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一百五十八章 幽暗深晦

    陈军横浦水大寨东北,乌迳,官军小寨已经增加了驻军,而陈军士兵正在其外围立栅栏,扩大营寨的规模,新的箭楼正在搭建,而营栅外围的壕沟也正在挖掘。

    陈将王仲宣领兵离开乌迳寨,向东北进发,在他们面前是绵延的丘陵,茂密的树林之间有一条古道,当地人称之为“乌迳道”,是除了大庾岭道之外,另一条往来岭南与江州之间的道路。

    迳,是岭南百姓对深山小道的通常叫法,而乌迳中的“乌”,是因为此道穿梭于山林之中幽暗深晦,故而称之为“乌迳”,其西端出口处的村落,便得名乌迳村。

    乌迳道西起新溪、乌迳,途经田心、松木塘、鹤子坑、鸭子口、石迳圩等村,至东北面的江州南康郡地界九渡村,全长约七十里,走完全程约三日。

    九渡位于九渡水畔,在那里乘船顺流而下往东数里之后入桃水,桃水一路向北流淌最后入赣水,这段水路走完大约要四日。

    船只入了赣水便可顺流而下,没多远便可抵达南康郡郡治赣县,乌迳道水、陆连通,没有深山峻岭阻隔,要比大庾岭道好走,但路程却多出数倍,故而没有大庾岭道知名。

    也正是因为如此,乌迳道没有官府修葺,完全是沿途村民自行开辟,历经数百年沧桑,才在丘陵、树林间形成一条小路,对于军队行军来说有些坎坷难行,但对王仲宣及部下来说,根本不是问题。

    王仲宣是俚帅,连同部下都是俚人,善于行走山林之中,所以区区乌迳道难不住他们。

    经乌迳道袭击赣县,抄大庾岭周军后路,一把火将赣县粮仓烧了立下大功?

    想法不错,但成功的可能性很低,王仲宣没那么傻,而大都督王猛也不是嗜赌成性的赌徒,之所以派王仲宣走乌迳道,是为了防止周军偷袭。

    周军若要从赣县经赣水、桃水、九渡走乌迳道,费时费力,但若是走另外一条古道,却能节省至少一半路程,而陈军要防的,就是对方走那条小道:龙川古道。

    此古道,相传为秦汉时南越王赵佗就任龙川令走过的路,那是从大庾岭北麓的南野出发,向东南方向翻越山岭,最后来到九渡附近乘船入桃水,然后逆流而上,翻过大山,再走水路抵达龙川。

    龙川古道和乌迳道一样没什么名气,都是民间自辟的小路,但确实是存在的路径,能够往来大庾岭南北麓。

    两条道路的交汇点就在九渡,也就是说,一旦周军有当地山民做向导,极有可能走龙川古道经九渡转乌迳道,从东北方向进入安远郡地界。

    而龙川古道和大庾岭道的北面起点很近,大庾岭道是向正南翻越山岭,直达大庾岭南麓,而龙川古道是往东南翻过大庾岭,周军若走龙川古道,可以达到迂回侧击大庾岭南麓之目的。

    所以大都督王猛下令,让王仲宣领兵从乌迳出发抵达九渡并安营扎寨,作为乌迳陈军营寨的前哨,遇到小股周军精锐就将其击败,遇到大股周军就向乌迳示警,以便让驻军有足够时间布置防御。

    换句话说,王仲宣是一条看门狗,职责就是跑出村口一里地看门,见人就狂吠给村里示警,若来的是小偷倒还好,光靠叫就能吓跑对方,可一旦来的是群强盗,他吠过之后怕是要被人乱刀砍了。

    所以王仲宣不打算傻乎乎当狗,值此局势变幻莫测之际,他要好好谋划一番,以便获取更大的利益。

    王猛等陈国官军将领称呼南犯的周军为北虏,可在岭南当地人眼中,陈国官军何尝不是北虏?

    只要是在五岭以北,全都是北虏!

    身为俚人,王仲宣知道自己和其他出身酋帅、洞主的将军、刺史、太守一样,在建康朝廷眼中,都是“南蛮”,不值得信任,就当是条狗来用,要么是猎狗,要么是看门狗。

    别的不说,前几年兵败被抓的广州刺史马靖,就是因为坐镇广州多年,深得各地俚人的民心,结果无端被建康朝廷怀疑有自立之心,随后派兵将其抓回建康。

    岭南各州的酋帅看在眼里,只觉得心里不是滋味,愿意对他们好的马使君被抓了,那意味着什么?意味着建康朝廷说一套做一套。

    口口声声说要把他们当自己人,实际上呢?

    愿意把岭南酋帅当自己人的马使君倒了大霉,而继任的广州刺史陈方庆,对酋帅们的态度变得冷淡起来,若不是坐镇东衡州的大都督王猛用兵厉害,各位酋帅都不想搭理陈方庆。

    如今王猛要领兵迎战北虏,杀了两个姓陈的,又依照军法把自己同产弟打得遍体鳞伤,若不是如此,王仲宣等酋帅出身的将领、刺史、太守,根本就不愿跟着王猛去拼命。

    建康朝廷把长江以北的敌国称为北虏,而在王仲宣这些心怀不满的岭南酋帅看来,建康朝廷也是北虏,北虏打北虏,争夺岭南的控制权,他们有多傻才会为别人玩命。

    打赢了,是别人的狗,打输了,还是别人的狗,好端端的人不做而去做狗,他们要有多贱?

    数百年前,中原秦朝镇守岭南的一个叫做赵佗的大官,趁着中原战乱之际,分兵据守五岭门户,关起门来在岭南建立南越国做大王,自由自在好不快活,王仲宣觉得自己可以策划一下。

    想学赵佗建国做大王?那太难了,更何况岭南有实力的酋帅多了去,轮不到他王仲宣,所以要换一种方式。

    什么陈国、周国,反正都是北虏,岭南的事情还不如酋帅们自己商量着办,自己的地盘自己做主,北虏,就别想插手岭南事务!

    岭南距离中原有千里之遥,中原大军来一次不容易,只要顶住五岭门户,就有对方好受的,实在打不过就服软,等大军离开之后,再折腾一番。

    折腾多了,中原朝廷来来回回派大军肯定受不了,那么大家再说些软话,表示愿意奉中原朝廷为主君,也就是称藩,面子给中原皇帝,里子就是他们岭南酋帅们拿。

    他再想办法拿下广州做地盘,守着州治番禹过日子,光靠着海外番商运来的奇珍异宝,转手后的利润足够养活许多战兵,有这些兵做后盾,以广州为家业,足够造福子子孙孙了。

    林间幽暗深晦,阳光透过浓密的树冠,洒在青苔遍布的小道上,王仲宣看着前方斑驳地面,心中不由得冷笑。

    王猛让他和北虏拼命,他可不会傻乎乎去拼命,周军若过不了大庾岭,怎么能把岭南这一潭水搅浑?

    水不浑,我又怎么浑水摸鱼?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