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一百五十二章 好消息(续)

    大街上,来来往往的行人从王身边经过,丝毫没有影响到他的思绪,作为一个自视甚高的人,王无所谓思考时身边喧。

    他应刘焯之邀从关中长安来到黄州西阳,在黄州州学开堂讲学,两个多月下来,学问上的事情得心应手,而闲暇之余,他也开始观察起某个人来。

    黄州总管、西阳王宇文温,言过其实。

    这是他的最初结论印象,来到西阳不久,王便受邀参加西阳王府的酒宴,之后也时不时和宇文温打照面说上几句,言谈间觉得这位有些不正经。

    身为地位尊贵的藩王、坐镇一方的总管,接人待物竟然不注意身份,言辞轻佻,说起话来手舞足蹈,说好听点有些放浪形骸,说难听点就是沐猴而冠,。

    明明不通经学,却喜欢高谈阔论,爱发言却不得要领,经常弄得场面十分尴尬。

    王觉得,如果宇文温和自己一样是赋闲在家,没有王候身份,平日里如此行事倒还称得上随心所欲,一起游山玩水、饮酒聊天,倒也落得自由自在。

    可宇文温是宗室藩王,是坐镇一方的高官,公众场合如此表现,真是“望之不似人君”!

    见宇文温言过其实,王有些失望,之所以有如此念头,是因为他有抱负,为父亲报仇是其一,建功立业是其二,他以学识渊博闻名于世,可实际上却有一颗驰骋沙场的心。

    大丈夫无他志略,犹当效傅介子、张骞立功异域,以取封侯,安能久事笔砚间乎?

    这是当年班固投笔从戎时说的话,王向往已久,只盼着有机会如班定远般建功立业,奈何当年被兄长一激,发奋读书之后,居然成了露门学士,而不是领兵将军。

    他想拿的是杀人刀,不是狼毫笔;要凭借军功封爵,而不是在太学里教书;要像父亲那样成为一代名将,而不是一代经学名家。

    王家在周国无甚根基,要想出人头地只能靠上位者赏识,对于王来说,兄长王颁的仕途艰难,而他甚至连在太学做个助教都没了指望,更遑论其他。

    王家的人脉,要支撑王颁的仕途都已经很吃力,王决定自己想办法另辟蹊径,所以要投到别人麾下,思来想去,一开始认为西阳王宇文温‘有前途’,结果大失所望。

    “王先生,今日气色不错。”

    问候声打断了王的思绪,抬头一看,却是书肆掌柜向自己打招呼,他点点头,漫步走进书肆,看着繁忙的店面,王笑道:“掌柜的,今日生意依旧红火啊。”

    “哪里哪里,这不是托了州学的福么。”掌柜让伙计拿来一本书,那书散发着油墨香味,一看就知道是刚印出来不久的新书。

    “王先生,上月的月刊已经出版,小店正想着派人送一本到府上,如今王先生刚好路过,真是再巧不过。”

    王接过书,在掌柜的带领下,到一旁的座位座好,随即细细翻看起来,旁边的座位上,书肆伙计正向各位客人介绍名目繁多的书籍,其中一本,就是他手上同名书籍。

    西阳月刊》,顾名思义,是每月出版的一种‘刊物’,上面的内容,都是前一个月黄州州学辩论会(答疑会)的内容,一经出版,广受各方关注。

    黄州州学如今有“二刘”,即刘焯、刘炫,还有另外两个“二刘”,即刘臻、刘讷,还有他这个“王三郎”,每一场辩论会都座无虚席。

    这么多经学名家举办辩论会(答疑会),读书人当然是要听的,可会场位置有限,而想听讲的人越来越多,怎么办?

    好办,把每个月的会谈其内容记录下来,整理以后按月出版,名为西阳月刊》,这种书籍一经推出,便被书商们抢购一空,然后在各地热销。

    每一场辩论会(答疑会),主讲人都会从中受益:月刊出版之后有“提成”。每个月讲上那么三五场,待得下月出版之后,“提成”便滚滚而来。

    别人的“提成”有多少不知道,王前个月的“提成”是四十多贯,当然这是所得流通券折算成铜钱后的市价。

    四十多贯,足够他一家连同侄子一家一个月的基本开销了,而在州学授课、给书肆校书的收入还没算在内。

    王仔细看了一遍新出版的西阳月刊》,对毫无错漏的内容以及精美的印刷十分满意,收好书之后起身离开,跨过书肆门槛,当头看见对面的求学社肆宅。

    西阳月刊》,是如今黄州书肆炙手可热的书籍,为出版商带来滚滚财源,而这却和求学社无关,因为最先提出“月刊”想法的求学社东家宇文温,把出版西阳月刊》的机会,让给了别家书肆。

    这种秘辛外人不知道,王是听刘焯说起才了解的,这说明什么?

    说明宇文温有想法。

    王只相信自己的眼睛和耳朵,所以即便一开始觉得宇文温“言过其实”,但还是在城中四处走走看看听听,两个月下来,所见所闻加上所想,让他察觉到这位看起来似乎“沐猴而冠”的独脚铜人,有隐藏的另一面。

    如今周国对陈国大规模用兵,方才在茶肆里听得一番“好消息”,王从中发现一丝异常:黄州的商贾和大户们,似乎对打仗很兴奋,因为只要西阳王一打仗,他们就有利可图。

    而若是打了胜仗,就更加兴奋,因为赚钱的机会就更多了,不光如此,就连寻常百姓也很高兴,因为一打仗,他们就有活干,有工钱拿。

    西阳王打仗,连带着黄州上下都能发财,所以大家都盼着打仗,这种匪夷所思的局面,是以官府出钱采购大量军需为基础的,确切的说,是以西阳王倒贴钱采购军需为基础的。

    宇文温哪来那么多钱?他把这么多钱花出去,想干什么?

    答案显而易见,是要收买人心,而这不是简单的收买,是通过“一荣俱荣”的方式收买,宇文温的用意昭然若揭。

    ‘你有野心,所以一直在演戏,让某些人觉得自己不成气候,对吧。’

    这是个好消息,王觉得不虚西阳之行,如今的他如同一个捡到宝贝的孩童,欢快的哼起歌来,那是新出的皮影戏中一段唱词:

    “看前面黑洞洞。待我赶上前去杀他个干干净净!”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