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一百五十一章 好消息

    南昌易手,江州核心地带为周军突入,一系列攻势同步展开,行军总管梁定兴率兵马乘船,向东横渡彭蠡湖进攻鄱阳郡,兵临郡治鄱。

    周军将盖有江州刺史、永嘉王印鉴的劝降书射入城中,守将随即开门投降。

    陈国巴山太守王诵领兵偷袭南昌,行进至豫章水畔苦竹滩时。为行军总管慕容三藏伏击,兵败如山倒。

    败军逃回巴山郡治巴山,慕容三藏尾随而至,守军势穷力孤无奈投降,临近的临川郡守军亦闻风投降。

    数日内,豫章郡、巴山郡、临川郡相继为周军控制,于此同时,占据鄱阳的行军总管梁定兴挥师东进,接连占领鄱阳郡治下葛城、银城、上饶。

    最后占领安仁,兵临江州最东端,来到陈国东扬州西大门处。

    行军总管杨济与慕容三藏分进合击,经豫章郡沿豫章水一路向南,逼降庐陵太守萧廉、攻拔南康郡治赣城,进抵江州最南端、大庾岭北麓,岭南北大门处。

    行军总管陈五弟,领兵从豫章郡出发西进,攻打安成郡,太守任投降,至此,江州西端亦为周军控制,打通安成步道,进抵陈国湘州东大门外。

    距离岭南行军从江北黄州出发,不过月余时间,陈国江防重地江州,便为周军攻陷。

    “看看,看看,我们黄州好儿郎,就是这么能打!”

    “哪里,不光黄州,山南的儿郎们都是好样的!”

    茶肆中,茶客们正眉飞色舞的议论时局,官军讨伐陈国,捷报纷至沓来,每天都有好消息,西阳城里的闲人们自然津津乐道。

    山南道大行台宇文明,是江南西道行军元帅,如今江南西道行军的进展也不错,先是水军总管周法尚击退来袭的陈国水军,随后在白螺一战打得对方片板不得回巴州。

    然后周军渡江,将巴州州治巴陵围得水泄不通,如今已过了半月,大概没多久便会有好消息传来。

    “巴州就巴陵一个郡,官军若拿下巴陵,就能攻略湘州,而西阳王如今已经拿下江州,打通了安成步道,可以从南面抄湘洲老巢长沙!”

    “长沙?不是叫做临湘么?”

    “哎呀,都一样了,湘州长沙郡的郡治,以前也叫长沙嘛!”

    “哎我说,陈国的巴州,不过是巴陵郡一个郡罢了,州治郡治都在巴陵,没别的大城,怎么官军围了那么久都没拿下来?”

    “久?这才半个月,你是没见过围城吧?即便有投石机、轰天雷,如果守军应对得当,急切间可是很难啃下来的。”

    纸上谈兵,大家说起来头头是道,巴州州治巴陵,城外有护城河,所以挖地道攻城不容易,攻防双方只能用投石机对射,看谁先熬不住。

    “我看呐,陈军肯定熬不住,所以巴陵迟早要完!”

    “可不是,江州那么大,一下子就完蛋了,还有江北蕲州东面的晋州,如今已被岭南行军的史总管和樊总管拿下,这才过了月余时间。”

    “我看呐,这陈国要完!”

    周国对陈大规模用兵,从西面的长江峡口到东面的长江入海口,战场绵延上千里,但在座茶客关心的只是山南子弟参战的战场,也就是两位宇文元帅的作战范围。

    官府总会适当公布一些最新战况,作为激励民心的手段,让大家也关心关心时局。

    不关心不行,官军的胜负,关系着自家钱袋,关系着作坊的生意好坏,大家都盼着官军节节胜利,不停给将士们犒劳,那么黄州作坊的生意就差不了,大家都能赚钱。

    两个行军的水军战船,用掉了黄州以及山南其他州郡养猪场的绝大部分猪皮,岭南行军大规模造船,还大量收购木材、柴禾、木炭,这让各地木材商笑逐颜开。

    大军出征在外,消耗的羽箭以十万起计,军器监制作羽箭需要大量的羽毛、箭竹、鱼鳔胶,这又是一个商机,

    更别说将士出征在外,寒冬将至,羽绒衣的订单,已经让各地养殖场的鸡鸭鹅为之一空,这种盛况比前年还要热闹。

    巨大的需求,让黄州的作坊、养殖场忙得不可开交,理所当然雇佣了大量人手,东家们吃肉,伙计们也能喝上几口肉汤。

    眼见着新年即将到来,大家都能过上一个好年,心情好了,也就有空闲喝茶聊天谈论时局。

    聊了一会战事,有消息灵通人士挑起新的话题:“你们知道么,几位大东家派出手下最得力的掌柜,要去江州走一趟。”

    “这都年底了,他们去江州的话,那就不过年…他们去江州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做什么?做买卖!江州物产丰富,又是秋收过后的季节,不正好去做买卖么?”

    听得这么一说,有人纳闷起来:“江州还在打仗,到处人心惶惶,有什么买卖好做的?”

    “所以你就只是小商贾,别人就是大东家!知不知道,江州之前有种布很有名?”

    “莫非是‘鸡鸣布’?”

    “对,那‘鸡鸣布’之前可是很有名的,可如今如今在山南地界却没有了,知道此为何故?”

    “黄州布比鸡鸣布好,又便宜呗,可这有何关系?”

    “当然有关系,江州的鸡鸣布卖不过黄州布,可那里的葛、麻产量却很巨大,这不就是布坊东家们最想要的?”

    一语点醒梦中人,听众恍然大悟,有人不由得心思活络起来:“兄台,可知如何能去江州做买卖?”

    “没门,江州如今在打仗,闲杂人等要是未经允许往那边去,惹恼了官军可是要当成细作抓起来的,那几位大东家之所以有资格…。呵呵,你们先前给出征的官军捐钱捐物了么?”

    “啊?没呢。”

    “没捐就没门,就是捐了,数目不够也得排在后面,那几位每家可是至少捐了这个数…”

    消息灵通人士说到这里,探出手来,在面前比划了一个手势,众人先是一愣,随后面色发白:“捐了这么多!”

    “多?赚得更多!江州郡县到处都产葛、麻,州库里的存货当然不能动,但各地大户手上的葛麻可就不计其数了!”

    “这些葛、麻原本是要纺织成布,往岭南那边卖的,可官军攻略江州,战火四起没法做买卖,大户们手上积压的葛麻脱不了手,眼见着黄州布很可能也往岭南销…”

    “满仓的葛、麻,拿来织布卖不过黄州布,不织布放在库房里只会发霉,正急得团团转之际,忽然有人上门收购…你们觉得,这买卖如何?”

    “有利可图啊!”

    是有利可图,但和在座诸位无关,因为他们又不做布匹买卖,不过消息灵通人士依旧有好消息要透露一二:

    “呐,我这也是听说,对错与否不负责…听说,听说官府要重修湓口城,还要修整江堤…”

    不远处的位置上坐着一人,听到这里招手示意一旁的茶僮:“伙计,结账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