如何?那边有动静么?”一旁的田益龙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有,营寨外没有暗哨,看来他们很放心嘛。”

    田六虎说完轻轻的笑起来,示意随从拿来鸟笼,让猫头鹰钻进去休息。

    田益龙拿出怀表,不借助任何照明火光,就着从树冠上洒落的月光,看着白底表盘上的指针,确定距离约定的时间还有四个小时,也就是两个时辰。

    将怀表收好,田益龙示意左右下去传令:“让大家再睡一下,养足精神,天亮了好开工。”

    “田东家的作坊多了果然不一样嘛,开什么工,是打猎。”

    面对着好友的讥讽,田益龙没有反驳,他家确实开了很多工坊,所以也习惯了用怀表看时间,不过对方也同样习惯了用怀表看时间,因为大家都是“田东家”。

    “你不打个盹?”

    “不了,打猎前,我不习惯睡觉。”

    田益龙没说话,没有卸去身上铠甲,便裹着块布席地而睡,地上满是落叶,也不是很平整,但对于他来说不是问题,周围黑压压一大片,都是如此休息的周兵。

    不,确切来说,其中至少一半是协助官军平定岭南的义兵。

    义兵,当然就是黄州捕奴队的雅称,反正掠夺生口这种事几百年下来到处都屡见不鲜,他们攻打的又是山中堡寨,没有危害官府治下百姓,所以官府乐得向各位义兵首领‘进货’。

    西阳王很大方,也很守信用,大家表现好所以收益也很好,往日里紧缺的诸如盐、铁等货物都能运进山寨里,义兵的装备也有了巨大变化。

    钢刀、铁箭镞制成的箭、强弓、环锁铠,耐穿的衣服、鞋子,还有各类诸如火腿、肉丝、咸蛋等副食品,各位寨主手下的兵愈发强悍了。

    他们本就擅长翻山越岭,如今装备精良,随身携带的食物又能保证营养,所以在山中的活动时间和范围越来越广,加入捕奴队的寨主们越来越多。

    不光江北大别山脉,江南鄂州南部的绵延大山也是捕奴队的“业务范围”,所有不听官府话的山寨,下场就只有一个:冚家铲。

    这是西阳王的原话,据说是岭南方言“死全家”的意思,田六虎对此深表赞同,也是最忠实的执行者。

    攻破山寨之后,不听话的男人杀掉,老人也杀,留下青壮当奴隶卖掉,女人分给表现出色的寨兵,小孩抓回去当寨子里的奴隶。

    数年下来,各家山寨人口明显增加,一年内出生的婴儿,比过去十年内出生婴儿还要多,一年内赚回来的钱帛还有盐铁米,比过去五十年赚的还要多。

    大家都在西阳城有了别院,一来方便联系“业务”,二来方便家里人和亲戚来城里享福,如果不怕家里母老虎,在城里养个外室什么的也不错。

    主要是城里有好医生,这是山里人最需要的,尤其稳婆,一救可是能救两条人命,能光明正大的在城里生活,是所有山里人的梦想,如今既然实现了,田六虎等老少寨主们当然要知恩图报。

    西阳王是“岭南道行军元帅”,要到千里之外的岭南打仗,那么他们这些爪牙,肯定要如影随形。

    大家都是良民,所以要为朝廷效力,西阳王赏罚分明,立下大功后,说不定能得朝廷封赏,得封做什么“公”什么“母”,日后也能光耀家族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田六虎从怀中掏出怀表看起来,距离动手的时间越来越近,他们也该做准备了。

    上千人的队伍,在那位熟知路径的麦壮士带领下,悄无声息的绕路翻山越岭,就这么静静潜伏在乌迳陈军营寨侧风向附近,而对方却毫无所知。

    之所以是侧风向,是因为周军由东北而来,如今刮的是东北风,若在营寨上风向潜伏,顺风而下的气味很容易让陈军察觉。

    陈军里有这样的人么?不知道,但田六虎作为一个猎人,一切细节都要考虑在内,他不想惊动狡猾的猎物,所以精心选择了埋伏地点。

    打了个哈欠,这是黎明前最让人犯困的时候,田六虎收起怀表,用手捅了捅一旁熟睡的好友。

    田益龙拔刀而起,如同一只即将拼命的老虎:“有人来了?”

    “不,是我们要过去了。”

    田六虎拿出一个小罐子,用手沾了些往脸上抹,看上去有些面目狰狞。

    “都说江州南康郡群山之中有怪物,叫做赣巨人,一会,我们就让他们知道,什么是山中怪物!”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