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一百五十七章 如臂使指

    大庾岭南麓,横浦水至东北向西南缓缓流淌,在西北、东南两侧山脉包夹之下,横浦水河谷如同一个长条布袋,而东衡州安远郡便在这个布袋之中。

    安远郡东北端是丘陵地带,那里不是什么交通要道,所以并无城池而只有新溪、乌迳等零星村落,东衡州在此只立有小寨,为的是展现官府的存在感。

    而安远郡西南端为须阳,扼守西南门户,郡治始兴则位于须阳东北、安远郡西南位置,距离大庾岭道南端出口约一百里。

    这个距离不远不近,为了抵挡南犯周军,东衡州刺史、都督岭南二十四州诸军事的大都督王猛,率军抵达始兴的次日,便沿着城外横浦水一路向东北进军,进抵大庾岭南麓,刚好挡住翻山越岭而来的周军。

    也亏得王猛指挥大军如臂指使、令出必行,不然只要晚上半日,一切都完了。

    周军一个月内便攻占江州各郡,前锋直抵江州最南端的南康郡,速度之快让坐镇岭南的王猛不敢相信,亏得先前朝廷诏令让他集结岭南兵马,北上增援江州守军,不然真就被对方打得措手不及。

    虽然王猛做出了应对,但实际上差点就被快速进军的周军得手:他派先锋邓暠将兵五千赶往大庾岭拦截周军,结果被对方打得大败,差点就扛不住。

    邓暠赶到大庾岭时,周军已经突破岭上关隘,他立刻当道接连立了九栅,试图阻滞周军前进的速度,结果被对方接连攻破八栅,就在第九栅岌岌可危之际,王猛率领大军赶到了。

    横浦水畔陈军大营,中军帐外,袒露上身的邓暠被绑在木桩上,两名身强力壮的士兵拿着木棒行刑,啪啪声中,邓暠的后背及臀部被打得血肉模糊。

    丢失要地,依军法当斩,不过念在邓暠不顾伤亡惨重、奋力阻滞周军的功劳上,以杖八十作为处罚。

    中军帐内,大都督王猛正与诸将商议军事,听着外头传来的啪啪声,各位刺史、将军不敢大意,王猛砍了两个不听话宗室的人头,又连邓暠也打了,真的是言出必行:

    无论是谁,无论是什么身份,违令者,军法从事!

    “我军已经在此扎营,只要小心提防,北虏就会被堵在大庾岭上,如今岭上的只是其先锋,而大军主力,想来不久之后亦会到达。”

    “但北虏主力来了也无用,因为大庾岭上他们施展不开,所以我军只要堵住大庾岭,北虏兵力再多也拿我军没办法!”

    “另外,且不说湓口,只说从豫章到南康再到这大庾岭,陆路距离就将近千里,如此漫长的粮道,出发时若有十斛米,到了大庾岭,也就能剩下二斛不到,北虏大军来的兵马越多,越容易断粮!”

    “还有,对于北虏来说,岭南为烟瘴之地,他们的兵马受不了岭南气候、水土,如今是冬季尚且无恙,到了春夏,呵呵,北虏决计耗不过我军!”

    王猛一场分析下来,让在场众人信心大增,眼见着王猛调兵遣将井井有条,各自心中的惴惴不安也渐渐消散,既然大都督信心满满,他们的信心也渐渐增强了。

    一处营帐内,被打得血肉模糊的邓暠正趴在榻上,由军医为其上药,药粉洒在伤口上,疼得邓暠面色惨白。

    杖刑能打得受刑者血肉模糊,看起来吓人但内有乾坤,行刑人的手法不同,能让杖刑的效果不同:一种是打得人皮开肉绽,可实际上就是皮肉之苦伤不到筋骨。

    另一种就是杖刑后看上去伤得不重,但实际上已受暗伤,轻者元气大伤,重则五脏六腑俱已受创,受刑之人没几日好活了。

    邓暠受的杖刑自然是第一种,毕竟作为主帅王猛的同产弟,谁敢真的下狠手?

    同产弟即同母弟,兄弟俩一个姓王一个姓邓,自然是同母异父兄弟。王猛原名王勇,父亲王清是梁国名将王僧辩部将,任东阳太守。

    陈霸先袭杀王僧辩,其侄陈蒨进攻王僧辩之婿杜龛,被前来增援的王清打得狼狈逃窜,结果一同增援杜龛的广州刺史欧阳頠反叛,将王清杀害。

    陈国建立,陈蒨继位后没有忘记王清的‘丰功伟绩’,王清遗孀带着年轻的王勇东躲西藏,后来改嫁到邓家,王勇也改名王猛,再后来便有了个同产弟邓暠。

    陈蒨去世后,王猛才有了出头的机会,凭借军功一步步走到今天,而弟弟邓暠,自然是要提携的。

    看着趴在榻上的弟弟,王猛一改方才中军帐内六亲不认的表情,轻声问道:“如何,受得住吗?”

    “无妨,兄长,我受得住。”

    “军令如山,不如此,为兄管不住这些人。”王猛在一旁坐下,见着弟弟无恙,他开始切入主题,“周军的实力,到底如何?”

    “兄长,周军十分强悍,每个士兵似乎都骁勇善战,切不可掉以轻心!”

    王猛闻言面露严肃之色:“此话怎讲?”

    他在众将面前对周军实力嗤之以鼻,不代表真的就会对兵临大庾岭的敌军掉以轻心,所以与其交锋过的邓暠,其看法很重要。

    “大军先锋,士兵个个都骁勇善战不足为奇,可这帮周兵,不像是临时从部曲或者军中各部征集的敢战之人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说?”

    “个人的武艺很强,但相互间却不是单打独斗,队内士兵配合很好,队和队之间配合也很好,这不是临时聚集的先登死士一类,而是。。。而是成建制多年的士兵!”

    “兄长带兵多年,知道成建制的精兵意味着什么,要么是对方主将孤注一掷,把精锐部曲派出来做先锋,不惜代价奋力突破大庾岭,要么。。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邓暠挣扎着起身,郑重说道:“此次兵犯江州的周军主帅,是周国西阳王宇文温,据说其麾下虎林军十分了得,如果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说,宇文温来了?!”

    “未必,可能是他派虎林军来了,我们知道守住岭南的关键是堵住大庾岭,而对方想来也该知道,所以。。。无论如何,一定不能掉以轻心!”

    王猛闻言点点头,行军打仗,要做到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,自己麾下兵马的德性他再清楚不过,虽说人数众多但说难听点就是乌合之众。

    除了他从岭北带来的兵马,当地酋帅、洞主出身的各州刺史、太守,手里那些歪瓜裂枣,真的不堪大用。

    岭南,除了广州一带之外,说是化外之地一点都不过分,南朝历代镇守岭南的官员,都得和当地酋帅、洞主虚与委蛇,而朝廷也任命这些地头蛇做各州刺史、太守,以为笼络。

    这些地头蛇出身的刺史、太守们,跟着打顺风仗还行,若是打硬仗,不拖后腿提前逃跑就阿弥陀佛了,如果面前的周军确实是强军的话,那么他就得谨慎从事。

    “独脚铜人的虎林军?我倒要看看成色如何!”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